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匪我思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男上女下好色小姨混世小色医妻欲:欲望迷城女人的地男人犁乡村美色荒村红杏亿万老公好邪恶七公子1腹黑老公,严肃点!

    在圣·让卡普费拉过了圣诞节,他们终于离开了那片海岸,离开了仙境一样的别墅,因为新年就要到了,董事会要召开年度会议,容海正不可以再缺席,他们不得不回到俗世里去。

    处理完纽约的公事后他们就登上飞机回国。

    还是孙柏昭到机场接他们,洛美因为再机上没有补眠,所以一上车便睡着了,容海正让她伏在自己的膝上,细心地替她拢好大衣。孙柏昭已经看呆了,见到老板的目光不满地扫回来,这才笑笑,尴尬地找寻话题:“关于常……”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板的目光制止了,洛美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也没有太在意。等到了家里,她是倦极了的,一头挨着枕头就睡了,一觉醒了,天早已黑了,圾鞋下床,一边系着睡衣的衣带,一边往书房去,容海正果然再书房里抽烟。

    听到她的脚步声,他抬头笑着问她:“饿了吧,厨房预备了吃的,我们下去吧。”随手合上了正在看的电脑。洛美不禁瞥了那电脑一眼,手已经被他握着,下楼去了。

    吃过了饭,在小客厅里吃水果,容海正拍了拍膝,洛美就顺从地坐了下来,她的头发稍稍长长了一些,痒痒地刷过他的脸,他伸手替她掠到耳后,对她说:“洛美,你就不要去公司上班了。”

    她也不问为什么,就应了声“好”。容海正说:“只剩个言少梓,我应付得来。”

    她是将这恩怨忘却已久的,听他提起来,已有了一丝陌生感,她习惯了再他的羽翼下躲避风雨。他吻了吻她的脸颊,轻松地说:“吃水果吧。”

    就这样,她留在了家中,开始百无聊赖起来。睡到中午时分方才起床,看看电视,吃午饭;下午上街购物,或去哪个会员制的俱乐部,或者去美容院消磨掉,而后,等着容海正回家。

    她是过着典型的太太生活了,有一日偶然认真地照了回镜子,镜中人娴静慵懒,不见了半分当年的锋芒毕露与神采飞扬。那个坚强聪颖的洛美已经不见了,镜中平静温柔的人竟是现在的她了。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好吧,她放下镜子,模糊地想。因为无聊,只好开车上街去购物。

    走进一家熟识的珠宝店,从店员到经理,无不眉开眼笑:“荣太太,您来的真巧,刚好有一批新货到了。”

    她微微一笑,几个店员已经簇拥着她向贵宾室走去,刚刚走到贵宾室门口,恰好两个店员毕恭毕敬陪着一男一女走出来,方才冷不防打了个照面,都是一怔。

    洛美大出意外,不想在这里遇见了言少梓,他身边还伴着位娇小可爱的佳人,就更出人意料了。

    经理已赔笑问:“言先生,古小姐,这么快就挑好戒指了?”言少梓点点头,经理就问:“不知大喜的日子是那一天,到时候一定是轰动全城,言先生可要记得,把敝店的招牌亮一亮。言古联姻,婚戒竟是敝店定制的,这真是最好的广告了。”

    言少梓似乎不耐烦经理的巴结,点了个头就走了。洛美进贵宾室,早有人捧了钥匙问:“今天荣太太想看看什么呢?有一批新到的钻戒。”看洛美点点头,就立刻开了柜子拿出来给她过目。一排排闪亮的小石子儿,没来由的耀的洛美有些眼花,不知怎的她就不想在这呆下去了,随手一指,经理就赞不绝口:“荣太太,你真是有眼光。这一颗是极亮白的无暇全美,虽然只有四克拉,可是镶工不凡……”

    洛美也不问多少钱,看也不看一旁店员递上的账单,签了名说:“送到我家去吧。”站起身来,任由他们又前呼后拥地送自己出去。

    开车在街头兜了一圈,不自觉地就将车开到了仰止广场,既然到了,索性将车泊再在了宇天的地下车场。好在她虽然久已不曾来上班,专业电梯的磁卡却依然带在身边,于是直接就从车库进了专用电梯,这部电梯是直通容海正办公室的,想必自己这样突然跑上去,是要吓他一跳的。

