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八十七章

    曾经, 林渊以为这个世界非常太平。

    平稳、晴天、一切安好……大概是在他过去的人生中最经常听到的各种词, 而这些词光从字面意义就可以给人“安全”的感觉吧?

    直到他看到“那种东西”。

    然后他自己也有了“那种东西”。

    站在超市里,林渊一边排队等付款一边看着旁边的电视——

    三小姐说过的那件事,隔天就被媒体报道出来了,唔,现在电视里报道的就是。

    其实昨天晚上就报道过了, 不过现在正在进行的这次报道, 受害人数上升到了6名,昨天三小姐和他们说的时候明明才三名。

    就在今天上午, 又有三个女孩子遇害了。

    报道上说这三名女孩子是今天早上发现被害的, 三个人都是死在自己家中,床上,应该是睡梦中死亡,死亡时间又是几乎同时, 这让媒体开始怀疑这是团体作案。

    总之,报道的最后,记者提醒女性最近尽量不要独自外出, 发现可疑人物就报警,而且尽量遮掩自己身上的纹身。

    一边付款,林渊心里想:有用吗?最近三名受害者就是在家中遇害的, 可见“不外出”并不是安全的, 只有早点把凶手抓捕归案才是最终的解决方法。

    不过媒体的提醒终究还是被大众普遍认可了,证据就是宗恒店里骤增的业务量——当然不是纹身,而是洗纹身的业务量。

    今天下午林渊没课, 宗恒立刻打电话请他回店里帮忙了。

    重新进入地铁的时候,林渊发现独自走在外面的单身女子果然少了好多,仅有的几名女子还都穿的很严实,明明是夏天却都穿着长袖的衣服,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

    经过某站的时候,林渊还看到了新鲜出炉的花臂女子——雪粒,她倒是独自一人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的,为了不让衣服遮掩住手臂上的纹身,她还特意只穿了吊带背心。

    林渊:……同样是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

    一个下午,林渊和宗恒一个纹身的活儿也没有接到,倒是洗纹身的活儿接到手软。

    好容易把关店标识挂出去,结果门还没关上,一只手就从外面直接推进来了。

    “看在朋友的份儿上,给我们加会儿班如何?”推门进来的女人是何青青。

    啊……我们周围还是有年轻女孩子的,仔细想何青青不就是吗?看到何青青的第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林渊脑中出现的却是这句话。

    不过何青青没有纹身,她应该不在被害人名单内,林渊又想。

    只是,他刚这么想,何青青就一把把袖子摞了起来,露出了满是夸张花纹的胳膊。

    “?”林渊立刻皱起了眉。

    “怎么回事?你之前不是没有纹身吗?”宗恒走过来,一把抓起了她的胳膊。

    “是没有啦~可是,我前几天不是出去参加了个音乐节吗?我们公司举办的,当时为了增加气氛,我们公司专门聘请了彩绘师给客人纹身,我本来不想弄的,结果公司非要我弄,结果就在胳膊上让人给我画了点。”

    何青青说着,脸上难得露出了为难的表情:“然后这不就洗不掉了吗?怎么洗都洗不掉,我倒不是怕那个什么杀人犯,主要是我妈,一看到我身上有纹身,她就老推着我到浴室洗澡。”

    最后这段话她说的很小声,就林渊和宗恒听得见,林渊朝她身后看了一眼:后面还有好几个女孩子,看年纪都和何青青差不多大,此时都带着点好奇看着他们以及他们身后的纹身店。

    应该是何青青的同事——林渊判定。

    “你们不知道,昨天晚上大半夜的,我忽然感觉胳膊凉飕飕的,几乎吓尿了!结果睁眼一看,我妈正坐在我床头,拿了块湿毛巾给我擦胳膊呢~”这句话说得就更小声了。

    “这是彩绘,不是纹身。”端着何青青的胳膊扫了两眼,宗恒立刻判定出了这花纹的种类,遂一板一眼的纠正她道。

    “哎呀~我是搞不懂什么是纹身什么是彩绘啦~第一我妈不懂,第二,外面的杀人犯也不懂,总之,能不能想点办法把这个去掉?”说完,何青青一脸期待的看向宗恒。

    宗恒:……

    “跟我来。”

    没拒绝就代表可以,完全摸清楚宗恒行为语言的何青青向后勾了勾手指,一群小姑娘便都跟着她进了店。

    一共五个女孩子,都是何青青的同事,也都是在那场音乐会上在身上弄了彩绘,结果弄不掉了。听何青青说认识纹身师,一群小姑娘便都跟过来了。

    “何姐,这是你男朋友吗?哪个是你男朋友啊?天啊!纹身师?好酷的职业!”之前明明还因为身上的纹身担心被杀人犯盯上的问题,一旦等她们坐到店里的椅子上,女孩子们很快又对周围的一切兴趣盎然起来。

    “不是,哪个也不是,那个是纹身师没错,另一个可是未来的警察。”显然被妹子们包围习惯了,何青青有条不紊的应付着她们的问题,还抽空闭目养神起来。

    “哇!警察!也很酷啊!”

