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五十七章

作者:月下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男上女下好色小姨混世小色医妻欲:欲望迷城女人的地男人犁乡村美色荒村红杏亿万老公好邪恶七公子1腹黑老公,严肃点!

    “阿渊哥哥, 是大黑让爷爷被警察叔叔带走了吗?”说到这里, 点点似乎也懂了什么了。

    “应该是。”没有打算在孩子面前粉饰太平, 林渊耿直道。

    点点就愣了愣,过了一会儿, 反而是他开始安慰林渊了:“阿渊哥哥, 大黑一定不是故意的, 它把那些亮晶晶的球球吐出来,一定是想要让爷爷可以继续开店。”

    “嗯,或许是这样的。”怔了怔, 林渊相信了点点的这个理由。

    小孩子是最能分辨善恶的,他觉得大黑没有恶意,大黑应该就是真的没有恶意的。

    可是即使没有恶意, 它的所作所为确实带来了恶果是真的。

    不再说话, 林渊陷入了思考。

    旁边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同时将视线落在他的脸上, 仿佛是在等待着下一步他的指示。

    “警察说需要律师, 我对这一块不熟, 深白你有可靠的人选推荐没有?”林渊看向深白。

    几乎是同时, 点点也将期待的视线投向了深白。

    深白巴巴眨了两下眼,然后伸出右手的食指,向内指向了……他自己?!

    “那个……别看我这样,我、我其实是有律师证哒~还有律师从业执照……”深白小声道。

    对于律师这个行业一无所知,林渊不太明白这两个证件到底代表了什么,眼瞅着林渊又皱起了眉头,深白赶紧弱弱的补充了两句:“那个……就是可以找警方询问案件细节、去翻阅卷宗的那种……”

    微微歪了歪头, 林渊皱眉道:“总之,意思就是律师是现成的,对吧?”

    “……”深白呆了呆,半晌伸出食指在桌上画了个圈圈:“阿渊这么理解……也没有什么不对啦……”

    这么酷炫的证件,阿渊似乎一点也不理解……难得的耍帅机会就这么泡汤了……

    深白的心里流着泪。

    不过,反而是点点似乎比较有常识。

    “深白哥哥是律师吗?”点点的嗓门都高了一度:“听说律师证特别难考,好多人好多人里面才能考中一个,考中了还不行,还要经过实习,然后实习的过程中还有好多考核,全部通过了,才能当律师啊!”

    不愧是每次考试都考全班第一的小朋友——看着对面的点点,深白内心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我的理想就是当律师!因为律师的薪水特别特别高!将来爷爷想买什么,我就都可以买给他了!”紧接着,点点说出了自己了解这个行业的理由。

    “加油,好好学习,你可以的。”用力摸摸点点的小脑袋,深白此时的表情简直称得上“慈爱”了。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总算,经由点点的介绍,林渊对于深白的“厉害”似乎有点概念了,不过很快的,他又皱了皱眉:“我看电视上的律师都是西装笔挺,看上去人模狗样的,你这样子……去了怕是人家不把你当回事……”

    电视上被人家当回事的律师人模狗样,我这样的……我这样的……莫非连“人模狗样”都称不上吗?

    ↓

    内心再度被林渊不小心透露出的里含义刺痛了一下,不过深白还是强打精神拍胸脯保证道:“这个交给我,保证去警察局的时候,我绝对比电视里的律师更像样!”

    他这边在拍胸脯信誓旦旦,而林渊却已经在思考别的事情了。

    再度陷入沉思,林渊忽然抬起头,看向窗外——

    紧接着,他再次转过头来询问点点了:

    “我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点点,大黑呢?”

    “在你离开家后,大黑去哪儿了?”

    点点只是呆了呆,而深白却是猛地站了起来。

    几乎就在深白刚刚站起来之后没过多久,外面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林渊在第一时刻赶到声音传来的方向拉开窗户,然后——

    他看到了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仍然肉眼可见的火光。

    “爆炸。”他喃喃道。

    如今的传媒业可谓是相当发达,事情刚刚发生没多久,他们很快就从新闻网站上看到了相关报道:

    “……警方的车辆在执行任务途中发生了大规模爆炸,只有押解犯罪嫌疑人的车辆人员无伤,其他车辆全部炸毁,具体伤亡人数尚不知晓……”

    “……事发路段……江南路……”

