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小说 > 玄幻 > 灵泉之悍妇当家 > 第三百十三章
    听到萧太公这么严厉的说辞,那原本嘻嘻哈哈还没怎么当做一回事儿的人心里头多少也有了些嘀咕了,难道说这个事情真的是那样的严重不成?!可听起来又不像是那么一回事儿,刚刚不是还在那边说是个好事儿么,难道说这个好事儿还不能被别人是知道不成?

    村子里头的人虽然疑惑,但那也不是完全说不通的,萧太公都已经把话说的这样明明白白了,那死皮赖脸地在这里呆着那也是没啥意思,临了说不定反而会被萧太公一顿臭骂,别看萧太公现在人还算和气,那也是因为脾气还没上来的关系,等到他脾气上来的时候,那可不管是谁都会被狠狠地骂上一顿的。再加上萧太公这人辈分又高,算是村子里头辈分最高的人了,你能拿人怎么地,长辈就算是骂你打你那也都是没处说理的。你要是不甘愿,回头说不定还会被村子里头其他人狠狠地骂上一顿呢!

    萧太公就坐在一旁,等着不相干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又让人去门口看了看是真的走了还是没走,确定这些人真的都乖乖地走了之后这才觉得满意了,虽然等眼前这些人归了家去之后那肯定会把这件事情说给家人听,不过在此之前这其中的那些个厉害关系那也得先给他们掰扯掰扯清楚才成,要不然他们是会越发的不当一回事儿。

    “今天我让大同把你们叫过来,那也是有个事情要同你们说的,不是别的,是个好事儿!”萧太公沉声开口,“你们也晓得萧易和刘大少爷交情好,萧易现在有这样的好日子,一来是少不得自己的能耐,二来也是因为有贵人帮衬着!我和大同呢,那也是希望着村上的日子一日能够好过一日的,只是我们两人人微言轻,也办不了多大的事情,不过咱们乡下人家原本需求的也不多,所以就托了萧易求了刘家少爷帮着弄了一些个盐回来。”

    “咱们都说了吃盐才有力气,可盐的价钱那都摆在那头你们也都是知道的,镇上卖了多少文钱一斤的,你们那婆娘大概是比你们门儿清!”萧大同补了一句。

    大家伙原本听到盐的时候也没怎么高兴呢,对于盐的价钱那可不都是门儿清么,吃盐才有力气,可盐的价钱那真是叫人心惊胆战的,都说是连盐都要吃不起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低一点。像是家里面的婆娘平常的额时候可没少说这些话,还三不五时都要上镇子上去看一眼那盐的价钱降下来了没。

    现在萧太公和萧大同说这个话有啥用,那盐的价钱那么高,他们两能成啥事情不成?这样想着就有人起哄了。

    “太公啊,你和大同叔两个人的好意我们呢是心领了,知道你们两那都是想为了村子上好的,可现在盐的价钱那么高,咱们呢也只能摸着鼻子认了,不过你们两的心意呢,咱们还是受了的!”

    这人一起哄,别人也就跟着出声了。

    “就是啊太公,原本还以为是个啥事儿呢,就这事儿的话那也没啥可掰扯的啊!你们是想为咱们村上好咱们都知道,可这人啊就是得认命啊,咱们可没有萧易那小子的本事和福气,现在更是买点盐都得缩手缩脚的呢!”

    “就是就是,那些个商户也是太黑心了,一斤盐价那么高,也不怕以后生不出来儿子的,就是生了那肯定也是养不大的!”

    “我家婆娘现在那是没少念叨着啥东西贵啥东西贵的,放点盐巴都和要了她的命似的!可谁叫我们穷呢,要是有萧易两口子的家底那是天天吃香喝辣的都舍得了!”

    萧大柱听着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话,心里面也是有几分的不满意:“你们就在这里知道说人咋地咋地,可萧易兄弟有今天这样的家底那不也是靠着自己挣出来的么,人日子过的苦的时候那可没说过你们一句酸话闲话的!”

    “我说大柱你就那么中意你那萧易兄弟?人家可不是你的亲兄弟!再说了你把人当做兄弟,人把你当兄弟了么?也没见人拉拔上你们一家子啊!”