    电梯到了,随着叮一声响,越来越宽的视野里,却没有看到容海正。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她叫了两声“海正”,他终于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神色仓促,还顺手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洛美走出电梯,他的目光竟移向别处,口中问:“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路过,顺便上来。”她徐徐走近他。他靠着那扇门,纹丝未动,只说:“哦,去你办公室谈吧。”

    她的鼻端已经嗅到淡淡的香水味,同时她也看见了他颈中淡粉色的唇膏印了。她伸手拭去那唇印,淡淡笑着,对他说:“告诉门内的那位小姐,应该用不落色的唇膏比较方便。”

    他仍然一动未动。她就说:“我回去了。”

    回到家里,她还下厨做了几样点心烤上,才对佣人说:“我累了,想睡一会儿,不要吵我。”又说,“点心烤出来晾在那里,等先生回来吃。”

    四姐答应了,洛美上了楼,就在放药的抽屉里找到容海正的安眠药,那瓶药才开封,还有八十多片,她倒了杯水,将那些白色的药片一片一片地吞下去,然后就静静地躺下,静静地睡着了。

    她是被极其难过的一种感觉折腾醒的,刚一睁眼就觉得喉中有根管子,反胃得令她颦起了眉。四周的人影晃来晃去,白花花的看也看不清楚,她又闭上了眼睛。

    终于,喉中的管子被拔掉,她被推动着,她又睁开眼睛,看见了护士小姐头上的头巾。护士?那么她是在医院了?

    一切终于都安静下来,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她的名字:“洛美。”

    酸酸楚楚的感觉拂过心头,她闭了闭眼,唇边逸出一抹浅笑:“我怎麽了?”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暗哑,真不像她的声音了。

    容海正心里已转过了几百个念头,但脱口的还是那句话:“你怎么做傻事?”

    洛美却笑了:“哦,我睡不着多吃了几片安眠药,怎麽了,你以为我自杀吗?”

    天早就黑了,病房中只开了床头的两盏橘黄色的壁灯,衬得她的脸色白白的没有一丝血气,她还是笑着的,但眼神幽幽的,抑不住一种凄惶的神奇。

    他叫了声:“洛美。”捧起她的手,将滚烫的唇压在了上面,低声地、断续地说:“不要用……这种方式惩罚我。”

    我怔忡地望着他。他说:“我只是缺乏安全感。”他的脸在阴影里朦朦胧胧的,洛美看不清楚,但他的声音是乏力的,“洛美,你不会懂的。你说过,白瑞德是个傻子,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懂的。你从来就没有想过,一颗支持菟丝花的松木也需要支持,需要依靠。”

    这个譬喻令她更加怔忡了,他的声音仍然是缓而无力的:“你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害怕,因为你有安全感,你知道受伤后可以回家,我绝对不会摒弃你,可是我呢?你却从来没有给我一点把握,你是随时可以走掉的,不会理会我是谁,那个时候我会怎么样,你不会管。”

    洛美怔怔地望着他,似乎根本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他的眸子在阴影中也是黯淡无光的,如将熄未熄的炭火。他松开了她的手,往后靠在了椅背上,淡淡的香烟烟雾飘起来,烟头一明一灭,像颗红宝石一样。

    一月,是最冷的季节。洛美轻拥皮裘,仍挡不住彻骨的寒意,容海正已经打开了车门,扶住车顶,让她坐进车里,体贴地调高暖气,才对她说:“冷吗?忍一会儿就到家了。”

    洛美摇了摇头。容海正说:“今晚有个PATRY,想不想去?”

    她问:“是谁请客?”

    “安建成的订婚宴。”他解释,“所以都是成双成对的请客。”洛美点了点头,容海正又问:“想不想回公司上班,免得在家闷着。”洛美就问:“前些天你不是叫我不要上班吗?”

    他说:“你还是呆在我身边好些。”话一出口,才觉得似乎有些一语双关的嫌疑,所以笑了笑,握着她的手说:“你的手好凉。”

    她却将手抽出来,因为觉得硌人,低下头去,却见他不知何时已在无名指上戴上你给了我那枚白金的婚戒,于是浅浅一笑:“怎麽了,想用它来提醒自己什么?”