    林渊:……

    他觉得他快听不懂“酷”这个词的含义了。

    基本上,比起纹身,妹子们看起来对林渊和宗恒的“本人”更感兴趣,只有一个妹子问了个和纹身还算有点关系的问题:

    “那个,彩绘和纹身有什么区别啊?我看这个彩绘洗不掉,还以为当时那人给我弄的是纹身呢……”

    “现在的彩绘颜料持久性很强,很多永久性彩绘都打着媲美纹身的旗号,不过,彩绘终究是彩绘,不是纹身。”其他和纹身没关系的问题宗恒一概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却中规中矩的回复起来:“纹身会痛,那是在你身上弄出永久性的伤口,彩绘则不会,纹身的颜色时间长了都会变浅,彩绘就更容易掉色了,多永久性的彩绘都会。”

    宗恒回答的很认真。

    大概是他的态度太认真,这让一直以戏谑态度说话的妹子们变得有些不好意思,纹身店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久,才有一个妹子重新开口道:

    “我……被彩绘的时候,确实感觉到疼了,该不会有人偷偷给我纹身了吧?”

    听她这么说,宗恒就当真走过去看了一眼她被“纹身”的部位,然后认真答道:“不是,还是彩绘而已。”

    就是这五个妹子,让林渊和宗恒一直加班到十点,期间叶开和冯蒙回来了,深白回来了,各色的帅哥让妹子们坐在纹身椅上都难以压抑内心的激动,等到最后一个人身上的纹路被洗完,她们甚至还找宗恒预约了:

    “等这个案子的凶手被抓到,我们就过来找你纹身啊~”

    林渊&宗恒:……

    当然,这种时候,时间这么晚的情况下,他们也不能就让这些女孩子这么回去,租了一辆车,两个人分头将女孩子们送回家去了。

    然后——

    第二天,打开早间新闻的时候,林渊一眼就看到了昨天其中一个女孩子的照片。

    她成了今早被发现的三名受害者之一。

    作为昨天最后见到这名女性的两人,林渊和宗恒同时被警方带回了警局。

    “你们两个的名字都属于特殊名单里的档案,一确认立刻转交到我们这里了,说说看,怎么回事?”最终坐到他们对面、穿着警服的人是阿三小姐。

    还有即使在警局也不忘露出花臂、等着被犯人发现的雪粒。

    看了一眼隔壁拒绝在警察局同警察说话的宗恒,林渊只能自己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复述了一遍。

    时间、地点、全部人物、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林渊提供的依旧是完美的口述。

    然后,他看到对面的阿三小姐皱起了细细的眉毛。

    “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林渊沉声问道。

    阿三小姐看了一眼隔壁的雪粒,半晌点点头:“按照你说的,受害人……昨天晚上是洗去纹身后才被你们送回去的,可是……”

    “今天早上她在浴室被发现死亡的时候,身体上却是有纹身的。”

    “不是纹身,是彩绘。”只有像现在这样涉及到原则性问题的时候,宗恒才忍不住在最讨厌的警察局,和警察说话了。

    “不管是彩绘还是纹身,总之,她身上是有东西的。”

    “能让我看看照片吗?”林渊紧接着道。

    阿三小姐沉思半晌,站起身来:“这样好了,我直接带你去看受害人的遗体。”

    “记着,你现在的身份是最后一名见到活着的受害人的证人,以及,未来的警察。”

    说完,阿三小姐带着林渊直接从另外一扇门出去了,经过长长的走廊,她带着他来到了冷冻间。

    一共九具尸体摆在里面,其中,最右侧的三具尸体身上的白布没有被盖上,里面有一具正是林渊他们昨天见过的一名女孩子。

    林渊愣了愣,终于还是走上前去。

    心里最后一丝希望被浇灭——确实是昨天那个女孩子没错。

    昨天那个笑嘻嘻的说等到凶手被抓住、就来找他们纹身的女孩子,如今已经先行被凶手抓住了。

    她的脸色苍白,脖颈和胸口有已经干涸的血迹,伤口位于她的左侧胸部,那是一个手指大的黑洞,就像是被人从侧面射了一枪,然而伤口周围却没有烧灼的痕迹。

    然后,比伤口更加醒目的是她左侧手臂以及胸部的图案,一株藤蔓,中间有一朵盛放的蓝色花朵,伤口的黑洞正是花朵的花心,美丽的图案,鲜红的血迹,苍白冰冷的尸体……三者形成了鲜明对比!

    “是她昨天被洗掉的图案没错。”林渊先是肯定了图案,然后:“不过这个图案确实在昨天被洗掉了,我亲自动的手,不会记错。”

    “可是这个纹身……”阿三小姐上前一步。

    “不,不是纹身,是彩绘。”仿佛和阿三小姐较上劲了一般,宗恒再次开口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别再纠结这两个说法行不行?”阿三小姐有点生气了。

    然而——

    “不。”林渊忽然出声了。

    “宗恒说得对,这个不是纹身,是彩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