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足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从极冰世界出来, 白琥几乎灵气耗尽,掐算飞行几乎都无法做到,就算勉强能够飞行一段距离,也怕被人类发现,引起恐慌, 再说他还要留足灵气来维持人形。

    在冰山上行走了十多天, 他终于遇到了一个登山队, 登山队的人见他穿着薄薄几件衣服,还以为他已经陷入临死前的幻觉中, 连忙把他拖过去,进行了一番紧急抢救。

    白琥:……

    “兄弟, 你还好吗?”

    “队医, 快来看看。”

    “瞳孔状态正常,呼吸正常, 已经脱离危险。”

    喝了水, 吃了营养餐, 白琥陪着他们一起上山,还救了两个差点掉下山的人类。后来看到这些人类在山上插上一面红色的旗帜,对着黑色小盒子做奇怪的表情,甚至还自言自语,觉得这些人类有些奇怪。

    这还不算完,这些人类还热情地叫他一块儿站在黑盒子面前,说什么感谢他的相助,这是属于团体荣誉云云。

    爬个山还爬出荣誉感了, 人类真是神奇的生物。

    下山的路上,白琥看到一些被冰冻住的人类尸体,这些下山的人类会默默行礼,然后继续往下走。

    “这些年有很多人试图征服这座高山,在征服的过程中,便会有人死亡。”领头人对白琥道,“他们都是英雄。”

    白琥看着领头人郑重神圣的表情,忍不住想,现在人类世界的生活应该挺好,才会有人来追求这种征服。还有这些登山人身上的衣服,也与几千年前不同。还有那些能够发光的小盒子,明明没有灵气流动,却能在里面留下人类的影像。

    “这次回去,我就不登山了,幸好有你加入,我们才能登山成功。”领头人说话的时候,呼出白气,脸被冻得通红,“不过,也没有遗憾了。”

    他回头看身后巍峨的大山,脸上露出欣慰又敬畏的笑。

    白琥沉默不言,自从他们快靠近山脚后,登山队的人都高兴得疯了,不再像上山时,为了保存体力不说话,几乎每个人都变成了话痨。他们肆无忌惮地谈着亲人、爱人、梦想与未来。

    “老白,你呢?”领头人问,“下山后,家里人会不会怪你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白琥愣住,缓缓摇头。

    领头人见他表情恍惚,以为自己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不好意思再问下去。

    临分手的时候,为了感谢白琥的救命之恩,登山队还送给了白琥一笔现金,若不是他们身上的现金太少,白琥又没有手机,大家的感谢金应该会更多。

    领头人特意把自己名片交给了白琥,让他以后又困难的时候,可以找他。跟这些人类分明以后,白琥随意把名片塞进自己口袋里。

    不吃不喝走了很久,快要靠近京都的时候,没有身份证的他,被热心妖举报了,被当地驻守的修真者“请”去了办公室接受调查。

    “道友多少年没有来过人间界了?”

    白琥以为这些人修会跟他大打一场,没想到这些人类根本没有拿出任何武器,反而给他泡了茶,准备了吃的。

    “两千年。”

    两名负责登记询问的人修听到两千年十分惊讶,从抽屉里拿出特殊妖修登记表:“白先生,现在人间界有严格的修真者管理制度,任何妖修要到人间界生活,都要去妖盟登记领取身份证,有了身份证才能人间界行走,不然寸步难行,到时候不仅您会很麻烦,我们管理部门也会很为难。”

    白琥有些怀疑这两个人修的话,妖修可以随便去人间界?

    “白先生,你有哪方面的特长?我们这边可以给您办一个临时身份证,并且为你推荐工作,等您到京城妖盟登记以后,就可以正式工作了。”

    白琥:……

    他堂堂天地神兽之一,还需要工作?!