    容海正摇头:“你想哪里去了。原先不戴是因为没有戴习惯,现在戴是因为戴着才习惯。”

    洛美无声地笑了:“说话越来越有哲理了。”容海正就不搭腔了,洛美总觉得,自从上次医院里他说过那番话后,对自己就淡淡的,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一味的赞同,却不热络。原先他是极宠她的,总是引她去游戏、去玩,但是现在他虽然也引她玩,可是脸上总是有种淡淡的神气,就像一个早就成年的人看一个小孩子津津有味地玩躲猫猫。在孩子来说,那也许是最快乐的事,但在一个成年人眼中,虽不直斥孩子幼稚无聊,但脸上总会是那种淡淡的表情,这种情形,使洛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懊恼,总想发脾气,可是他这种不温不火的调子,又使她很难发作。

    晚上的时候,夫妻双双赴安宅的夜宴。虽然天气很冷,可是安家大宅中名副其实的衣香鬓影、灯红酒绿。醇酒暖香熏得人昏然欲罪,洛美和一帮太太聊了聊服饰和珠宝,说着说着就讲到了新人的首饰上。王太太是最为尖刻的,口无遮拦地说:“脱不了小家子气,那订婚的钻戒虽然有十多克拉,但哪里比得上城中几个旧世家家传的名钻。”

    一帮太太自然捧场:“那是当然,王加的那颗‘至尊’,流传五世,是名副其实的至尊。”

    洛美反正端着一杯酒,只笑不说话。听着一群养尊处优的太太东家长、西家短,冷不防听到有人叫了一声:“官小姐。”倒吓了她一跳,因为这个称呼是久已不曾闻的。

    回转身,有些陌生的脸庞令她稍稍一怔,旋即她想了起来,立刻笑着伸出手去:“傅先生。”

    傅培,危机处理专家。

    他仍是那种彬彬有礼的样子,握着她的手说:“见到你真高兴。”

    洛美知道像他这样的专业人士一贯是这个样子的,于是问:“傅先生又是为公事来本城?”

    傅培点点头,一帮太太已留心到他了。卓太太率先发问:“这位先生好面生,不知贵姓?”

    洛美只好向她们介绍:“这位是傅培先生,危机处理专家,在华裔商圈里很有名的。”又向傅培介绍,“这位是卓太太,这位是王太太,这位是周太太。”

    傅培一一点头为礼。王太太却不屑一顾,问:“傅先生,我听说你们这种职业,是专为人出谋划策,就好像军师一样,对不对?”

    洛美怕傅培难堪,赶紧亮出她的甜笑来,说:“傅先生是独立的专业人士,随便一个CASE都是几亿案值。”

    王太太这才有了一丝笑容:“哦,原来傅先生有这样的作为。几时我一定要向我先生推荐一下,他呀,总抱怨公司的企划部里是一群笨蛋。”

    洛美乘机道:“傅先生,我向你介绍一下外子?”

    傅培本来就是专门处理各种突发状况的专家,洛美的意思他明白不过了,于是点一点头,两人一起走出了太太圈。

    傅培说:“谢谢你。”

    洛美说:“不必谢。我深知身陷一群有钱而无知的太太群中的痛苦。”

    傅先生笑着说:“过奖了。”看着容海正已望见自己,便举手示意,同好者于是过来,洛美介绍了他与傅培认识,容海正却说:“我们认识,前年我们合作过。”

    三人便随便谈谈,由商界讲到各种危机处理的典范,容傅两人越谈越投机,而洛美已丢开公事许久,听他们聊了一会儿,已谈到时下商界的局势,这已是她不能够插嘴的,于是走开去吃东西,过了一会儿回来,舞会已经开始了,容海正一个人在原处等她,邀她跳舞。

    跳了两支舞,容海正突然问:“你说,会是谁请傅培来台的?”

    洛美并不关心,随口道:“那谁知道。”

    容海正却似灵光乍现:“我知道了。”

    洛美问:“是谁?”

    容海正笑了一笑,说:“你不用管。”洛美现在对于公事,一直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听他这样一说,九不再问了。

    洛美决定第二天去公司上班的,所以一大早九起来,和容海正一起去公司。她原本管整个亚洲的状况,但容海正怕她太忙,只划了远东让她负责,公司在远东地区只经营一些油井,倒是比较轻闲。

    吃午饭的时候,容海正约了别人餐叙,所以她一个人在餐厅里吃饭。吃完饭一出餐厅恰好遇上了孙柏昭,就问:“容先生约了谁?”