    村子里头的人早就已经看萧大柱和萧易两个人关系亲近这事儿不顺眼了,别看嘴巴上挑拨人没把大柱当做兄弟看,但大家伙都清楚,萧易家两口子对萧大柱家那还是不一样的,村子上就大柱的婆娘和萧易的婆娘走的近,有啥好事儿的时候那也没少叫了人,年前的时候那是没少在萧易家里头干活,那个工钱给的可好了,过年的时候大柱婆娘还给家里头的人都扯了布缝了新衣呢。

    村子里头那些个婆娘谁不眼巴巴地瞅着啊,就瞅着能够和萧易的婆娘交好呢,可人家基本上那是看着各种好脾气的很,遇上了也会点头打招呼,可基本上都没有人能够做到像是大柱媳妇那样同人好的。

    妒忌的时间长了,大家伙心底里面看不顺眼的人除了萧易两口子之外那也还多了萧大柱两口子来着。

    “你们看看自己这个样子像是个啥样,我萧大柱有着自己的一双手现在年成又好,又不用交了赋税哪里还有啥不满足的,靠着自己一双手难道还养活不了自己不成?成天说这个说那个的时候也不想想咱们现在有这样好日子靠着的是谁!”萧大柱有些生气,“别人想求这样的都没有呢,就你们还在这里说这种话,咱们存上有萧易兄弟在那是大福气,咱们只要勤快点,那也还是能够过日子的!”

    “成了,也别吵了!”萧太公看着那涨红了脸的萧大柱还有还想张嘴反驳的人一眼,打断了两个人的争吵,“我这话都还没有说完呢,你们还在这里吵吵闹闹的,有什么话等我说完了再吵再闹去!说酸话的那些个自己也想想清楚你这头还佃了人的田呢,转头就说起了别人来了,你那一张脸可好意思的?你好意思我这个老的还不好意思呢!这些酸话闲话我再说一回,往后别让我再听到,要是再听到,往后也别说人没帮衬着,到时候有啥好的就是你们那一家子再在我的面前闹腾,我也是不会再算上你们一份的!”

    这话就严重了,难道说萧太公还打算和萧易去说,让往后不给佃了田地不成?一想到这里那原本还想应和着说点闲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人心里面就一派的庆幸了,想着还好自己够聪明,刚刚没把那些话给说出口,不然还不得被人在后头说了闲话不可。

    刚刚说闲话的人也像是想到了这一点,现在这里人这么多,刚刚自己说了啥大家伙那都是听得分明的,自己说的时候那的确算是痛快了,可回头要是谁跑去和萧易说了自己在背后嚼的舌根那可咋办?

    “我和大同两个人卖了老脸,萧易这孩子那也是求了人,刘家少爷方才托了脸面给咱们弄了点盐来,盐呢,连货带袋子就那么点,估计每家人家也就是十来斤左右,价钱能比镇上少一半!”

    萧太公这话说出口之后,大家伙那眼神都一下子转变了,不为别的那实在是太震惊了啊,那都是眼热的很,有些人是觉得占了便宜,而有些人则是觉得小气的很,刘家少爷这般大的权势怎的还这样的眼皮子浅薄这么点钱也非得斤斤计较,萧易也是,现在都能住的起大宅子还买了下人当老爷了也不惠及乡里,果真是有钱的人越发的抠门。

    萧太公环顾了一下四周,也是把众人的神色看在眼内,心存感谢的有之,还有不以为然甚至还露出嫌弃嘴脸的也有,这些人的心思萧太公不是不懂。

    “咋地,我瞅着你们有些人还不大高兴,咋地这是觉得人家就不应该问你们要这个钱就该白送了是吧?”萧太公冷着声音说道,“人家那是欠了你们的?还是你们觉得人挣钱容易就应该白送了?”

    “你们就觉得人那些个银子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再说了不过就是一个村子的,人能照应着咱们就不错了,要是人不照应,咱们现在这样的日子只怕都是过不上的!”萧大同那也看到了那些个脸色,他也是有些不好看,当初自己心里面也是这样想着,要不是有萧太公点醒了自己只怕现在还没转过弯来呢,现在看着村子里面的人,和他有着差不多心思,心中也是一沉。或许现在还只是一个苗头出来,但等到时间一长人处处都是这样想着,等到时间一长,那还真是不堪设想。

