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八十九章

作者:月下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男上女下好色小姨混世小色医妻欲:欲望迷城女人的地男人犁乡村美色荒村红杏亿万老公好邪恶七公子1腹黑老公,严肃点!

    “真的耶!就是我下午给阿渊画得梨花儿啊!”发完那串感叹号后, 深白便再没回手机, 光速赶到绿房子,他直接跑到了林渊所在的四楼,端起林渊的胳膊,发出了上面那句感叹。

    等等——你是怎么过来的?/等等,你怎么过来的这么快?/等等……你没有钥匙, 怎么进的屋?

    胳膊被人握在手里, 林渊的大脑中同时并行出现了三个问题,不知道先问哪个才好, 又或者问了也没什么意义, 林渊索性一个问题也没问。

    “真的一样?”他索性直接和深白讨论起来了。

    “真的一样。”深白点了点头,然后,握着林渊胳膊的细长手指忽然一僵,他抬起头来, 一脸紧张兮兮的对林渊道:“等等!阿渊,我不是!我没有……”

    林渊他们下午在警察局经历的事,当晚就和绿房子里的所有人说了, 作为绿房子的编外人员,深白自然也知道那明明洗掉却又回来了的彩绘的事。

    这、这消失了又出现了的小黑猫,不就是凶手才有可能做的事吗?!

    “你不是你没有什么?”眉头紧皱, 正在思考中的林渊嫌弃的看了深白一眼。

    眨了眨眼, 深白忽然醒过味儿来,然后,他小心翼翼问道:“我说……我不是凶手, 也没有做之前那些事……”

    “那个,阿渊,难道你没有怀疑过我吗?”

    “怀疑你?怀疑你做什么?”林渊怔了怔,然后再次皱眉:“我只是想,我身上再次出现的彩绘会不会是凶手留下的……”

    “他敢!”原本还在一种奇怪的状态,下一秒,听到“凶手留下的”,深白立刻炸起了毛。

    林渊又斜了他一眼,然后深白果断把全身炸起的毛毛重新顺了回去。

    “我是说,对方的袭击对象一直都是女性,阿渊你是男的,而且从我给你画上梨花儿到清洗,这些全部都是在后面进行的,就阿宗看到了一眼,其他人根本谁也不知道啊……”再次回复文(楚)质(楚)彬(可)彬(怜)的模样,深白分析道。

    “你说得这些我之前想过,所以,我才想找你确认,现在我身上的彩绘和你下午画得当真一模一样,如果真的一模一样的话,我想……”林渊顿了顿,乌黑的眼眸看向深白,他的语速一如既往平缓而踏实:

    “那我身上这个彩绘应该和凶手无关,而根本就是你画得。”

    “你回想一下,你在画这只黑猫的时候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你当时是怎么画得,对方……”

    “对方就可能是怎么在那些受害者身上留下彩绘的。”不用林渊将话说完,深白秒懂了。

    “现在,你闭上眼睛,仔细想想下午绘制这只黑猫的时候发生的事,我去打电话给阿三小姐。”说完,林渊便转身去床头拿电话了。

    留下深白一个人,他当真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下午的事了,然而,具体回忆到细节,他的额头忽然冒出了一颗颗汗珠。

    “请问回忆好了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对我们现在很重要……”坐在深白左侧的人是那个名叫明远的高瘦男子,他似乎是比阿三高一级的同事,林渊原本是打电话给阿三小姐的,不想,不但阿三小姐到了,就连明远也到了。

    “唔……”仍然闭着眼睛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深白额头的汗却越来越多了。

    他们现在正坐在阿三小姐驾驶的警车上,就在林渊致电阿三之后五分钟,一辆七人座的黑色警车便无声无息的停在了绿房子门口。

    “下来。”阿三小姐直接发了短信让林渊下来。

    于是,他们现在就在前往警局的路上了。

    早在电话里林渊就叙述了自己这边发生的事,所以,现在,比林渊还要急切,所有的警察都在等着深白的“回忆结果”。

    然而不知道是警察们来的太快了,抑或路上车程太短,又或者是因为真的太难回忆了,直到他们重新坐在警局了,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深白脸上,深白仍然什么也没说。

    “现在想好了吗?当时你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这些都很重要……”

    被所有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又被几乎所有人用各种方式提示性的问了一遍,深白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他小脸通红道:“你们要我怎么说啊~我当时就是想、想阿渊的皮肤好白啊~我的梨花儿在阿渊的白皮肤上看着好可爱啊~真是好看,真不想洗掉……”

    “除了这个我什么都没想!”

