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九十八章

    “啊!抱歉, 一不小心居然在这一层浪费了这么久时间。”满头大汗的告别了新结识的小伙伴, 一看时间,深白吓了一跳。

    “不浪费。”林渊递给了他一张纸巾:“你和那个孩子都玩得挺高兴,不是吗?”

    手里拿着纸巾,深白微微停顿了一下,半晌才将纸巾展开盖在脸上:“嗯, 超高兴!”

    等他把纸巾从脸上拿起来, 露出来的就是一张干干净净笑得超完美的小脸儿了。

    “接下来,我们是回去复习功课, 还是继续往上走?”深白的眼珠儿转了转。

    “往上走。”林渊给了他答案。

    “那我接下来可要好好看看, 尤其是赌场,长这么大我还没有进过赌场呢~好不容易今年终于到了可以进赌场的年纪啦~”

    双臂高高向上伸起,深白摆了一个超级开心的pose!

    他们顺着外部扶梯向上走,这里只有一层到五层的楼梯是设置在外部的, 六楼以上同样的位置再看不到楼梯,想来,六层开始应该使用的是内部楼梯。

    即将进入那扇标有数字“6”的门前, 站在楼梯尽头,林渊向海面的方向望了望——

    今天是满月,月亮又大又圆, 看起来是苍白的颜色, 云很多,然而并没有把月亮遮住,相反, 由于月亮足够明亮,周围的云层被照得清清楚楚,一层又一层,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天上的月亮和海上的钻石号仿佛是天地间唯二的光,除此之外再没有第三个光源,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离岸很远了。

    换句话说,他们现在已经在孤岛上了。

    “阿渊?”深白的声音伴着迷离的音乐声忽然响起,林渊转过头,发现深白已经将前方的门推开了一道门缝,深白正扭头看他,而那音乐声正是从他前方的门缝里流淌出来的。

    “我们进去吧。”收回目光,林渊直接走到深白身后,推开了他前面的门。

    六层是一个酒吧,吧内光线幽暗,灯光迷离,音乐也是同样的迷离。

    酒吧内的灯全部安装在桌椅的脚部,上方几乎完全没有任何灯光设备,这样一来,进入酒吧后便无人可以看到周围人的长相、身材,只能看清下方一双又一双的腿,或者裹在做工精良的西裤内,或者穿着黑色丝袜与高跟鞋。

    吧内亦无人高声说话,所有人的话语皆被音乐声淹没了。

    而当他们往酒吧内又走了一点的时候,林渊又看到了不同的东西:酒吧的空间是靠一面又一面透明的鱼缸隔断的,鱼缸底部同样有专门安置的灯光设备,这让酒吧内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看到里面的鱼。

    一开始林渊看到的就是普通的鱼,大概就是各种颜色鲜艳漂亮的鱼群,随着他们越来越深入,他看到了好些完全不像是能在鱼缸里看到的鱼类品种:比如鳐,比如鲨鱼……而且不是小型鲨鱼,而是被养在巨大鱼缸里的大型鲨鱼。

    而这还不是最让林渊感觉不可思议的←本次游轮之行住在海景房,那里原本看起来就像个巨大的鱼缸,让林渊感觉完全超过自己认知范围的存在还在前头——

    酒吧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圆柱体鱼缸,在那里,林渊看到了他曾经以为只能在童话故事中看到的东西——人鱼。

    那是一条长度超过两米的大家伙,火红的头发,火红的鱼尾,上身平坦,他或者她很美,美得让人分不出性别。

    那条人鱼的耳后有鳍,鳍也是火红的颜色,鳍和鱼尾的边缘部位大约很薄,当这条人鱼在水中游动起来的时候,他/她的头发、耳后还有鱼尾看起来就像燃烧一样……

    林渊皱起了眉。

    “原来他是真的。”深白忽然在他旁边开口了,然后他又说了下一句:“原来他还在这里。”

    林渊便侧头看了看他:“?”

    “我去弄两杯酒。”深白指了指角落唯一有灯光的地方,那边是吧台:“阿渊你去那边找个座位。”

    这次,深白指的是关着那条人鱼的鱼缸,鱼缸壁上有一圈窄窄的檐,下方还有高脚椅,显然这里是供客人便喝酒边欣赏人鱼用的座位。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同样也是整个酒吧里最明亮的座位,即使有美丽的如此不可思议的人鱼,这一圈位置却仍然是空的。

    林渊坐到了那个鱼缸旁边,就在他入座没多久,深白也端着两杯酒过来了。

    小小的两个子弹杯,杯子顶还燃烧着火焰,红色的,就像鱼缸内人鱼的尾巴。

    “我小时候过来的时候,有一次在五楼待烦了,混在一群大人中间,似乎到了一个很黑暗,很可怕的地方,然后在那个地方的最中央,我看到了一条童话里才有的人鱼,红色的,看不出性别。”

    “我在他前面待了很久,然后,不知道是不是他觉得我在害怕,还在鱼缸里游了好几圈泳给我看,还打了泡泡给我。”深白说着,视线忽然移向前方的人鱼,手掌张开,他比了一个有点奇怪的动作。

    别人不知道,然而水性很好的林渊却是知道:这是喜欢潜水的人经常在水下做得小把戏,利用一些小技巧,使用刚刚那个动作可以在水下发射出一个水圈。

    他这个动作忽然引起了鱼缸里人鱼的注意,他忽然俯冲过来,盯着外面深白的脸许久许久,然后猛地张开口,露出了里面两排利齿,与此同时,他还伸出双手在鱼缸壁上重重的敲击了数下。

    这是一个威慑的动作,绝不是什么友好的表现。

    “他不记得我了,也是,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深白说着,端起那杯还在燃烧的酒一饮而尽,他静静道:“我还以为那是一场梦。”

    林渊很少见到这样的深白,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他……有点孤寂?