    “你们想想现在的日子,再想想咱们以前过的那些个日子,你们现在走出去那腰杆挺直了那还真当是自己给自己挣来的啊,那还不是多亏了人。别整的咱们明明是占了便宜还吃了亏的样子!现在人还能念着同在一个村子里面的情分就不错了,可要是等到什么时候人家不念这点情分了,到时候你们打算咋地?还能说人的不是不成?”周大同说,“可长点心吧,人心都是肉长的这话不假,可你们要觉得处处人家就得为了咱们着想的,这个念头可就大错特错了,你当人是你们的亲爹呢还是你们的亲妈呢?就是自己的亲爹亲妈那还有偏疼的呢,更何况还不是。”

    萧大同这话说的难听,不少人听了都觉得挺气的,但也有人仔细想了想,知道萧大同不是那种看人不顺眼就会随意开口骂人的人,他这个里正吧,当的那也的确是十分上心的,虽说有些时候大家伙觉得他这里正干的也不咋地,有些闹了事儿之后也不愿意听他的,还是会找萧太公这样辈分足的人出面来给自己挣点脸面,可真要说萧大同是个坏心人那真是没有的。

    这些个脑子还算清明的人听了萧大同这话,又瞅了瞅在祠堂里面呆着的大家伙,仔仔细细地看了大家脸上的神情,看到有些人面色上对萧大同刚刚所说的话压根就没往着心里面去的模样心里面也就明白了刚刚里正为啥要这么说了,瞅瞅这些人那别人欠了自己银子的嘴脸,看着就是来气的。

    “大同叔刚刚这话说的在理!”村子里面一直都闷不吭声的根三开了口,“咋地,大家伙难道还觉得大同叔刚刚这话说的没有半点道理不成吗?还是你们都觉得萧易得把家产都分给了咱们村子里面的人这才是对的?人家吃水还不忘挖井人呢,可大家伙看看咱们村子里面的人是有几个真心实意觉得萧易兄弟人好的,只怕不少人都在心里面觉得人家对咱们好那是应该的呢!”

    根三这话一出,不少人都转头相互去看彼此,有些人的面色坦然有些人的面色就显得有些诡异了,甚至有些人那一张老脸还泛着红,心虚的很少。

    “我就不明白,咱们自己靠着自己的手难道还不能挣出个啥来不成?”萧大柱这个时候才觉得萧易家两口子的不容易,这么长时间来他真没想到村子里面有那些个不干不净心思的人还挺不少的,他这么个傻不愣登的还是今天大同叔给点拨了才明白呢,萧易家两口子那都是个聪明人,只怕对村子里面这些人的心思早就已经一清二楚了,人还能够帮着村子里面一把也已经算是十分不容易了,换做是他只怕早就已经对村子里面这些人都感到心寒了呢。

    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萧大柱现在都有些觉得这有钱了也未必是个好事儿呢,穷的慌的时候大家伙也没想着上去拉拔上一把,可有钱了之后打量着人的样子可都觉得是自己口袋里面的一样了呢,想想都觉得心寒的很。

    “大柱你这话说的,咱们也没明抢不是?”眼神之中有几分心虚的一个汉子开口说,“咱们可没上人家里面打砸抢的,别说的咱们现在拿了人家里面的米粮一样,人不也没分钱到咱们手上么!”

    “哟,你还真想人分钱到咱们手上啊,你这心思想的也太好了点!”不等萧大柱开口说话,就已经有人帮着开了腔,“刚刚我瞅着二狗子你那眼神好似在说人就应该给你钱的呢!”

    “嘿,黑娃你这话说的可就难听了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真当我是什么刁民不成?哪次我没有客客气气地和人说话了,我这每次瞧见人的时候那也都是笑呵呵地看着人的好么,成成成,人现在有钱,也不却我这么一个奉承的,咱们村里面也没少爱捧着人脚的,也不嫌人脚臭。”

    “二狗子你咋说话的!”黑娃一听这话就来气,这二狗子这话什么意思!

    “我咋说话了,我这说的是人话!”二狗子说,“成了,人对咱们有大恩,我心里记者这大恩大德成了吧,是不是还得给人供个长生牌让人长命百岁当成自家爹娘才成啊?”

