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因由

作者:风行水云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男上女下好色小姨混世小色医妻欲:欲望迷城女人的地男人犁乡村美色荒村红杏亿万老公好邪恶七公子1腹黑老公,严肃点!

    终于是被他们找到了,这下村子有难了。村长抖了抖唇,还是没敢吱声。

    小姑娘被七仔放到了岸上,双目紧闭,面色惨白,肚腹鼓鼓地。她的阿娘哭号了一声,正要扑上前去,被宁小闲阻住了。

    她扩开神识,探查了她全身的情况,明白她确实是被溺得晕了过去,但幸好肺里进水不多,大概是她溺水时心情很放松的缘故。若在华夏,这就要指压法加人工呼吸了,幸好这里不需要这么麻烦。

    她扶起小姑娘,将掌心贴在她后背上,将自己的神力渡了过去。

    受神力一激,拉吉手脚动了动,突然身子前倾,哇地一声吐出了小半碗水。这是卡在气管和肺部的积水了,进了胃的就没办法啦。

    不过,她也因此而得救。宁小闲将她缓缓放倒,命令村人:“抬进屋子盖好被,她需要护理!”

    周围的人不懂“护理”是什么意思,但仙姑的命令没人敢不遵,立刻有人上来抬起伤者。拉吉的阿娘这才扑到女儿身边,睁着泪水婆挲的眼睛,一遍又一遍地去抚女儿的头发。

    拉吉也知道是面前的漂亮仙姑救了自己,因此气息微弱道:“谢谢仙姑救命之恩。”

    宁小闲摇了摇头:“小事不值一提,但你身上的伤口被水泡过,需要重新上药。”转身对村长道,“我昨天交代你给她用的药呢?拿出来。”

    村长哂哂地取出了玉瓶,被拉吉的阿娘一把夺过。

    宁小闲对村长淡淡道:“好端端地为何用活人祭什么湖神,从实招来。若有一字虚言,我就用你代替她下水当祭品。”

    村长打了个寒噤,赶紧将其中的缘故道来。

    原来杏黄村的先辈们和湖神定过协议,只要村民定期献上祭品并且不下湖捕鱼,湖神就会保村子一方平安。这个协议,数百年来一直不变。

    宁小闲听到这里也不觉得奇怪。所谓的河神、湖神,其实都是妖怪或精怪。在这片大陆上。妖怪也并不都是为恶的,有些妖怪与人亲近,有些甚至会成为村寨、乃至城市的保护神。他们与人类定下契约,互取所需。村子有了妖怪的庇护,就可以生存下去,而妖怪也定期获得猪牛羊这些食物,打打牙祭改善伙食。在她去过的岩城的地下河里,那条沧龙就与第一代城主定过契约,守护水道。

    杏黄村离最近的城市也有数百里之遥,简直便是遗世而独立。这世道不太平,若无“湖神”守护,小村子恐怕早被其他妖怪给踏平了。

    湖神与杏黄村的协议,却在最近被拉吉打破。

    原来这附近除了杏黄村之外。二十里和三十里之外还各有一个村落,彼此之间关系不睦。尤其沂北村的村人,在饥荒年代总会偷偷跑到天湖来捕鱼,天湖湖神大为震怒,下令杏黄村的村民不许与沂北村结交、通婚。

    可是杏黄村里的姑娘拉吉不知怎地认识了沂北村的少年坎布。两人互有好感,经常偷偷携手出行。这种事总是纸不住火,杏黄村很快就知道了。村长大怒,让拉吉的阿娘将她带回家,禁足了半个月。

    也就在这段时间里,怪事出现了。

    野兽开始游荡到村子附近,打量着村人的眼神都不怀好意。过了几天。干脆就有豹子趁着夜色偷入村中,叼走了两户人家的婴儿。要知道,这在以前有湖神守护时可是从未发生之事,所以杏黄村从未对野兽严防死守过。

    过了几天,到野外捕猎的队伍回来了。多数汉子身上带伤,都坦言丛林中的狮虎熊豹。不知为何变得特别活跃而凶猛,村人猝不及防,被咬伤了好几人。

    随后,最可怕的事发生了。

    村里有个人突然生病,病症是头疼脑热。然后高烧不退。他嘴角流出来的白沫若是沾到了人,那人也会接着病倒!病人自然都是由亲属朋友照顾的,一开始只有一人发病,结果这样牵连下去,等到村长发现大事不妙,将病人都隔离起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七、八天,有十人躺下了。

    要命的是,村里的巫凶三天三夜没睡,试了十七、八种法子,最后只能摇头表示自己治不好这病。

    这住在大山里的村人最害怕的事情有两样,一是生病,二是生孩子。穷乡僻壤,医护条件太差,重症病人和临生产的婆娘都可能直接双腿一蹬进了鬼门关。这病不仅来势汹汹还会传染,立刻就令村里人心惶惶。

    凡人束手无策的时候,只会做一件事:求神。村里往天湖倾泻了大量的祭品,几乎连村长家养了十几年的下蛋老母鸡都丢了进去,结果连个水声都没有——天湖的湖神,沉默了!

