139|番外十二:

作者:雾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男上女下好色小姨混世小色医妻欲:欲望迷城女人的地男人犁乡村美色荒村红杏亿万老公好邪恶七公子1腹黑老公,严肃点!

    事后多年, 有人采访谢介, 当第一先生有压力吗?

    谢介一脸困惑:什么压力?被太多人喜欢的压力吗?不会啊,超开心der~

    谢介成为第一先生,是在他到达γ星系的三个月后,在房朝辞的称呼从“前任议长”又重新变回“议长阁下”之后。

    在经历了预选、各党派召开特殊议会确定议长的正式候选人、议长候选人正式竞选、全民投票选出“选举人”,“选举人”成立代表团, 代表团投票决定最后的议长以及议长就职典礼等冗长而繁琐的环节之后……谢介正式成为了γ星系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第一先生。

    这位第一先生在陪着伴侣上任后的第一件事, 就是开了个星博直播议长宫到底有多大,可以说是非常的亲民了。

    当然, 第一先生随后的评价又十分的不亲民。

    “我以前觉得我舅舅家的大内皇宫就已经够小的了, 没想到这个小的下线还可以突破。这议长宫也太可怕了吧?真的好意思说是‘宫’吗?”

    这样的吐槽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还有一群粉丝无脑附和。

    【对对对,太委屈我们殿下了好吗?!】

    【天哪,宝宝我给你砸打赏, 你重建一个议长宫吧,看着真是太可怜了。】

    【关爱第一先生,人人有责!】

    要不是特助先生出镜及时, 星博大概就要推出个众筹重建议长宫的神秘项目了。

    当然,其实特助先生不出镜掰正,也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乱子, 因为谢介接下来的吐槽方向是:“这么个毫无审美情趣的地方, 真好意思每年定时开放收费参观?”

    于是,在房朝辞任期内,议长宫的参观费被硬生生的降低了一半有余, 政府缺失的那部分修葺费由谢介一人给补足了。换言之约等于普通人花一半的钱、谢介花另外一半的钱来请大家参观议长宫,后来还莫名其妙的刷出来了一个话题——#第一先生请我看半个红厅#

    红厅是议长宫的别称,请半个,四舍五入就约等于看一个了。

    于是,一个在营销学上很有趣的成功案例就出现了,房朝辞的任期虽然是红厅参观费最低的时候,却也是人流量大到不得不限制参观人数的时候,每一天都要限制,不分淡季旺季。大把的人挥舞着钞票想要为红厅的基础建设做贡献,并且0差评。

    谢介这个神奇的第一先生在创收方面制造的神话,早在他为自己的伴侣拉选票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可见一斑。

    很多地区的选票,直接就是在谢介笑着呼吁了一声“请给我丈夫投票”之后,直接飞到了房朝辞的手里。这一次完美的竞选策略,被后世很多竞选团队称为“不可复制的胜利”。

    因为他们真的很难再找到谢介这样一个完美的第一先生or夫人。

    谢介不是没有黑点,事实上,他任性、顽劣又傲娇到一塌糊涂,随便一指就是黑点。可……他美啊,连耍性子时的样子都可爱的一塌糊涂,让人根本没有办法责怪他,哪怕当时真的很生气,事后也会很快消气。

    就仿佛谢介自身带着一种什么奇怪的人格魅力,让人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原谅他。

    幸好,这位具有祸国殃民能力的第一先生,最大的任性也顶多是上课的时候偷偷发个星博,连考试作弊都不敢,怂的让人叹为观止。

    也特别的可爱。

    不管如何,最终房朝辞以压倒性的胜利当选了γ星系的议长。

    在他们一家两口搬入议长宫后,房朝辞就像是陀螺一样迅速忙碌了起来,脚不沾地似的进行着一星之长该做的工作。

    谢介一如特助先生所说,开始有点无聊了,虽然他可以通过全息网游打发时间,但是没有熟人的组队打怪,也会变得索然无味。玩游戏,很多时候玩的还是那种与基友一同奋战的感觉。而彼时谢介也已经以优异的成绩从语言学校毕业了,他的同学们都在忙碌的适应着各自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空陪着谢介。

    至于谢介的商业投资,也有了专业的投资团队在为他负责,他只需要等待钱生钱就好,并不需要亲自上阵。

    于是乎,谢介突发奇想,把全部的注意力投入到了第一先生的各种活动里。

    当第一先生也可以很忙的。

    好比举办各种慈善晚饭,关注各星公益,呼吁民众去关注各种政府导向的社会焦点问题。只要谢介想,他可以把他的行程安排的比房朝辞还要满。

    房朝辞:“……”短期内是别想有夫夫生活了,是吗?