    二狗子这话说的不客气,他就是心里面想想咋地了,难不成现在就是想想都不成的么。再说了,人家那头他也没占上多少便宜还尽给卖笑了。

    “二狗子我看你这气性不小么!”萧太公说,他用力地柱了柱手上的拐杖,又看了大家伙一圈,“我知道大家心里面肯定有不少人那肯定是觉得我和大同今天干的事儿就是给你们挑刺来了,你们啊,都觉得这点盐弄来便宜是吧?觉得也没几个钱萧易家现在反正有钱也不差这几个钱就是给你们出了也不咋地是不是?这事儿在咱们眼里面看着不是个紧要的事情,可要知道被那些个大盐商晓得,那可是玩命的买卖!咱们弄来便宜了,你们高兴了,说出去了,那对于你们来说那就是个可以和人吹牛的事儿,可晓得的人多了,被那些个大盐商知道了那还了得,这就是个坏人买卖的事情!”

    萧太公“玩命”的话一说出来之后,大家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可谁也不敢说萧太公这话说的不对,可不是么,就是镇子上有卖一样东西的那还容易吵架的呢,这盐巴这么重要的东西,人人可都是离不了的,听说那些盐商可都是能人,背后还有官老爷的帮衬呢,那肯定不能放过坏了他们规矩的人,到时候可不得算到萧易头上去么。

    “人家原本也可以不帮着咱们的,说白了,人家不帮着咱们只要自己那头捂得严严实实的,谁能知道个啥,可现在人心好,也不忘拉拔上咱们一把,可你们就是这样对着人,你们自己觉得这事儿干的地道不?”萧太公说道,“我这年岁也不小了,这些事儿原本也不该我来管,只是我再不管着,我怕你们早晚都能把尾巴翘到天上去,还没成凤凰呢,就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地上跑的鸡了。你们哪,就这么作吧,现在人还念着那点情分达一把手,可早晚这点情分也是能被你们自己给折腾完的。我也不说别的,就想想远山一家子吧。原本还是有挺好的日子的,可现在呢……”

    萧太公这个时候提起萧远山一家子那也是想让他们给清醒清醒,看看萧远山一家现在都成啥样了,原本那好好的日子不过,成了现在这个德行那还不是自己给作的么,看看萧远山现在基本上都在床上起不来了,婆娘那也是儿子不亲孙子不要的,要不是剩下留着照顾萧远山只怕早就已经被赶回娘家了,哦,这一把年纪的赶回娘家娘家也不肯要了,年轻一点的回了娘家还能再给找个汉子最多也就是远远地再改嫁过去,现在这一把年纪的,就是想要改嫁,那基本上也没人肯要了,都是当奶奶的年纪了,谁愿意娶进门就给养老送终的呢。

    萧远山的例子就在前头呢,对比起来,萧易那也的确算是对他们照应了!就是之前心里面有几分想法的人现在也是不敢乱想了,得对萧易好才成,只有对萧易好好的,还在村子上,那总能念着几分情分的,可要是人没了,那他们可就真的没有现在这么好的还让人羡慕的好事儿了。

    萧太公也看着那些个油条子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心里面这才满意了,可不就是担心这这群人没头没脑的把该兜底的事情都给说出去惹祸么,现在看到人这个样子,想来应该是没有那个胆子了。

    “这下知道为什么我不让那些个人都在了吧,人多嘴杂,你们自己都管不好自己的嘴巴更何况还是那些个最爱东家长李家短的婆娘!”萧大同说,甭说这些个婆娘了,就是自家的婆娘他都不敢吭声的,因为这事儿咋呼出去那肯定得闹的好几个村都晓得,“但咱们也知道,要是不让家里面的婆娘晓得怕也是不成的,所以还是得你们这些个当家做主的在才成,回头都好好地告诉了家里人,孩子不懂事儿那也就算了,总不能一把岁数了还活到狗身上去了吧?婆娘那头让他们紧着点口风,别什么都往外头传,尤其是娘家那头。平常的时候念着点娘家也就算了,这个时候要是念着娘家,那就是给整个村子里面惹祸,给自己全家惹祸。到时候要是被外头的人晓得了人家上门了,就不要怪我这个当里正的不给留情面了。要么大家都好过,要么大家都难过。”

    萧大同防的就是那些个最喜欢往外说话的婆娘,那真的是完全拎不清的,有些那是在娘家受气了,所以现在村子里面好过了就特别爱上娘家显摆,有些是娘家日子不大好过,所以现在时不时就要接济一下娘家,自然地也就少不得在娘家那边说一些现在村子里头的情况,所以不把话说清楚那实在是不行的。

    大家被萧大同这么一说之后那也是心中有些戚戚然,萧大同的意思那也是明摆着,到时候人家要是摸到了村子里头来,大家日子都难过,到时候谁家都别想好。这么一想之后,心中也更加的凛然,都是想着回去不管咋地都不准让婆娘往外头吱一声的,真要是赶往外说,那成,回头就给休了去!