    “是张大爷所在的车队。”几乎是没有任何怀疑的,林渊说出了自己现在所想的事情,同样的,没有任何怀疑的,他沉声道:“只有张大爷乘坐的车完好无损,其他车辆全部炸毁,这件事……”

    “是大黑干的。”

    “哎?大黑……大黑又做错事了吗?”现场的三人,只有身为孩童的点点还懵懂。

    林渊和深白皆是心中一沉。

    刚刚被逮捕就遇到这种事,张大爷的案件无疑更复杂了。

    而且——

    对于心中明白大黑到底是什么的林渊和深白来说,大黑的危险程度毫无疑问……

    也再度提升了。

    心中只对张大爷抱有善意,对于无关的人类没有任何感情,大黑……是一头凶物!

    稍后林渊致电警察局,以嫌犯亲属代理人的身份询问刚刚的事故是否涉及到自己的亲友,警方虽然守口如瓶坚决不肯透露任何相关信息,不过,最终还是告知他张大爷目前很安全。

    林渊放下电话,心里却一点放松的感觉都没有。

    警方的语气比起之前更加冷漠了,这说明什么呢?

    只能说明,他们对张大爷的怀疑更深了吧……

    “马上天亮了,阿渊你先睡一觉,白天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算睡不着,你也尽量闭一会儿眼睛。”最后还是深白拿开了他手里的手机,一边将手机拿开,深白一边柔声对他道:“我们上午十点在这里集合,直接租车过去,非高峰期的话从这里到张大爷被关押的警局大概要四十分钟,我们可以在十一点以前抵达警局,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一件一件慢慢来,先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在警局弄清楚再说。”

    深白的声音柔和且缓慢,林渊僵硬的肩膀伴随着他的话声慢慢放松了下来,半晌,林渊道:“你说得对,照你说的办。”

    然后,他看向深白——

    深白居然开始穿衣服了,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细长的眼眸微微一挑落在深白的脸上,林渊问他:“那你呢?你现在要去做什么?”

    深白便微微一笑:“我要回去拿我的律师证件呀~”

    “还有,阿渊你不是说电视上的律师都是西服笔挺的吗?我还得去找套西装~”

    “去警察局之前,我得让自己的外观先过了阿渊这一关才行,是不是?”

    熟悉的玩笑一般的说辞让林渊的精神进一步放松下来。

    又斜了他一眼,林渊对他挥了挥手,然后双眼一闭,把点点搂在怀里,沉沉睡着了。

    而深白——

    在发现林渊瞬间陷入睡眠之后,先是愣了愣,随即又是一乐。

    生怕自己笑出声来,他还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轻手轻脚从房间里出去,一直到走出绿房子的大门,他才放开脚步走了起来。

    拿出手机预定了一部出租车直接在前方路口等他,上车随口说了一个地址之后,他又拨通了一同电话:

    “喂?是阿金吗?我是深白,四十分钟后我要去你店里弄头发。”

    说完就挂了电话,完全不去想对方是什么反应。

    而他自己,则是在挂上电话之后立刻双手一摊,也睡着了。

    细长的胳膊完全伸展开,两条长腿则屈在后座,微卷的头发盖住了额头和眼睛,嘴巴微张,过了一会儿,还有亮晶晶的口水出现在嘴角……这样的深白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孩子。

    不过,就在睡着39分钟之后,深白猛地睁开了眼睛。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他的眼睛里再无半点睡意。

    他醒的刚刚好,预定的目的地恰好就在车门右侧。

    司机原本还打算叫他的,回头看到如此精神奕奕的深白的时候,他明显吓了一跳。

    “谢啦。”将车资打到对方账上,深白朝对方摆摆手,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

    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大亮,只是微熹而已。

    车子停在一个叫“潘多拉”的店门口,看装饰,这里应该是一家造型工作室,很高级的那种。

    按照店门口的营业时间……呃……此时此刻,这家店应该是关门的才对,然而深白过去的时候,这家店却灯火通明,门口还有一名侍者早就等在那里,看到深白的身影,他笑着迎过来为深白开门。

    “深先生,那个……早上好!”

