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八十八章

作者:月下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男上女下好色小姨混世小色医妻欲:欲望迷城女人的地男人犁乡村美色荒村红杏亿万老公好邪恶七公子1腹黑老公,严肃点!

    “不止她身上的图案是彩绘, 周围这……几位……身上的图案也是彩绘。”站在另外两具尸体前, 林渊抬起头来:“抱歉,为了确认,我看了一下旁边两位伤口的情况。”

    “哎?”阿三小姐愣了愣,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醒过味儿来:“等一下, 我们现在的搜查方向是纹身师, 如果要是彩绘的话……”

    林渊点了点头:“彩绘师是另外的人,范围可能会更广一些。”

    在现在这个社会, 主要是像黝金市这样规范的大城市, 想要成为可以正式营业的纹身师,是需要考取相应的资格证书的,除此之外,相关部门还会定期检查, 检查纹身师的投诉记录、检查纹身店的卫生情况,毕竟,纹身是要在客人身上制造出伤口, 这就有了血液接触的机会,除此之外,还要使用颜料染色……这些都存在安全隐患, 有相关部门把控, 消费者上门也会更加有安全上的保证。

    而彩绘则不同,门槛相对较低,任何会画画的人……某种意义上都可以做彩绘师, 他们有的是化妆师,有的是画家,有的甚至只是喜欢绘画的人……

    彩绘师的人数范围,大大扩大了。

    “你们确定吗?”阿三小姐说着,主动拉开了旁边几具尸体上的盖布,宗恒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作为普通人,这些尸体的样子对他来说刺激还是大了些。

    林渊也只是表面看起来镇定。

    从小生活在和平的山海镇,现在老年人普遍长寿,山海镇老人的身体又比外面人的更好,连葬礼都没参加过一场,他何曾见过死人?

    不过,对他来讲,此时此刻,房间里的九具尸体并不仅仅是“死人”这样一个说法而已。

    她们代表了“死亡”。

    就在不久之前,她们还是活生生的人类,而现在,却只能静静躺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如此多尸体陈列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林渊脑子里想到的却是这些。

    走上前去,从第一具尸体开始,他认真检查起来,宗恒也跟了过来,两个人齐心协力,没多久便将所有尸体上的图案确认了一遍。

    “没错,全部都是彩绘。”林渊肯定道。

    “这就有点糟糕了,搜查方向错误……”阿三小姐皱起了眉头:“怎么法医报告也没有说明这一点……”

    法医课要下个月才开始第一节课的林渊:……

    “现在的颜料技术发达,纹身技术也发达,纹身创口极小,如果不是业内人士的话,即使是法医也有可能认错。”

    尤其是媒体从一开始就将这些图案定义为“纹身”,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定义,民众也好、警察也好、甚至法医……其实都会受到错误引导,继而一开始就忽略了彩绘这个可能性。

    “我们刚刚布置了大量人口去搜查市内的纹身师,现在看来,这个搜查可能不够。”纹身师可以做彩绘师的活儿,然而能做彩绘师的人实在太多了……

    对于现代人来说,彩绘实际上是个很普遍的事儿,如今的社会对人体身上的图案没有偏见,只要是喜欢,你可以把自己喜欢的图案尽情的放在自己的皮肤上,不过,有的人怕疼,有的人则是心情不同、喜欢的图案不同,就像指甲彩绘一样,如今皮肤彩绘是一件很寻常的美容方式。

    大到美容店,小到路边,只要有颜料,有画笔,很多人支个摊子就可以给客人在相应部位彩绘,而客人对进行彩绘的地点也不讲究:毕竟彩绘不是永久的,不喜欢的话,擦掉就可以,大部分的彩绘收费也很便宜。

    “对了,我记得你刚刚说了,今天一名死者生前是在公司举办的音乐节上被彩绘的,除此之外,也只有她在彩绘过程中感受到了疼痛,对不对?”忽然想起林渊之前说过的话,阿三小姐看向他。

    “是的。”

    “姑且以这场音乐会为重点,调查一下他们聘用的彩绘师先。”

    “谢谢你提供的信息,所有的信息都很宝贵,如果你有其他想到的事情的话,请随时打我电话。”说完,阿三小姐将一张名片递给了林渊。

    将林渊和宗恒送出办公室,阿三小姐等人随即风风火火的开始了新方向的调查。

    他们的行动力超强,当天下午的报道中,媒体就更正了之前的说法:

    “凶手袭击对象身上的图案是彩绘,并非纹身。警方现在初步认为犯罪嫌疑人可能为一名彩绘师……”

    更正了一条新闻,然后又加了一条新的情报,然而这又能怎么样呢?

    宗恒店里的生意比昨天又更好了,这下,连深白都开始帮忙了。

    他是主动提出帮忙的:

    “你们都这么忙,我在旁边这么闲也不好意思……”←这是一个一天上了10节课的人说得。

    “而且,阿渊和阿美都会做的事,我早就觉得很帅气啦~早就想学,可是阿美好凶、不!是要求严格,所以,我想着跟阿宗这边先学一点也是很好的。”这是这个一天上了十节课还打算给自己加课的人的理由。

    “先从清洗做起,然后可以练习一下彩绘,最后就能上手学刺青啦!”←这个人还给自己安排好了学习步骤!