    “好了,我琢磨了一下每家人家差不多也能买个十来斤盐,当然,也不是非得要你们买这么多不可,愿意买的就按照户头来算,要是不愿意的就说个数就成,多出来的后头就愿意多买的几家人分了。”萧太公说。

    萧太公这话一出,大家伙心里头那都是算计开了,说什么呢这是,难得有这样的好处那当然是能买多少是多少的,难道还嫌弃多了不成!往后没有这样的好事儿了那回头就得上镇子上去买了。

    萧太公也是明晃晃地瞅见大家那眼神里面的意思,可不是么,现在可是一个沾便宜的好时候,大家伙又怎么可能放下这样的好事儿去便宜了别人。盐贵的很,家里面婆娘做菜都不肯多放点,现在多了盐,那肯定得多放点了。

    萧太公见他们这个模样,也就挥了挥手,让他们回家去拿装盐的东西,不管是拿个罐子也好袋子也成,回头就来这里称。

    人呼啦啦一下子就散开了,一下子就散了个干净,大家伙都忙着回去拿家伙什和钱,顺便再把家里的婆娘敲打敲打绝对不可以向着别的村子甚至娘家那边多吐一个字就等着被收拾吧!

    萧易第二天一早也是把盐拉到了中央村去了,先是给岳父家送了一小缸子的盐,那白花花的色泽看的崔老大和郑氏两个人都眼发直,这可真够雪白的,可比镇子上买来的色泽还好呢,郑氏甚至还忍不住捻了一些盐巴进嘴里面,那盐味也极好,有时候买来的盐里面还有几分的苦涩味道,颜色也没有这样的好看哩。

    那一缸子至少也有三十来斤的盐,郑氏心里面也是欢喜的很,但也有几分的担忧,镇子上的人现在基本都在那边羡慕着她家招了一个好女婿,不管有啥好东西都不会忘记送一些到他们家来,萧易这样的做法她这个当丈母娘的自然也是高兴的,可同样的也是担忧的。

    亲近岳家的不是没有,可后头因为一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吵闹起来的也是颇多的,她就盼着萧易和她女儿永远都是这样亲密的也就算了,这万一要是那一天闹起来了,那可就不好说了,别看爷们平时的时候装的大方,等到较真起来的时候那心眼比针鼻子还小,再加上有大女儿的事情摆在那头,郑氏就觉得不管往后日子再怎么难过的,那也不能总是上女婿那头打秋风去免得生了嫌隙。

    “你这娃子,咋地又给送来这些东西了呢,自家留着不成啊,就是不自家留着那也可以用在店里头,再过几天那不是要开了酒楼去了么!”郑氏说,“一会还是拿了回去吧!”

    “阿娘送来的东西哪里还有拿回去的道理,要是被人知道还不得笑话我这个当女婿的,再说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咋能这么干呢!”萧易笑着说,“阿娘你就放心吧,店里面缺不了,家里还有哩。”

    “是不是阿蓉的主意?!要不你们两口子买了这么多的盐巴是干啥哩,这是要当饭吃不成?”郑氏一听家里还有那就更着急了,她是晓得自家女婿有钱的,就在这乡下地界里头就是过一辈子只怕也是花不完的,可不能因为有了银子之后就这样过日子了啊,再有钱的人家那也是禁不住这样败的!

    “阿娘你这说的。”萧易就唯恐郑氏把这事儿给算到崔乐蓉的头上去,现在他媳妇怀着孩子呢,要是岳母把这事儿给算到了媳妇头上回头去一顿说闹的媳妇心情不好了咋办,他可是听说有了身子的人平常的时候最好日子还是要过的轻松一些才好,要是整天生气啥的,气出个好歹来咋整!

    萧易也不隐瞒着崔老大一家,就把盐巴的事情和郑氏一家说了,只是隐去了晒盐和晒盐的法子是他媳妇出的事情,只说刘家少爷大概是要做盐的买卖,这些都是送的。同样的,也把送来的两百斤盐和崔老大说了半价卖给村子里面的人。

    “亏得你还念着村子的人呢,”郑氏听到这话的时候那就觉得自己这女婿有些傻了,你说这白花花的盐人送的,何必给村子里面的人,哪怕知道是二十来文钱卖给人哪,那也是给人占了便宜了。

    “嘿,你这婆娘看你这话说的是个啥意思啊,合着你还觉得萧易这事儿干的不对不成?”崔老大看着郑氏说,“萧易有这个心思那说明他就是个心善的人,我觉得也应该这么干,都是在村子里面住着的,人情往来你当是不用的不成?”