    挺着脖子将这一段话说完,深白的脖子再也梗不住,耷拉下去,他将自己的脸埋在了掌心里——降温。

    难怪说不出来,这话听起来……确实很痴汉←坐在一旁等待了许久的男子,明远,如此想到。

    他似乎也是现场唯一了解深白为什么迟迟说不出口原因的人,因为其他人——

    “嗯,我这才发现,林先生的皮肤确实很白,比我白。”一直站在旁边默默无语的雪粒忽然开口,末了,还探出自己新出炉的花臂,凑到林渊胳膊旁比了比。

    “这只猫叫梨花儿吗?名字可爱,猫也可爱啊~”←这是对纹身艺术一直很感兴趣的阿三小姐。

    “真不想洗掉……吗?”←这是当事人本人的林渊现在正在想的事。

    “因为实在不想自己画下的东西消失,所以调动了暗物质,这才有了这样清洗后也会重新出现的彩绘吗?”明远立刻顺着林渊的思路说下去了。

    “虽然极其微小,不过林渊身上这个彩绘确实有暗物质的波动。”拿出仪器,经过林渊允许后,阿三小姐在林渊身体的彩绘部位取了样,然后迅速得出了结果。

    紧接着,她看向林渊:“实际上,下午的时候,总部那边派来了精通暗物质检测的法医专家,新出的法医检测报告上显示,死者身上的彩绘有暗物质波动,不过不知道是否由于受害者已死亡、还是时间长久了的缘故,她们身上检测到的暗物质更少,如果专家再晚些来,可能就什么也检测不到了。”

    “不过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就确定了这次案件的犯案人是异化能力者。”阿三小姐道。

    “现在我们有两个怀疑方向。”雪粒举起了一根食指:“第一,他本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异化能力者,他只是无意中聚集了暗物质,并将这些暗物质留在了受害者的皮肤上,由于不想作品消失的愿望过强,所以任何试图清洗他作品的人,都遇害了。”

    “第二个怀疑方向则是,犯案人是初步掌握异化能力的异化能力者。”雪粒竖起了两根手指:“证据就在于他对暗物质的运用并不算特别平稳,拿受害人身上的彩绘和林渊身上的彩绘对比就可以知道,同样的线条上,深白绘制的暗物质分布比方案人均匀地多。”

    “不过,如果是这个方向的话,那么他就是有意犯案,他是故意杀人的。”

    办公室里一时静悄悄。

    其实,也说不上来哪种方向更好一些,因为两者都会带来死亡。

    “我们现在在等其他同事的调查结果,如果能够调查出来其他受害人在遇害前也曾清洗过彩绘的话,那么就极有可能是第一种,反之,就更大可能是第二种。”明远的话刚刚说完,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他接了电话,挂断之后,他脸色没变,话声却更加低沉:“刚刚调查结果出来了。”

    “是第二种。”

    “只有两人清洗过身上的彩绘,其他人都没有。”

    办公室的气氛更加沉重。

    最终还是林渊打破了这片死寂般的沉默: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犯人是为了杀人而杀人的话,那么他还会犯案的,既然已经猜测到了对方的犯案手法……能不能打破他的计划呢?”

    明远立刻看向了他:

    “你说的……搞不好是现在可行度最高的方法了。”

    ***

    目前,他们不知道犯人的年龄、长相、性别……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抓捕犯人、解决这个案件几乎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

    而在林渊眼里,他看到的却是已知的条件:

    已知:犯人的作案对象为年轻、长发的女性。

    每次会有三名受害者几乎同时死亡。

    对方的“凶器”是加入暗物质构成的彩绘。

    根据这些条件,他们虽然没有办法抓捕到犯人,然而却已经可以模拟一场“新的案件”了。

    他们不知道犯人选择受害人的原则是什么,也不知道凶手一次杀三个人有什么意义,然而他们不知道没关系,既然事实是这样,那么这些对于凶手本人一定是有意义的。

    他们可以破坏他的“意义”。

    凶手一定会被激怒。

    就算达不到“激怒”的目的,但是,对方一定会有所反应,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才有可能打个反手,在对方匆忙之下,捉住对方的马脚,从而获取更多的信息。

    “阿三,准备好召集媒体。”明远转头看向阿三。

    “是!不过……我们有什么事要向媒体宣布吗?”虽然领命,然而阿三小姐还有些迷惘。

    “有,一会儿,我们将向媒体宣布不久之前,又有三名女性遇害的消息。”

    “哎?又有三名?是刚刚电话里说的吗?”

    “……”明远就无语的顿了片刻:“现在没有,一会儿就有了,你先去召集媒体。”

    “要我去找三名女性受害人来吗?”又听不懂的,就有立刻听懂了的,这不,雪粒已经主动给自己揽任务了。

    点点头,明远对雪粒道:“不用找长发的,找两个短头发的,我们要破坏掉凶手的意义,但又不能完全破坏。”

    然后,明远的视线最终落在了深白脸上:“这次行动能不能成功,最关键的部分还在你身上。”

    “请问,深白先生,您可以帮助我们,为三名伪装的受害人彩绘吗?”

    作者有话要说:  深白:我现在每天都更像一个好人一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好色小姨妻欲:欲望迷城混在后宫假太监神墓男上女下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私密夜总会荒村红杏邪恶教师

奇幻异典: 89|第八十九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月下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桑并收藏奇幻异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