    “如果您有金银玉器之类的东西,还请不要轻易拿出来,现在人间界并不流通这些。”

    “我力气比较大,擅长炼器,符纹、炼丹也都会一些。”白琥想说自己最擅长的是镇守天地,不过现在人间界局势不明,他又灵气耗尽,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

    “力气大,人形样貌也不错,缘月酒店最近要招两个修真界的保安、田园房地产公司也要修真界的,把他资料发过去吧。”接待人员很快便商量好,塞给白琥一张临时身份证,一份打印好的推荐信,还有一份去京都妖盟的路线图,印章往上一盖,便道:“白先生,您的资料已经办好,下一位。”

    捏着几张纸,白琥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天地四神之一,已经沦落至此,不得不去人间界做工赚钱了。跋山涉水到京都,他拿着地图七转八拐,还差点被人间界的交通工具撞了一下,他没说什么,车主倒是被吓得面无人色。好不容易摆脱一定要送他去医院的车主,他又转悠了几个小时,才找到挂着其他牌子的妖盟。

    推门进去,里面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地上落了厚厚的银杏叶,满地金黄。

    “有人吗?”白琥抬高嗓子道,“我是修真界边城驻地办事处介绍来的。”那个人修还骗他说,妖修现在过得很不错,就这妖丁零落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不错。

    “你好,不好意思啊。”一个剪着板寸的山羊妖跑出来,对着白琥连连道歉,“今天妖盟放假,不□□明,您可以先在我们妖盟招待所里住一晚。”

    “放假?”白琥见院子里摆着几张桌子,看起来倒像是有人经常坐的样子。

    “对。”山羊妖指了指门后贴着的通知,“今天水族的龙皇大宴宾客,修真界有些脸面的都去了,我是因为刚进来工作,还是实习生,想挣点表现,才特意留下来的。”

    “龙皇?”白琥有些意外,龙族式微,竟然还有龙皇诞生,并且让修真界这么多人赏脸,也算是龙中翘楚,修真界的高手,然而当年他们推演修真界命途的时候,龙族不应该渐渐消失,最后绝种?

    当初跟他们一起推演的还有白泽,白泽难道也会出错?

    “这么热闹,难道是龙皇大婚?”

    “哪儿是大婚,龙皇与他的道侣感情甚笃,几年前便已经举办了结道大典,结道大典当日,彩霞满天,瑞气千条,连天道都为他们庆贺。”提到龙皇与龙皇道侣,山羊妖的眼睛都在发光,“龙皇的道侣特别好,这些年频频有大妖作乱,都是他与龙皇二妖打退回去的。”

    同为大妖的白琥:……

    “当然,我们只针对危害社会的妖修,像你这样配合工作的和平妖,我们是很欢迎你来共建和谐社会的。”山羊妖见白琥神情不太对,又连忙给他解释了修真界的基本管理条例,他们绝对不是看到以前大妖就打的暴力狂。

    “上古的大妖酸与是管理处的高级办公人员,蚣蝮大人、鲲鹏大人也都是管理处的编外人员。”山羊妖絮絮叨叨说了不少,白琥见对方还打算絮絮叨叨下去,干咳一声:“因为龙皇在修真界名声赫赫,所以他办宴席,所有人都去了?”

    “唉。”提到这个事,山羊妖谈性正浓,转身从屋子里拖了两根条凳,非要让白琥坐下来听,“我们修真界什么都好,就是整体文化程度不高,龙皇的道侣自学自考好几年,怎么都考不上,但就是不死心,我们整个修真界都知道这事了。”

    白琥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荒诞,妖怪竟然喜欢考科举,还多次考不上,这是什么妖怪啊?

    “今年龙皇的道侣超常发挥,终于考上了,而且拿到的还是一本大学通知书。”山羊妖摇头晃脑,“这下可把符离道君高兴坏了,符离道君一高兴,龙皇自然也跟着开心,在金龙宫大摆盛宴,但凡与两妖有些交情的,都上门贺喜去了。”

    “你说是哪位道君?”白琥已经顾不得“妖修奋斗近十年,终考上科举,获人修妖修齐庆贺”这种事有多荒诞,仅仅是符离这个名字,就已经让他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

    “符、符离道君啊。”山羊妖看到白琥面带喜色与怀疑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一个直觉,这位……该不会又是符离道君的长辈吧?