    于是,最帅气的刺青店小弟出炉了~

    聪明的人大概学什么都是又快又好吧,只跟着林渊打了一会儿下手而已,没多久他竟可以独自操作了,不过在他亲自上手之前,林渊心里到底不放心,而是先用不易脱色的材料在自己身上画了个图案←他原本就是打算胡乱画一个的,反正就是为了让深白练手用的,不想深白再次主动请缨,使用黑色颜料,深白小心翼翼的在他手臂上画了一……只小黑猫?!

    仔细看,小黑猫还不是全黑的,身上隐隐有暗纹,赫然是一只狸花儿!

    “画得挺好的。”画好的成果被刚好路过的宗恒看到,一向不爱说话的宗恒都停下来看了一眼,末了还给了这么个评价。

    对于宗恒来说,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是吧?我也觉得画得很好。”完全不懂得谦虚,深白欣然接受了宗恒的夸奖,然后,他又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的“作品”:

    说来也奇怪,林渊虽然是山海镇上土生土长长大的,那边是海边,太阳又大,以他的性格,想也知道必然是不会用防晒霜什么的,然而他的皮肤极白,几乎可以用雪白来形容的皮肤底色配上那只黑色的狸猫,栩栩如生的猫儿,看起来居然有一种近乎犀利的美感。

    也不知道自己的视线是落在黑猫上,亦或是落在有黑猫的雪白皮肤上,深白看呆了。

    直到——

    “好了,开始洗吧。”林渊皱了皱眉,催促他道。

    “……啊,好。”心里闪过一阵可惜,深白到底还是拿出材料,开始在林渊身上实践起自己的清洗技术来。

    啊……自己为什么学得这么快呢?还学得这么好,很快的,林渊身上的狸花儿猫便在那只白皙的手臂上消失了,一点印子也没有留下,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嗯,不错,你可以试着给客人们清洗彩绘了,仅限彩绘,纹身还是要我们来。”仔细检查过后,林“老师”给他颁发了“从业许可”。

    “好……”大概是心里的失落感还没消失,深白答应的有点垂头丧气的。

    今天宗恒的店里特别忙,即使到了下班的时间,之前已经在排队的客人们还没有接待完毕,他们不得不再次加班,而这一加,就加到了晚上十一点。

    好在明天早上没课——林渊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

    不过早上没有课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意味着一场懒觉,而对林渊来说则没有任何影响,该干什么他还是会去干什么,他的作息并不会因为头一天的疲劳抑或第二天没课而改变。

    然而第二天,他的作息却注定要改变了——

    晚上,忙碌了一天的林渊去洗澡的时候,忽然,他发现自己的胳膊上有一只黑猫出现了。

    不是深白的猫,然而又是深白的猫,确切的说,是深白下午描绘在他胳膊上的那只彩绘猫。

    林渊仔细观察着那只猫,无奈下午的时候,他只是出于教学任务而已,当时他并没有仔细观察深白画在他胳膊上的猫,然而仅凭仅有的印象,他总觉得现在出现在他手臂上的猫就是深白下午画得那只。

    然而,

    下午的时候,深白分明已经成功将这只猫洗去了,他亲眼所见,还仔细检查过的。

    几乎是立刻的,林渊想到了那些受害者身上的彩绘,虽然不知道其他人的,然而其中一名受害者身上的彩绘却是他亲手洗掉、然后,第二天当她遇害的时候,那个彩绘却又离奇的再次出现在她身上了……

    深白已经回家了,第二天一早有课,林渊早在九点的时候就打发他离开了。

    将自己胳膊上的狸花猫拍了一张照片,林渊用手机将照片传给了深白。

    “ヾ(*▽‘*)阿渊,你什么时候把我给你画的彩绘拍照啦?我都忘了拍照,正觉得可惜呢!”

    “ (((//Д//)))”末了,他还补了一个表情,活灵活现的,仿佛深白本人就在他眼前。

    然而,此时林渊的心情却是严肃的。

    “你确定这是下午你画在我身上的彩绘?”好些时候不用短信,他的打字速度又慢了回去。

    “当然!一毛一样!分毫不差!”

    看着自己的胳膊,林渊怔了怔,直到手上的手机又震动了两次,他才重新看向屏幕,然后一字一字打到:

    “这是我刚刚拍的照片,下午被你洗掉的彩绘,又出现了。”

    “!!!!!!!!!!!!!”

    连表情图都来不及用,深白直接打了一串感叹号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直播的礼物我已经寄给专人啦

    稍后会发给大家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好色小姨妻欲:欲望迷城混在后宫假太监神墓男上女下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私密夜总会荒村红杏邪恶教师

奇幻异典: 88|第八十八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月下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桑并收藏奇幻异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