    孙柏昭迟疑了一下,还是告诉了她:“约了言家三夫人。”

    洛美虽然已不太用心公事,但多年练就的警觉一下子便告诉她这意味着什么,她聪明地装作根本没留心,点点头就回办公室了。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却是思潮起伏,心中百转千回,不知转了多少念头,却没有一个是自己能抓住的。直到午餐时间结束,小仙捧了一大堆东西进来,她才停止了胡思乱想,翻了翻那些签呈,懊恼地叹气。

    小仙说:“容太太,还有封喜帖呢。”说着,就把一封制作精美的喜柬放在了桌上。洛美已看见,心里便是一跳,隐隐已猜到了两分。一拆开看,果真是言氏家族与古氏家族联姻,金粉的字再大红底色上洋溢着一种遮不住的喜气。

    珠联璧合,佳偶百年。

    八个字金光闪闪,闪得她眼都花了。小仙退了出去,她一个人呆在那里看着这喜洋洋的喜柬。她根本不知道,原来伤口就是伤口,即使结了疤,一旦揭开,还是血淋淋连着肉。

    她明知道坐在这里无法办公了,只说回家去,自己开了车子走了,却将车开到了永平南路的那幢大厦下,没有下车,往上一望,只见窗子开着,窗帘翻飞在外,在楼下都清晰可见。她知道,自从那天以后,窗子就一直没有关过了——因为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踏入那房子一步,言少梓更不会来了。

    现在在大厦底下,心里想上去的冲动越来越强烈。好吧,上去吧,最后一次,看最后一眼……

    她游说着自己,不知怎的,双脚已踏入大厦,人已在那间仿古电梯里了。铁栅的花纹仍然一格一格,将阴影投再她的身上、脸上。她在想,这个情景,倒让人想起了张爱玲的小说。她的文总是一种华丽而无聊的调子,自己正像她笔下的人一样,绝望地在茧子里挣扎着——越挣越紧,最后终于不能弹动了……

    她找出了钥匙,轻轻地开了锁,像是怕惊动了什么一样。其实也明白,不过是怕惊醒了自己——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丝住人的痕迹也没有。

    她在玄关换了鞋子,想过去一样,将皮鞋放入鞋柜。出人意料,鞋柜里还有一双言少梓的鞋子,想来是他旧日里换在这里的,两双鞋子并头排在了一起,就像许久以前一样,每次都是他先到,而她会稍后一点由公司过来,每次放鞋的时候,她都会将自己的鞋子与他的鞋并头排在了一起,像一对亲亲热热的鸟儿。

    她缓步走到客厅去,鱼池里的鱼已经全部饿死了,一条一条漂在水面上,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恶臭,池里的水也绿得发粘。她怔怔地想着这屋子当日的生气和热闹,公事太紧张,只有这里他们才是完全放松的……偶尔他带一点稚气,会在她进门的时候突然从背后抱住她,就那样吻她……

    主卧室一进门就是一扇纱屏,这扇纱屏还是她买的,看着喜欢就叫家具店送来了,收货时言少梓也在,家具店的送货员一口一个“太太”地叫她,叫得她脸红,送送货员还对言少梓说:“先生,你太太真有眼光,家里布置得这么漂亮……”

    她脉脉地绕过那张华丽的大床,床上扔着一件言少梓的西服外套,大约是那天他匆忙去追洛衣,忘在l额这里的。现在放在空荡荡的床上,点缀出一种错觉,仿佛他还在这屋子里一样。她在床上坐了下来,拿起了那件衣服,细心地理平每一个褶皱。

    他们也拌过嘴,多数是为公事吵。他生气时总是不理她,一个人关在浴室里不出来,仿佛小孩子。有一次气得厉害了,说的话很伤人,把他也惹得生气了,两个人冷战了几天。有天下班后他说有应酬,叫她陪他去,她于是上了他的车,他却将车开到这里来了,结果当然是和好如初……

    结束了,早就结束了,甜的、酸的、哭的……只剩了这空荡荡的屋子,哀悼着逝去的一切……

    她将那件外套平平整整地铺在了床上,而后站起来,她记得浴室里有自己最喜欢的一瓶香水,她不想带走它,塔是属于这里的。可是这里再也不属于自己了,她只想把它倒掉,离开熟悉的味道,离开熟悉的这里,永远……离开……

    推开浴室门的一刹那,她却彻彻底底地傻掉了。

    浴室里的言少梓也愣住了,他的手心里还握着那个瓶子,那是她的香水、她的味道……已经走出了他的生命的她……

    她呆呆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他,竟有一种想扑入他怀中痛哭的欲望,他也怔怔地看着她,棱角分明的水晶香水瓶深深地陷入了他的掌中,割裂着他的血肉,割裂他的一切痛楚,这种痛楚提醒了他,使他知道她不是幻象,是确确实实地站在他的面前。

    可是他不能伸出手去拥她入怀,咫尺的天涯……

    他听到了自己冷淡的声音,他奇怪自己竟可以这样镇定:“你来做什么?”