    符离长辈家中那些长辈……

    山羊妖浑身一颤,全都是上古时期的有名的神兽,就连符离道君自己也是瑞兽神吼。再看白琥的时候,山羊妖的眼神就充满了敬畏。

    然而白琥已经没有心情搭理他,扬天长啸一声,化作白虎跳至云层之中。

    “前辈,等等,人间界不能随便在空中飞行的,您好歹弄个隐身结界!”山羊妖见白琥匆匆离开,连忙掏出法宝踩在脚下,跟着追了过去。

    东海,金飞宫中宾客如云,华丽的宫殿大门上,挂了一条极具生活化的横幅,红底黄字,上书“热切庆贺符离道君考上国内一级本科大学”,横幅在龙宫中摇摆晃悠,喜庆极了。

    “恭喜恭喜,咱们修真界终于又多了一个高材生。”

    “不愧是符离道君,才来人间界短短十年时间,就能考上大学了。”这是一个到人间界快一百年,连续考了二十年都还没得到大学录取通知的妖修。

    符离的录取通知书就放在正殿的玻璃樽里面,避免通知书失窃,长辈们还在通知书外面下了无数道结界,恐怕连天雷劈下来,都伤不到通知书一分一毫。

    妖修们围着通知书转了一圈,流露出的羡慕,很好的取悦了庄卿,他扬了扬手,宫殿外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起,胆子小的妖修们捂着耳朵偷偷朝外看,热闹得仿佛在过年。

    庄卿应付完一堆贺喜的修真者,刚准备回头看符离在哪儿,就感觉到后背上一重,有什么东西跳到了他肩膀上。

    其他修真者见到这一幕,互相交换着眼神,符离道君又欺负到龙皇头上去啦。

    庄卿把维持着原形的符离抱进怀里:“又偷懒。”

    符离用传音术道:“人太多,招呼起来麻烦。”

    听到这话,庄卿轻笑出声,摸了摸他身上的毛毛,继续招呼宾客们。

    整整一上午,宾客们就发现,庄卿一直搂着符离道君的原身,还时不时喂吃的喝的,养儿子也不过如此了。

    一代高冷男神庄卿君,在爱情面前也就俗了。

    不过俗也有俗得好,不管是人还是妖,活得俗气一点,接地气一点,日子才能有滋有味儿。放在一百年前,谁能相信,考过状元,当过皇朝大官的庄卿,会因为自家道侣考上一所大学,而大宴宾客,锣鼓喧天,鞭炮响不停呢?

    “这样会不会太张扬了一点?”符离看着来来往往的宾客,既高兴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会,一点都不。”庄卿揉了揉他下巴上的软肉,“等你毕业了,就是我们修真界为数不多的高材生,你在人间界又有巨大贡献,等毕业以后参加公务员考试,肯定能过。”

    畅想未来考上公务员的日子,符离把眼睛笑成了弯月。

    “等你考上公务员,我们就再办一场。”庄卿的目光扫过众宾客,“一场办三天,摆流水席。”

    以前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喜欢炫富炫孩子炫伴侣,现在他才知道这种事的乐趣所在。

    世上还有什么比这些更有趣呢?

    “嗯!”符离点头,扬起脖子在庄卿脸上亲了一口,庄卿低头看着符离微笑。两人的身边,鞭炮噼里啪啦响着,客人们乐着笑着,没有忧愁,只有快乐。

    金龙宫外,一头白虎与一只长得有些像蛇的乌龟迎面碰上。

    “是你?!”

    他们愣愣地看着彼此,齐齐穿过结界,看到了结界后热闹美好的景象。

    两千年的兜兜转转,终于在此刻,惊艳了时光。

    虽历尽千帆,终有相遇时,足以。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符小离、庄小龙:本文到这里就结束啦,感谢所有给过这篇文霸王票、营养液的读者,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读者,感谢所有爱过这篇文的读者,因为有你们的一路相伴,才有符离与庄卿故事的诞生。感谢一路有你们,祝一切都好。

    愿下篇文我们有缘再聚,谢谢大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