    男侍者说着,偷偷看了一眼天色:今天这是真早!接到老板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做梦,心里正抱怨是哪个客人瞎折腾,知道是深白的时候,他倒也再不敢抱怨什么。

    理发店内,一切准备已经做好。

    一名高瘦的卷发男子正叉腰站在店内,见到深白过来,也不抱怨深白大清早把自己吵醒的事,他朝深白招招手:“来吧,我带你去洗头,这么早把我叫起来给你弄头发,你到底是想要弄个什么复杂的头发哦~”

    “全部染黑,然后拉直,看起来很清爽很精神,然后……偶尔用发胶的话,看起来很像精英?”想了想,深白向对方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

    对方明显愣了愣:“这……这不就是路边最普通的发型吗?”

    “嗯,没错,就要这种最普通的发型。”

    “这么简单的发型,您干嘛要这么早做啊?”听起来是抱怨的话,可是语气里是一点抱怨也没有的,男子说话的功夫,已经给深白洗好头,把他的头发用毛巾包起来了。

    露出全部额头的深白,脸蛋看起来更小了。

    “我想染黑嘛,染发不是比较花时间?”

    “哎哎~好吧~”知道以两人的交情,问话只能到这种程度了,男子不再问询,将深白带到单间理发室后,开始认真的给他染起头发来。

    先拉直,再染,然后护发,在这之后,便是修剪。

    随着新发型渐渐成型,崭新的深白也渐渐成型了:厚重的刘海打薄,侧分,露出部分饱满的额头,这样一来,深白的脸型便被拉长了,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留什么发型都好看,当他留刘海的时候,看起来机灵又可爱,而换发型之后,则瞬间成熟了不少。

    就像少年瞬间变成了青年,男孩忽然变身为男人,明明是最平凡无奇的发型,剪在深白身上,愣是让他多了一股诱人的气息,呃……有一种忽然成熟,可以开动了……的感觉。

    发型师感觉自己的心跳不知不觉加快了。

    新发型出炉了。

    站在镜子前,深白仔细打量着镜中的自己,末了还不忘问问周围其他人的看法:“看起来怎么样?会不会很像书呆子?人模狗样吗?像精英吗?”

    呃……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这是缺乏自信吗?深先生原来从来不这样啊~他换发型向来自己开心就好,从来不询问其他人意见的啊啊啊啊啊!

    心里一堆问号,造型师还得认真一个一个回答深白的问题:“挺好的,这个发型换在别人身上就是书呆子,或者是上班族,不过深先生你长得好,普通的发型在您身上也瞬间不普通了,不过,想要更加精英的感觉,建议您将身上的T恤换成西装……”

    “啊!对了,西装!”伸出手掌一拍,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深白赶紧回头:“我还要一套西装,你这里有吧?给我搭配一套,要看起来普通实际上不普通,对了,看起来一定要像精英!”

    简直不知道深先生这是中什么邪了,似乎按准“精英”这个词不放了。

    心里感叹着,不过造型师还是比划了一下,示意深白跟他前往另一个房间。这里不是单单的理发室或者美容室,而是更加专业的、为客人提供整体造型的高级造型工作室,同行业中,他们这家工作室可是黝金市的TOP1!

    带着深白来到一个挂满男士西装的房间,不用深白一件一件挑选,他很快为深白搭配出了一套深蓝色的西装。

    西装的颜色整体是深蓝色,衬衣是浅蓝,看起来古板的设计却因为收腰收腿的设计年轻了许多,而脱掉西装,衬衣的领子看起来也与众不同,多了一丝年轻人的感觉,而领带则选择了跳脱的明黄色。

    穿上这套西装,看到镜子里崭新的自己,深白挑了挑眉:“不错,就是这个感觉。”

    紧接着,深白转过身来:“有精英感的公文包吗?来一个。”

    “……”虽然很无语,然而造型师还是恭敬的递了一个绝对符合深白要求的公文包给深白。

    于是,换了新发型,穿上了新西装,手里还拎了一个简洁造型公文包的深白看起来简直和进门时候的他判若两人!

    此时此刻的他,任谁看了也不会以为是个大孩子,又或者是学生了,俊美又低调,浑身上下充满了“犀利”的感觉,现在的深白看起来完全没有“社会新鲜人”的感觉,任谁看到他,都会以为他是某位业界新锐。

    “谢啦~拜拜!”最后调整了一下袖扣,深白朝造型师眨了一下眼,随即头也不回的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深白:我老婆喜欢精英造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好色小姨妻欲:欲望迷城混在后宫假太监神墓男上女下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私密夜总会荒村红杏邪恶教师

奇幻异典: 57|第五十七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月下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桑并收藏奇幻异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