    这还得了!若无湖神的庇佑,杏黄村从这世界上被抹去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村长慌了,村人慌了,可是拉吉偏偏在这个时候又私自出了村,去幽会情郎了!

    这怎么能不让众人认定,是拉吉触怒了湖神,令他不愿再庇护这个村子。惟一的办法,自然是将她当成祭品投入湖中,去平复湖神的愤怒。

    听村长说完,宁小闲沉吟了一会儿,才问:“湖神长什么模样?”

    谁知道,村中居然没人见过,至少是活着的人都不曾见过。关于湖神的一切,都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她又好笑又好气:“那你们如何知道湖神确实存在?”

    关于这一点,人们却理直气壮:“湖中经常有巨大的黑影在水下游弋,激起暗涡和水花,并且每次都会游来享用我们投入的祭品。”有几个人还信誓旦旦,说他们看到了巨大的鳍和尾巴。

    当然,最有力的佐证,是放在村中祭坛里的一片巨大鱼鳞,上面时常有五彩光芒闪现。宁小闲看到这枚鱼鳞的时候,光芒已经不见了,只剩下黑黝黝的颜色,和一般的大鱼鱼鳞没什么两样。村长白着脸道:“自从湖神赐予的鱼鳞变成这样之后,林中的野兽开始骚动,疾病也开始蔓延。”所以,这是湖神抛弃了杏黄村的佐证。

    这枚鱼鳞的作用,宁小闲比村民还了解。因为这正是湖神留下的信物,当它还有效力的时候,能震慑周围的妖怪和野兽,使它们不敢靠近杏黄村。其作用,就和她随云虎商队走商时遇到的定安柱一样。不过,现在这鱼鳞已经变了色,说明它失效了。

    宁小闲听说了村人的病情时,就决定要留下来了。因为在她和长天看来,这些人患上的疾病,很可能就是肆虐了南赡部洲中、南部的瘟疫!杏黄村可是个与世无争的小村落,换句话说,这地方根本与世隔绝,瘟疫能从哪里蔓延过来呢?

    还有这突然沉默的湖神,又和瘟疫有什么关系?

    思忖中,她走进了拉吉的屋子。小姑娘劫后余生,面色却很平淡,只是看到她的时候,眼中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宁小闲让她的阿娘先出了屋子,这才坐到拉吉床边,一边帮她重新换药,一边低声道:“其他村子,有没有患病的人?”她既在其他村子里有小情人,这事就不可能不聊到。

    “有!”拉吉轻轻道,“沂北村那边病情更重,病倒了二十多个。”

    果然,瘟疫不仅在这个村子里蔓延。“你这趟出去,可有看到什么异常?”

    拉吉想了想,摇了摇头。宁小闲只好道:“想到什么就告诉我。”她给拉吉开的药里面有麻粉,小姑娘很快迷迷糊糊睡着了,这时涂尽走了进来,将她脑海里关于野猪那一幕的记忆消掉了。

    此时宁小闲已经找到村长,提出要见一见病人。村长对她的这个要求并不吃惊,并且早已指定了一个人为她引路,就是昨日在野地从她手里抱过拉吉的那个黑瘦汉子。

    凡人的脚程很慢,山路亦崎岖,黑汉子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将她领到了地方。病人被安置在山里的宗祠庙,离村子很远,黑汉子离这宗祠庙还有五百米左右就面有惧色,再也不肯靠近了。宁小闲蹙眉道:“你们都不靠近,那谁给他们送饭?”

    黑汉子嗫嚅道:“每天午后,我们把饭放在地上,转身就走,自有病人过来取饭。我们第二天才来收篮子。”转而哀求道,“仙姑,这里面也有我的亲人,请设法救救他们!”她默然,挥手打发他走了。

    村长将病人安置在山祠里还情有可原,毕竟处理传染病的第一要素就是隔离,将病人与正常人隔离开来,掐断传染源。不过在医治无效的情况下,也只能任这些病患自生自灭了。

    这里地处荒郊,宗祠又没有防护力量,若有野兽靠近,这些病患连自保之力都没有。村人的作法,其实有些绝情了。不过作为凡人,他们又能如何呢?

    宁小闲轻叹了一口气,抬步走近了宗祠。这个祠堂很小,好在原来村里也一直有人驻守、打扫,所以并算不上破败。但是祠外的黄土墙上,不知被谁用血红的颜料写了“勿近”两个字,字体歪歪斜斜,颜色腥红刺目。

    ps:

    今天是31号啦,8月份的最后一天,有粉红票的亲们不要留了,大方投出来吧,逾期作废。

    说话要算话,满93票的粉红加更,9月1日送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好色小姨妻欲:欲望迷城混在后宫假太监神墓男上女下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私密夜总会荒村红杏邪恶教师

宁小闲御神录: 第333章 因由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风行水云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行水云间并收藏宁小闲御神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