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六十章

作者:月下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男上女下好色小姨混世小色医妻欲:欲望迷城女人的地男人犁乡村美色荒村红杏亿万老公好邪恶七公子1腹黑老公,严肃点!

    一开始只是一团黑雾而已, 又或者只是无数黑色粉末中的一颗微不足道的粉末。

    直到某一天, 它忽然有了意识了。

    将它“召唤”到这个世界上的是一名女子, 它有些记不清对方的长相了,然而, 却将对方说话的方式以及做菜的香味记得牢牢。

    它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嘿!张开嘴, 来吃~来吃呀~”

    在很早以前、在它最初的记忆里, 每当这句话结束之后,那人总会再加一句:“好吃吗?”

    “虽然是剩饭,不过我做得菜很好吃吧?”

    它其实听不懂的, 但是却记住了对方说过的语调,那个时候,对方说话的语气, 很“美味”。

    伴随着好闻的气息, 是那人那时候说话的方式。

    它喜欢那个时候的她。

    再然后呢?

    再然后, 那人就开始给它吃一些“难吃”的东西了。

    没有任何味道, 吃了还不许它消化掉, 而是稍后让它吐出来。

    呕吐的感觉很难受。

    哪怕那些东西本身难吃的让它想吐, 真到做出“吐”这个动作的时候,仍然很难受。

    那种感觉……硬要形容的话,大概就像要重新化为粉末一样。

    虽然每次吐完之后都能得到专门为它做的、也更美味的食物,只是经历过呕吐,再吃下那些食物的时候,它觉得完全那些食物完全不好吃了。

    它开始厌恶“吃饭”这种行为了。

    而让它最初觉得“非常美味”的、那个女人亲手做得菜肴,它却再也尝不到了。

    对方不再做饭了。

    从阴暗狭窄的居民区搬到了非常宽敞又漂亮的地方, 那个地方每天都飘着好闻的食物味道,然而那个女人却再不亲手做饭了。

    只是要它吃下再吐出来的东西却比以前变得更多。

    它不太想待在对方身边,就去记忆中出生的地方游走,好在对方并不拘泥它的行踪,只要它必要的时候在就行,不需要它的时候,女人并不理会它。

    然后,它就遇到了第二个给它好吃食物的人类。

    它不太清楚对方的长相,然而,它却知道这个人给它的食物、和那个女人最初给它的食物是一样的,虽然残缺,然而异常美味。

    每当它吃完,那个人还会说出记忆里“很美味”的那句话:

    “好吃吗?”

    “虽然是剩饭,不过我做得菜很好吃吧?”

    他给的食物真的很美味,他说的话语更加美味。

    它想跟着这个人走了。

    可是那个女人在,它无法一直跟在对方身边。

    直到那一天,那个女人死了,它终于可以自由了。跟着那个人回家,它想成为那个人的大黑,它想成为那个人的东西。

    它跟着他回家了。

    依稀知道对方的生活陷入了困境,它就把那个女人要它吃下的东西吐了出来。

    虽然“吐”这种行为很难受,可是为了这个人,它愿意难受。

    它单知道它吐出来的东西很值钱,却不知道那些东西还会给人带来危险。

    它尽量补救了,可是那个人还是被抓走了。

    再然后呢?

    再之后呢?

    它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了。

    它只知道它再次追逐在那个人乘坐的车子后了,那个人停下车来,将它抱在怀里了。

    它成为那个人的“大黑”了。

    ***

    “目标2的异化兽已经确定消散。”高瘦男子——明远对所有组员汇报道。

    “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调查,目标2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异化兽从事非法走私活动。”

    “和绝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她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拥有了怎么样的能力,她一开始对自己异化兽的定位似乎是……”明远停顿了一下,然后道:“垃圾桶。”

    “她是开小饭馆的,每天饭馆会有很多厨余垃圾,交由城市垃圾处理系统的话要交纳很高的垃圾处理费,她就自作聪明想到了用自己异化能力处理垃圾的这种方法。”

    “不管是有意无意,她的这种做法将自己的异化兽培养出了极为可观的吞噬能力,当然,事后证明,这不仅仅是吞噬,我们将它称为储存或许更加合适一些。”

    明远说着,看了看赵姓男子:“和嗒嗒的能力差不多,不过它的储存空间比嗒嗒大,根据我们掌握的材料,大约大三倍。”

    “然后目标2就继续自作聪明,找到了更进一步利用自己异化兽的方法——走私。”

    “帮助黑帮走私各种违禁品,有毒品,后来进展到武器……由于异化兽的存在并不为广大普通人所知,她的这种行为持续了将近半年,直到前阵子被警方击毙。”

    明远扶了扶眼镜:“然后就是她的异化兽暴走的事情了。”

    “负责目标2的普警一直对目标2的违法行为严格保密,早点将她的事情交给我们,我们应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法。”皱了皱细细的眉毛,雪粒不屑道:“这一次也是,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交接程序还是这么慢,如果能在抓捕张鹤弦的时候就派我们的人去,那些普警就不会死。”

    “不过,这次我们实际还是强行将任务交接过来的,上面还没有批准我们就私自行动,我们……不会受惩罚吧?”比起两名同事的冷静,拥有蝴蝶异化兽的圆脸女子——阿三却有点小担心。

    “所有事情我会一力承担,你们不用担心。”伸出手往下压了压,这回说话的是作为组长的中年男子。

    “明远,稍后将这次的案子写一个完整报告出来,稍后我要和其他几个组的组长开个集体会议,然后交到上面去。”

    “普通人的案件由普通警察处理,特殊人的案件由特殊警察处理。”

    “我们特警局不就是因此而存在的吗?”