    没有问深白想要怎么做,林渊知道深白现在正在思考。

    就这样默默思考了一会儿,深白打了一个响指招呼过来一位侍者,两个人低声说了几句话,稍后,那名侍者点点头走了。

    然后,他们面前的鱼缸内忽然被放进来了一条巨大的鱼……鲨鱼?!林渊瞬间认出了这头大家伙的身份。

    不等林渊为鱼缸里人鱼的安全担心,鱼缸内忽然一片红雾,然后便是更多的红雾。

    是那条人鱼。

    在鲨鱼进入的瞬间迅速游到了对方身边,伸出左手,他狠狠的划破了鲨鱼的背部,然后一把打断了对方的脊椎骨!

    接下来便是异常血腥和残忍的进食画面,整个鱼缸被染成了红色,鲨鱼的残肢在里面浮浮沉沉,然后,连残肢都没有了。

    “哇~”

    “哦!”

    林渊可以听到周围人们发出的细碎的声音,顺着声音望过去,借助鱼缸内的光,林渊看到了其中一些人的表情。

    那是一种……让人看了不太舒服的表情。

    贪婪?嗜血?意味深长?仿佛只是看到了一场滑稽戏,然后为此挑挑眉罢了……

    林渊无法具体形容。

    他皱起了眉。

    然后他便听到旁边深白再次低声道:“我刚刚找侍者点了一条鲨鱼喂他。”

    “他喜欢吃鲨鱼,不喜欢酒吧里人平时喂他的小鱼,这是我当时在旁边观察出来的。”

    “可是他猎杀鲨鱼的样子像是被人看猴戏。”

    “我想让他吃他喜欢的东西,却不想他被人这样看着。”

    “真矛盾。”

    林渊看看他,然后将自己面前那杯还在燃烧的酒推给深白。

    深白一饮而尽。

    “所以,就喂这一条好了。”

    深白说着,从台子旁站了起来:“我们去上面吧。”

    “我今年十八岁了,终于可以去赌场了,你看,我早就把各种赌法都研究过了呢~”

    红色的鱼缸边,深白笑了。

    摸了摸他的头,林渊带头向旁边的楼梯走去。

    七楼一整层全部都是赌场,两个人出示了自己的房卡,免费得到了一笔数目相当大的筹码。

    将自己的筹码推到深白旁边,林渊就在旁边看深白玩。

    一开始输了两局,很快的,深白便开始开始连胜了,不过连胜似乎也没有办法让深白的心情重新好起来,自始至终,他的脸上一直挂着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温文尔雅,看起来亲切却疏离,看起来倒和林渊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有些像了。

    对了,他们还在赌场遇到了明远、雪粒、阿三小姐还有大头。

    “你们怎么在这里?”明远对于在这里见到他们似乎很意外。

    ↑

    看来,饶是警察,也没有办法对这场地下拍卖会进行更深入的调查,连参与拍卖会的客人名单也没法拿到。

    “我们来进行艺术品鉴赏的实践课~”深白笑嘻嘻的替两人答道。

    “……”明远就无语的看着他。

    “真有钱!光是一张邀请函就把上头给我们的经费全部耗光了,之后的拍卖会怎么办都还不知道……我们现在只能六个人挤在一个套房里呢~你们呢?”快言快语,阿三小姐又“剧透”了。

    “我们两个人住一个套房。”林渊只能这么回答她。

    “真好,我们可是六个人挤得双人间呢~就在十三层,虽然离海远了点,不过看看天也是挺好的,听说这条船最棒的房间是传说中的海景房,对了,你知道什么是海景房吗?可不是传统意义上可以从房间看到海的海景房,而是指海水下面的房间!越往下视野越好房价越贵!最下面五层可是天价套房呢……”叽哩哇啦,阿三小姐说了一大串话。

    林渊就沉默的斜了深白一眼。

    “总之,能在这里遇到你们,我心里多少安心了点。”拉住说话像坏了的水龙头一样没完没了的阿三,明远笑了笑。

    可惜他拉的住阿三拉不住其他人——

    “能请我们吃个牛排套餐吗?我们的经费全花完了,想来赌场试试看运气,结果……”雪粒说着,展开了双手——空空如也。

    全输光了。

    林渊:=-=

    林渊抬头看向四人:除了一脸尴尬的明远,其他三人都是一脸期待。

    “四份够吗?”林渊问。

    “六份吧,我们还得给另外两个人带饭回去。”雪粒答道。

    于是,林渊就从深白手中的筹码中拿了一些,推给雪粒让她兑换成钱,买牛排套餐去了。

    不过有了这一出,时间就比较晚了,没有再继续探险下去,他们径直坐电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好吧,林渊现在知道,这里是传说中的“超豪华海景房”了。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拿着书看了起来,然后,看着对面盯着玻璃外看个没完的深白,林渊知道他大概又想起那条人鱼了。

    然后,他便忽然道:

    “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看拍下那条人鱼。”

    “如果你愿意,而且钱够的话。”

    深白便倏地把脸回过来了。

    “那条人鱼的尾巴上有编码,你之前和我说过,船上只要是拍卖品,上面一定会有编码吗?”

    “所以我想他应该也是拍卖品中的一件。”

    作者有话要说:  深白:真的吗?为什么我没有看到编码

    林渊:有的,在他的生殖器口附近

    深白:……阿渊你为什么要看他那里?

    林渊:……

    其实林渊只是看的比较仔细,外加有点好奇人鱼的性别而已。

    抱歉今天更晚了,肚子疼,吃了药睡过头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