    这天,谢介的行程如下:

    上午去参加第一小学的读书日。

    谢介需要做的就是被小朋友团团围坐在中间,给他们读童话、讲故事,然后和小朋友一起嘻嘻哈哈,智商完美融入。

    但在佩戴严重有色眼镜的谢介粉丝眼中,这就是他们谢殿下纯真率性的表现。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特!别!美!

    在小朋友对第一先生提问环节,一般的小朋友问的都是什么和议长、政府有关的天马行空的问题,或者是类似于“到底是议长厉害还是第一先生厉害”的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只有一个一脸严肃的小正太与众不同。他在所有人问完之后,才暗暗拽了拽谢介的衣角。

    “怎么了,亲爱的?”谢介笑眯眯的回看,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终于勉强有点get√到小朋友的可爱了。虽然他依旧不怎么想要孩子,但至少他不会觉得全天下的小孩除了他的外甥外甥女以外,都心烦的要死了。

    “我们一定要和自己的命定伴侣在一起吗?”

    谢介一愣,然后他看到了老师在小正太看不到的地方疯狂给谢介打手势,让他像一般大人那样敷衍的话及时刹住,转而道:“在我的星球,是没有命定伴侣这件事的。我也不觉得房朝辞是我的什么命定不命定,事实上,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讨厌死他了!”

    “那你们为什么还是在一起了?”

    “因为我后来慢慢了解他,开始欣赏他,喜欢他,就像是在我们彼此的心种了一朵小花,在某一天我才惊觉,那朵小花已经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悄然成长了那么多,绽放出了如此美丽的光彩。”还别说,房朝辞真的是算是谢介种出来的,“不是因为房朝辞是我的命定伴侣,我才爱他;而是因为我爱他,他才是我的命定伴侣。”

    小正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所以,我只要找一个我爱人的就可以了,而不用一定要命定伴侣?”

    “对,你要找一个会尊重你,信任你,让你每时每刻都觉得快乐的人。”

    小正太的老师对谢介打的手势是,这孩子和房朝辞一样,都是伴侣缺失症患者。房朝辞曾对谢介坦白过,他之所以很长时间都觉得自己不需要伴侣,就是身边的人无不在告诉他命定伴侣有多么重要,有了命定伴侣才会多么幸福,这激发了他很大的逆反心理,哪怕和命定伴侣在一起之后真的很快乐。

    于是,谢介这才突发奇想,试着换了一种说法。爱情固然美好,但没有爱情也不是不能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分,没必要世界大同。

    小正太明白了:“我长大之后要和你结婚!”

    谢介:“……”

    几乎所有人都在笑喷了之后,开始疯狂艾特房朝辞,再不好好陪陪第一先生,他大概要成为γ星系第一个被绿的议长了。

    ***

    中午,谢介与能源、金融方面的巨头夫夫在高尔夫俱乐部约了一顿饭,谈了谈有关于对新发现的惑星的开发,以及能源的利益分配,先私下里互相试探一下彼此的底线。

    但这顿饭的主题基本不在这么高大上的谈话范畴内,全程都是金融巨头的丈夫在对谢介发花痴。

    金融巨头各种吃飞醋。

    真的是……特别特别的闲。

    ***

    下午,在特助先生的陪伴下,谢介去参观了科学院一项全新的科技展示。

    “所以,只要通过这个东西,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平行空间?”谢介狐疑的打量着自己眼前那个漂浮在空中、散发着浅蓝色光芒的圆柱体,“一花一世界?”

    “恩?”

    谢介最后一句是用大启话说的,特助先生并不能理解。

    “在我的国家,有一种说法,一朵花里就有可能藏着一个世界,也可以是三千世界。”谢介解释道。

    “这个圆柱里藏了可不只三千个世界。”特助先生是个很不解风情的理科生。

    谢介转而问起了身边的讲解员:“我们为什么要研究这个?”