    她别过脸去,不想看那曾经刻骨铭心的脸孔,更怕自己的眼泪会夺眶而出:“我来拿一件东西。”

    他说:“这里什么都没有,你走。”

    洛美似乎等的就是这句话,她立刻转身不顾而去,她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脚步竟像刀一样,一步就是一刀,生生地一刀一刀地剖开她的五脏六腑,而这痛楚使她走得更急,似乎怕刀下的太慢一样,怕自己有丝毫喘息招架的余地。

    他几步追上了她,叫出了一声:“洛美!”这一声完全是从灵魂最深处爆发出的呐喊,令她头晕目眩,任由泪水模糊视线。他从后面抱住了她,她的颈中立刻湿湿凉凉了一片——她以为男人是不会流泪的,她以为自己是再也不会为了这个男人流泪的,可是现在她站在那里,一任泪水狂奔,一任他的眼泪打湿她的背心。

    他的声音呜咽着,又叫了一声:“洛美!”他的手圈过她的腰,握着她的手,一滴一滴地沁出的暖暖的液体濡湿她的手,那个香水瓶割伤了他的手,那些血流入了她的手……

    “不要走。”他狂乱地低语,“我求你,不要走。”

    洛美就像尊石像一样,一径流泪却纹丝不动。他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我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我求你,不要走。”

    血顺着她的手,又滴在了她的白裙上,绽开一朵一朵的雪花。她几乎是在用她的整个生命在哭泣,她似乎是想在这一刻流尽一生的眼泪,但她仍然没有动一动。她冰凉的脸贴在她的后颈中,一道一道的冰凉直滑入她的心底。

    她哭着想挣开他的手,但他死死不肯,最后,他一下子将她扯入怀中,狂乱地吻她。洛美带着一种绝望的悲痛来回应他,他手上的伤口一直淌着血,那血抚过他的头发、抚过她的脸、抚过她的唇。她哭叫道:“你为什么要来?你为什么要来?”

    他反问:“那你为什么要来?你为什么要来?”

    她摇着头,流着泪说:“不“,他紧紧地抓住她?:”我们走。一起走,再也不回来。“

    她拼命摇头。他抓着她:“和我一起走!我们出国去,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和你在一起!”

    她只是流泪摇头:“不可能的。”

    他何尝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心底犹如有一团火,烤的他口干舌燥,他的眼底冒着火,他的整个人都是一团火:“我们可以走到世界的尽头去,总有一个地方可以容下我们。”

    她的声音哽咽着,断续着:“你不明白……我现在……根本不是过去的我。容海正早就把我变成另外一个样子……现在……我根本没有勇气,我根本已经太娇气,已经经不起风雨了。”

    他更像一团火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他说:“我早就知道你会爱上他的。”

    她拼命摇着头,含着泪喊:“我怎么会爱他?我爱你,我一直都在爱你,他再好也不是你!”

    他吸了一口气,软软地将她揽入怀中:“我知道,我知道。我混账,我胡说八道。”他吻着她的发,吻着她的耳,“洛美,跟我走吧。”

    “我忘不了洛衣。”她眼泪滚滚地落下来。提到洛衣,他的身体终于一僵,那是不可逾越的天堑,斩断了一切生机。而她缓缓地将自己从他怀中抽离:“我不能忘了洛衣,忘了爸爸,是你杀了他们。”

    他怔怔的,说:“我没有,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有。”

    她说:“你改变不了任何事实。”她的声音渐渐空洞,“我们缘分尽了。”

    他慢慢地放开了手,声音里带着凄凉:“他对你太好了,你变了。”

    洛美无力地扶住墙:“他对我是太好了,可是他不是你,永远都不是你。”

    他的眼睛里仍有泪光,隐忍着痛楚,他们就那样四目相对,再不可以相见,她几乎要用尽一生的力气去挣脱,而他终于放过了她:“你走吧。”

    命运是最奇怪的东西,她尽了那样多的努力,却永远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她茫然开着车在街上兜圈子,那样繁华的街市,熙熙攘攘的人流与车流,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可是她没有归处,仿佛绿色的浮萍,只是随波逐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好色小姨妻欲:欲望迷城混在后宫假太监神墓男上女下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私密夜总会荒村红杏邪恶教师

香寒: 第八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匪我思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我思存并收藏香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