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八十六章

    社会学、犯罪学、心理学、法医学、犯罪情报信息分析、侦查学、犯罪现场勘察、预审学……

    各种各样的课程迅速将林渊的生活填满了。

    老实说开学的时候他还思考过万一学得不好, 补考之类的问题, 不过等到实际上课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些课程实践性极强,大概是刚好命中了他的某个关窍吧,学习起来竟是异常轻松。

    ↑

    相对为了考进这里而学习过的其他科目而言。

    每天他还是要花大量时间消化课上的内容,这点他就不得不佩服深白。之前他就知道深白脑子好用,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知道过于浅显, 直到他现在和深白做了同学、每天和他一起上各种课程、一起上的课程结束之后、深白还要赶场似的去隔壁上剩下两个系的课……

    同时兼顾三个系的课程,三个系的课程全部掌握到了最高程度, 在学习力上, 林渊第一次见识到了深白的可怕。

    进入校园生活的林渊,平时的生活依旧规律的可怕:他现在不负责买早点了,这个活儿由叶开接替了——山海镇的短暂假期完全改变了叶开的作息,他现在居然成了早睡早起身体好一族的了, 每天一大早就出发前往学校,他现在每天早上会在学校的操场上运动一会儿,那边的场地更专业, 而且还有专门的武道场,可以进行多种类型的训练,然后他会去寝室洗澡顺便换衣服。

    没错, 就是那个一周只要住一天就可以的寝室。

    据说这条校规是为了加强学生们之间的感情联系, 不过……万一同一间寝室的每名学生每周分别在不同的一天住在寝室呢?那他们岂不是还是遇不到吗?

    事实上林渊他们的寝室目前就是这种情况。

    他和深白被分在了204号房,按理说,房间里应该有四名主人, 可惜,开学到现在,除了深白以外,林渊完全没有见过住在这里的另外两个人。

    按理说,除了周末以外他可是天天回寝室的,有一天还会住在这里,怎么一次室友都没见过呢?

    不过……

    看着浴室地板上一根褐色的头发,林渊想,看来自己的室友还是回来过,一头褐发,头发很短……

    他在自己见过的同学中过滤了一遍,然后发现:这样特征的人似乎太多了。

    没办法,两名室友实在太神秘,除了浴室里这根毛发,竟是一点其他线索也没留给他,房间里干干净净,没有一件室友们的私人物品,没有衣物,没有书籍,没有洗浴用品……一切生活物品统统没有,当然,对方也有可能平时是将这些东西放在私人柜子中的,不过,林渊发觉自己放在浴室里的浴液有一次有减少。

    确切的说是深白放在浴室里的浴液有减少。

    对方使用了深白留在浴室里的浴液,并且留了一张纸条:使用了一下,谢谢。

    =-=

    纸条还是打印的。

    当然,男生寝室,彼此用点对方的浴液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深白当时还回了张纸条:没事,请用←同样打印了一下。

    然后,他们这瓶浴液就会定期减少一点点了。

    这也是另一个证据,证明他们是真的有室友。

    这里必须要提一下林渊为什么这么关注这个室友→当然和他习惯观察的性格有关,不过另外一个原因起到的作用也不可忽视。

    但凡学校,肯定都得有点校园传说之类的不是?

    黝金警察学校也不例外。

    抱着自己的东西、和深白第一次去寝室的时候,林渊就从隔壁寝室的人那里听到了有关黝金警察学校的校园传说,诸如:图书馆半夜的脚步声啦~行政楼无头男传说啦~操场上低头走路的女生……然后,最后一个传说的坐标就是他们所在的寝室。

    “不存在的室友,就是你们那间寝室的传说了。”隔壁203室的男生告诉他们的,说这话的时候,对方的表情异常严肃:“我爸爸就是黝金警察学校毕业的,从我爸开始,我哥、我堂哥、我表哥都是这里毕业的,这个传说从我爸那时候就有了,到我哥哥们上学的时候一直都有。”

    “204室明明不应该住四个人吗?可是,一直以来所有人只见过那里的两个人,另外两个……则从来没有人见过。”

    “然后,到了后面,就连另外两个本来能见到的室友都见不到了……”