    郑氏心想这要是杨树村的也就算了,那的确是被眼睛都盯着呢,也的确是要人情往来的,可他们中央村的里头就他们家和萧易关系亲近,她就是不想被村子里面其他的人家占了这个便宜去,当初的时候可没少说他们家的闲话呢,现在还得给人这样占便宜,她心里头梗的慌,就是有些不乐意。

    “你这婆娘心眼小不大气!”崔老大看着郑氏那样子就知道她心里面想个啥了,还能有啥,不就是不想便宜了村子里面这些人么,可成天在村子里面窝着,还当能藏住多少事情不成,菜不上镇子上买也就算了,家里油盐酱醋的都不上镇子上买了时间一长那还不得晓得有啥事儿么。”

    “这有啥不好说的,就说阿萍和阿菲两丫头回家的时候给带的!难不成还有人上家里面翻不成?!”郑氏哼道,“村子里面那几家好的也就算了,就那几家成天没事干就在那边说酸话的人家给他们我就心疼我就不甘心,想想都觉得梗的慌。”

    “嘿你这……”崔老大倒是没有这么的小心眼,他原本就是个老实人,所以也没有这类的想法,原本也不是个小气的人,而且也不是完全不收钱,这也还是有钱挣的,乡里乡亲的能够给点实惠邻里里头日子不也是更好过么,何必为了这些事情计较呢。

    “算了,计较这么多干啥,到时候人家还不得在后头羡慕你有个好女婿!你想想啊,那些个婆娘就算是在背后说那些个酸话,但当着你的面那还不得羡慕死你!当着你的面瞅着你的那些个眼神……”

    郑氏听着崔老大这话,和这老驴都已经过了大半辈子,哪里还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个啥意思,这老驴就是个心眼好的,自家好过了那也就希望着别人家的日子也能跟着好过起来,也不管前头是不是被人欺负过的,刚刚那些个话就是哄着她来着,不过这话倒是说的也没错,她就爱看村子里面这些个婆娘背后酸她但当着她的面还是不得不奉承着她的模样,每次看到她们那不痛快的模样她这心里面就觉得痛快了。

    “算了算了,你们爷们的事情你们爷们自己搞去,我不插手,省的到时候有些个老驴还得说我心眼小呢!”郑氏道。

    “阿娘心眼哪里小,那都是为了咱们好,阿娘,我和阿蓉还托了刘家少爷带了藕种和棉花种来哩,棉花种到时候肯定也得阿娘你帮着种些,藕种准备载种下去,等到夏天的时候就会有荷花和莲子吃哩,到时候你来摘啊。”萧易笑着说道。

    郑氏对于莲藕啥的倒不是那么的在意,虽说还真没正经见过,听说都是有钱人家家里头挖的池子里头才会养这些来种,不过对于棉花种子那还是十分欣喜的,要知道她们现在可都是从镇子上买来的,等到冬天的时候那价钱可真是叫人咋舌不已呢,要能自家种,那每年不知道是要省下不知道多少钱来了。

    “好啊好啊,棉花种子好啊,反正我最近也没啥事情干,过两天我就过来,等到今年种上那冬日里头的时候说不得就能够自家种的棉花都够做棉袄和棉被的了。”

    郑氏欢喜的很,虽说没种过棉花这种玩意,但想来应该还是不难的,这不是还有她二女儿在么,她总觉得吧,既然阿蓉能让刘家少爷带了种子来那肯定是知道要怎么种的,到时候问问自家闺女不就清楚了。

    崔老大见郑氏这样的欢喜自然也就不说什么了,就让崔乐文去把里正崔十六给叫了来,萧易自然也是知道村子里面的说辞的,对着崔十六这里也是一样的说辞,崔十六也高兴地应了下来,说是弄好了就把钱给送去去。

    崔十六现在对于萧易那也是越发的看重了,知道这个小年轻心眼好往后只要是相处的好自然也会给予他们一些好处的,所以崔十六现在那也是客客气气的很,萧易走的时候还是亲自给送到了村子口,看着人走远了方才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