    “可以吸取不同世界的经验教训,帮助我们不走弯路。”平行世界几乎包含了无数种可能,他们可以选择一个未来走向最好的。就像是已经提前知道了答案,再去考试一样,堪比BUG。

    “=口=这样也可以的?”谢介都快要给这些技术宅跪下了。

    “不试试,谁也不知道。”讲解员笑道。

    “那我可以看到我的平行世界吗?”谢介突发奇想,他想他的爹娘了。

    从理论上来说,谢介是可以看到的,但是从规章制度上来说,科学院并不可能谁来参观说一句想看看就让对方看看。

    但……谢介可不是随随便便的“谁”。

    这一批科学家里有不少都是谢介的颜值粉,听说谢介要来参观时,都是特意洗过头的!莫名有一种,交情不够,你都不配我洗头来见你的神奇感。

    然后,谢介就看到了无数个自己。

    有古代的,有现代的,甚至还有未来科技的,他们在感应器中错肩而过,视线对视的那一刻,他们很清楚的感觉到对方也看到了自己,然后他们相视一笑,告诉彼此,他们在这个世界很幸福。

    当然,再怎么幸福,在谢介看来他们都比不过某个他。那应该是所有的谢介中,最幸福的。他生活在一个平行世界的古代里,在那个古代里,重生的是谢鹤。

    大刀阔斧,披荆斩棘,所有的魑魅魍魉像是切菜砍瓜一样利落的被谢鹤收拾了。

    谢介从小长在父母膝下,虽然依旧不那么喜欢学习,但他绝对是谢介看见过的自己里眼神最明亮的,没有一丝阴霾。父母健在,朋友三五,而爱人就住在他的隔壁,等待着与他相知相遇、让爱情的小花生根发芽。

    月下,大长公主与驸马把臂同游。

    她骄傲肆意,光芒毕露,并不懂何为锥心之痛,何为百年相思。她大概一辈子都体会不到什么叫刻骨铭心,但她却能够在悠然岁月里体会什么叫平淡是福。

    驸马吟的依旧是“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却再没有“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真好啊。

    不知何时房朝辞已经悄然来到了谢介身边,他从他身后轻轻的拥着他,为他抬手,捂住眼,假装不知道谢介已经泪流满面,也假装不知道谢介到底有多么嫉妒那个世界的自己。

    “明明那么嫉妒了,却还是拼命的想要让他的这一世能够一直这样下去,我是不是挺有病的?”

    另外一个世界,也有另外一个【谢介】,在看着谢介与房朝辞,对【房朝辞】道:“明明那么嫉妒了,却还是拼命的想要让他的这一世能够一直这样下去,我是不是挺有病的?”

    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在不同的平行世界,总有一个你倾其所有也想要去保护的幸福的自己,也有一个倾其所有也想要保护你的幸福的自己。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权臣全文正式完结啦~\(≧▽≦)/~

    祝愿所有的亲亲都能和文里的谢宝宝一样,生活里偶尔的酸涩只是一时的,幸福才是永恒。

    以及……

    来来来,吃我安利啊,疯狂安利自己的新文【泥垢】

    新文会在4月1日中午12点正式开始连载。(真不是愚人节的玩笑,不过还是要提前祝亲亲们愚人节快乐(づ ̄3 ̄)づ╭)

    文案已开~

    文名:《坐等飞升》

    一句话简介:其实不飞也可以。

    文案:

    颜君陶是人人羡慕的天生灵体,一呼一吸都在涨修为。

    六百岁就成了圣,飞升大荒;六百零一岁……死于大荒崩塌。

    侥幸重生,自然是赶忙自毁修为;但是没过百年,修为又自己回来了_(:з)∠)_

    受:“这个世界除了混吃等死以外,还有什么事足以分心不修炼?”

    攻:“谈恋爱!”

    受:“我是问最容易掉修为的心劫是什么?”

    攻:“作天作地的,谈恋爱!”

    受:“那最容易产生心魔,导致修为凝滞的命劫呢?”

    攻:“和我,作天作地的,谈恋爱!”

    雷萌自选:

    1.主受。

    2.作者的脑子有坑。

    3.文是蠢作者家的猫写哒!⊙ω⊙

    传送门:<INPUT TYPE=button VALUE=坐等飞升OnClick=window.open("")>来嘛~英雄~这一次保证是个全程甜甜的脑洞大甜饼【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好色小姨混在后宫假太监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妻欲:欲望迷城邪恶教师斗罗大陆男上女下私密夜总会亿万老公好邪恶

与权臣为邻: 139|番外十二: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雾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十并收藏与权臣为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