    对方深谙讲鬼故事的方法,声音越来越低,气氛也营造的越来越紧张。

    “为什么啊?为什么连另外两个人都不见了?”深白听得津津有味。

    “因为他们强烈要求换寝室了。”后面一个人便面无表情的说。

    “上学期住在这间寝室的人就要求换寝室了,你们做好准备,万一发现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赶紧提申请,我们寝室,还有他们寝室还各自有个空位。”其中一位男同学友情提示道。

    “我想我和阿渊应该没事的。”深白当时笑得云淡风轻好像一点也不害怕,结果住进去的当天晚上便抱着被子站在了林渊的床下:

    “那个……阿渊,我觉得我还是有一点点害怕的……”

    “我们可以申请换寝室。”林渊低声道。

    “不要!现在根本没有两个在同一间寝室的空位了,我们申请换寝室的话一定会换到不同寝室,我才不要申请换寝室。”深白供出了自己的调查结果。

    “……那你要怎么样?”林渊继续平躺。

    眨了眨眼,深白向上递了递自己的被子。

    林渊:……

    往内侧躺了躺,林渊给深白腾出了一块地方。

    不过,深白这个说自己很害怕的人头沾枕头后没超过三秒就睡成死猪了,反倒是林渊一直睁着眼,一直到了凌晨两点左右才睡着。

    灵异事件……林渊是完全不相信的,他更愿意相信那是某种异化能力,不过因为一直一点头绪也没有,他反而倒相当关注自己的另外两名室友。

    每次在寝室的时候都会仔细观察,林渊在一点一点的收集着自己“室友”的各种信息。虽然至今为止得到的线索还很少,不过他依旧在全校范围内尽可能的圈出了符合这些线索的人。

    他负责圈人,然后深白则负责利用电脑技术帮他调出那个人的相关详细资料,两个人至今为止配合默契,合作得相当愉快。

    “我真是服了你们两个了~住在那种寝室还不赶紧搬出来,还有心思和人玩捉迷藏的游戏,要是我的话,早就搬出来了。”说这话的是三小姐,她这次不是自己来,而是带着同事雪粒过来纹身的。

    雪粒,就是那名异化形态为□□的女警,林渊也是这次才知道,雪粒还是他们的学姐,目前黝金警察学校三年级在读,她目前只是特警部的实习生。

    看起来成熟美艳的雪粒其实只是大三学生,而看起来和高中生没什么两样的三小姐反而已经毕业多年,女人的年龄果然不能仅仅依靠脸来判定。

    “反正也没什么影响。”林渊道。

    “没错,不存在的室友,听起来就省心,可惜我是女的,否则我当年肯定主动申请那间寝室。”躺在纹身椅上的雪粒居然认同了林渊的话。

    她已经将外套脱掉了,上身就剩一件紧身吊带背心,这次她要纹的部位是胳膊。

    “确定要纹吗?”看着女人雪白、没有一丝瑕疵的胳臂,宗恒最后一次问她。

    身上没有任何纹身=第一次纹身,这种人纹完之后后悔的几率颇大,事后找他洗纹身的人也很多,所以宗恒每次见到这种人已经习惯多问几遍了。

    “确定,记得,纹得帅气点。”很酷的留下这么一句话,雪粒直接戴上了耳机,然后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无语的看着纹身椅上的女人,宗恒难得愣了愣。

    帅气点?花纹呢?是要花纹还是要文字?什么要求也不提,这是……

    最后还是坐在一边的阿三小姐主动和他说道:“就你身上这样的花纹就挺好,雪粒她对纹身没什么特殊爱好的,这次其实是任务需要。”

    宗恒和林渊看了她一眼,没有人主动开口,毕竟,对方都说了“任务”两个字,谁知道这是不是不能对外人说的机密呢?

    仿佛知道他们在顾虑什么,三小姐笑着摆了摆手:“你们也不是外人啦~告诉你们也没什么,其实我们最近接到了一个案子。”

    “本市连续有年轻女性被绑架后杀害,雪粒是为了伪装成对方的绑架目标,这才想要纹身的。我这不是认识现成的纹身师嘛~就带着她过来找你了。”三小姐解释道。

    “年轻女性……”

    “凶杀案?”林渊看向三小姐。

    三小姐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也不如刚才轻松:“已经发生三起案子了,每次发现的……尸体都是年轻女性,身材高挑,长发,除此之外,每名受害人手臂上都有纹身。”

    “三个人的纹身都不一样,所以在纹身选择上老实说我们也没有头绪。”

    说到这里,三小姐抬起头看向林渊和宗恒:“虽说是三起案子,不过都是最近两天的事,三名受害人几乎同时被发现,我们也是今天一早才接到报案,媒体已经知道了,这案子藏不了多久,你们周围如果有符合这些特征的年轻女孩子,也请提醒她们。”

    他们身边的年轻女孩子?