    “是时候做一些事情推动上面的结构改革了——”

    说着,他看向旁边的肌肉男:“那名卷入案件的普通人可以放回去了。”

    “是。”

    “我记得目标3和目标13……名字叫深白和林渊的,似乎是那个普通人的法律代理人?”

    “是,上次目标3……深白就是作为张鹤弦的律师去保释他的。”

    “不用保释,直接让深白把老人家接回去吧,对老人好好道个歉陪个不是,这件事基本和他无关。”组长吩咐。

    听他这么说,肌肉男子愣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问:“老人那边好解释,可是深白他们那边……要怎么说呢?”

    “实话实说。”组长继续道。

    “……是。”

    眼瞅着自己的属下还有些迟疑,组长便叹口气,低声道:

    “普通人知道这些事情对他们并没有任何益处,然而一旦他们不再是普通人就不同。”

    “身为特殊人群,不知道自己的能力,用自己的能力在普通人的世界犯罪,这不正是目标2留给我们的血淋淋的案例吗?”

    “深白也好,林渊也好,我们不知道他们的能力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与其让他们云里雾里像那个目标2瞎捉摸,不如将整件事告诉他们。”

    “不只他们,之后,我们负责的其他监视目标也要比照对待,这个案子里唯一活下来的那名警察你也告诉他,别管他信不信,他是警察,明明已经存在的危险不告诉他,以后他还会吃亏。”

    “之前的模式并不完全正确,是时候改一改了。”

    说完这句话,组长不再说话,伸手示意会议结束,他转身离开。

    ***

    于是,刚刚回到家才两个小时,深白和林渊就接到了对方的电话——张大爷可以回家了,不用保释,张大爷什么事儿也没有!

    “幸好没脱衣服~”一边小声和林渊说着,深白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一身行头准备再次出门。

    熟门熟路再次来到警察局,熟门熟路再次来到十五楼,这回接待他们的不是上次那名警察,而是一名他们没有见过的警察!

    浑身肌肉爆炸,警服穿在他身上仿佛下一秒就要炸开一样,对方的肌肉看着吓人不过态度却和气,将他们引到一个等待室,不等他们询问,对方主动开始案件说明了!?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案件说明——对方上来第一句话就是:

    “这次的案件是由一头失去主人的异化兽引起的,和你们的当事人无关,这里要和你们道歉了。”

    一直神神秘秘的事被人如此光明正大地说了出来,深白和林渊都是一愣。

    然后,他们就安静的听对方把整件事讲了一遍。

    听完事情始末,林渊继续沉默,而深白却忽然抬起头来,乌黑的眼睛直勾勾看着对方,他忽然问了一个与案件无关的问题:

    “我是你们的几号目标?”

    “哎?!”这回,轮到对方愣住了。

    对方一开始或许是想否定的,不过,混乱了几秒钟,他叹口气,坦率的回答了深白的问题:

    “目标3,深白你是目标3。”

    说完这句,他看向林渊:“然后他是目标13.”

    “哎?!阿渊也是你们的目标吗?”这件事让深白有点小意外。

    “嗯,观察你和宗恒的时候顺便发现的,对了,宗恒是目标7.”既然已经说开了,肌肉警察索性来了一个一次性大放送。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异化兽的事情,你可以拨打这个号码,这是我的私人号码。”放送完毕,肌肉警察还给他们手写了一张名片。

    深白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老王 017254781E

    也是十分淳朴了。

    他们就聊到这里,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拉开门一看,才发现张大爷已经在门口了。

    送张大爷过来的警察正是上次接待他们的那名警察!

    不知道是不是也被告知了某个“大秘密”,这名警察眼底的疯狂不在,眼底虽然还是通红,然而看起来却是伤心更多。

    他们没有交谈一句。

    只是,当他们和张大爷即将离开这层楼、拐弯的时候,林渊回头看了看:那名警察还站在那里。

    林渊冲对方点了点头,然后,他看到那名警察也对他点了点头。

    他们和那名警察,都知道了这个案子的真相。

    然而,张大爷却似乎仍然什么也不知道。

    不知道他在这段时间想了什么,他对大黑却自有一番理解:

    “我吧,忽然想起来,我小时候是有一条黑狗的,只是后来我去外面学习,它死的时候我没回家,听家里人说,它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现在想想,应该是大黑回来和我告别了吧?所以才忽然消失了。”

    说这话的时候,张大爷看了看天空,低下头,他抹了抹眼角。

    然后伤感的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我没敢看评论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好色小姨妻欲:欲望迷城混在后宫假太监神墓男上女下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私密夜总会荒村红杏邪恶教师

奇幻异典: 60|第六十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月下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桑并收藏奇幻异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