    他们身边好像还真没什么年轻女孩子。

    虽然如此,林渊他们还是点了点头。

    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宗恒重新坐在纹身椅上,开始专心致志为雪粒绘制纹身。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是昨天废掉的一些 当个片花放出来吧

    “喂!你就是深白吧?二次联考全校第一名的那个?”

    “等等——我之前就听过这个名字,春季联考你是不是名次也超高,全星第一名是不是就叫这个名字?”

    “全星第一名?全星第一名不是去了黝金学院吗?我记得当时电视上还专门报道了哩!”

    别以为警察学校的学生不八卦,相反,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做警察的必须要具备一定的探索精神和情报收集能力,他们甚至比一般人八卦的还厉害~

    这不,第一节班会前,班导只是让所有学生来了一段自我介绍而已,结果整节课上,深白便感觉自己几乎被众人的目光看成筛子了,一下课,“哗啦”一下子,他被人层层包围了。

    “是他没错,我在校园帅哥偷拍网上找到了他的照片,就是他本人。”不等深白自己回答,立刻有同学举着便携电脑上深白的照片替他回答了。

    看着那名留着平头、戴着眼镜、穿着警服、一脸浩然正气却随口将“偷拍”什么的挂在嘴边的男同学,深白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笑。

    “你可真厉害,那现在是推了黝金学院那边的课程只上我们这边的课?还是两边都上?”

    “两边都上……”深白只回答了一句,周围立马又是一阵感慨声。

    “那就更厉害了!”

    “不过,有深这个姓吗?”紧接着,围观人群中的又一个问题来了。

    面对这个从小到大每次被人看到名字后都会提到的问题,深白嘴角挂着微笑,慢条斯理回答道:“有哦,《现代汉语字典》,第3091页……”

    周围立马传来各种各样的翻书声,或者是实体书,或者是电子书,看到其中距离他最近那人手中的书名——《现代汉语字典》,深白脸上的笑立马有点僵硬。

    “第3091页没有深这个姓啊。”距离他最近的那名男同学抬起头对他道。

    “第3090页也没有。”深白左侧的女同学抬头道。

    “报告,第3092页也没有。”深白后面的同学也翻阅完毕。

    深白:……

    这种被一群阿渊包围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有的,《现代海域字典》,古代中文书局出版,总编何泽的那个版本,第345版……的第3091页有这个姓。”

    是林渊,手里将刚刚整理好的课堂笔记收好,他一边说话,一边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

    “哎?真的吗?”

    “好厉害的样子!”

    “这位是……林渊同学吧?林渊同学看起来好博学啊!”

    任由自己被各种羡慕声、赞美声包围,林渊分开众人走到深白身边:

    “该去吃饭了。”

    “哦!对!该去吃饭了。”嘴里说着,深白从容不迫的将自己的东西收好,跟在林渊身后走出了教室。

    不过,他的动作虽然淡定,一举一动都流畅自然,然而心里——

    “呃……阿渊,那个版本的第3091页真的有深这个姓吗?”

    “我之前只是被问得很烦,随后编了一个出处而已,难道误打误撞真的有?”

    嘴里碎碎念着,直到前面的林渊忽然停下来。

    意味深长的看着深白,林渊只说了两个字:

    “你猜。”

    深白:……

    “曾经我以为只有像我这样的人,别人才难以分辨我说的话是真是假,现在看来,更高杆的类型是阿渊这种啊~”

    “面无表情,平时从来不说假话,偶尔一句你猜……啊啊啊啊啊啊~阿渊说的那本词典哪里买的到啊啊啊啊啊啊?!”

    ——摘自·《深白的秘密日记》

    ————————

    对了 明天在下在当当有个直播(掩面,居然……)

    晚上7-8点 指路微博

    最近还在瓶颈期,明天和大家聊天解解压吧!

    么么哒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