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七十九章

    到处都是人!

    人人手中都拿着各种各样食物, 还有酒, 或者亲亲热热的和朋友聊天,或者艰难的穿梭在人群之中,各种各样的食物香味混在一起,交织成了一种说不上来、然而绝对让人食指大动的味道~

    如果不知道这里的实际情况,人们八成以为这里是个多么繁荣的小镇呢!人口这么多~人与人之间是如此熟稔……

    呃, 熟稔是真的, 不过人口多这件事就得打个折扣了。

    因为全镇的人口如今全部挤在商业街上啦→尤其是阿美女青年平时清冷阴暗的纹身店里。

    纹身店里最常闻到的味道被食物的香气取而代之,柜台、纹身椅……但凡能坐人的地方全被摆满了食物、饮料、酒水, 屋子里满满都是人, 没有地方坐,大伙儿就站着聊天儿。

    整个气氛热闹的简直就像庆典一样!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任由阿花婆婆往自己的杯子里倒着酒,林渊低声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抬头看向对面高挑纤瘦的阿美。

    用花臂撑住腰,女青年皱着眉大口喝光了杯中酒,然后没好气道:“还能怎么样?先是老冯说冯蒙要回来, 然后说你也回来,还要带着朋友回来……”

    “我这边明明安排的好好的:车子是现成的,就在车站停车场, 你们到时候直接开车回来就行, 还省得我们过去地方不够坐。结果他们可好——”

    花臂女青年眉间的沟壑一下加深了:“居然要开什么欢迎会!平时的生意都不要做了,一群老头老太太提前一星期就开始准备,还硬拉着我也要我配合!”

    “我已经一星期没有做生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生意做的花臂女青年看起来十分暴躁。

    深白就站在她旁边, 看她生气,立刻乖巧的往她的空杯子斟满啤酒,再次仰脖子一饮而尽,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儿,阿美女青年的眉毛一竖:“准备了一星期也就罢了,欢迎会搞得像样子也成,偏偏这些不中用的老东西——”

    “准备了这么久!就差临门一脚真的欢迎了!彩排的时候明明好好的,实际操作到最后一步的时候竟然都睡着了!!!!!!!!!!”

    手握着酒杯重重的砸在桌面上,阿美女青年怒吼了!

    原本喧闹的房间诡异的安静了一下,现场所有人的视线向阿美女青年的方向飘了一眼,凝视……凝视……

    然后,大伙儿又统一收回了目光,该聊天的聊天,该喝酒的继续喝酒,该吃美食的继续享用美食,仿佛刚才瞬间的安静完全没存在过,场内再次热闹无比。

    深白再次为阿美女青年斟满了美酒,鼻孔哼了一声,阿美女青年继续喝起酒来。

    “唉哟~大伙儿的年纪都不小了嘛~原本想着你们大概三点多就能到了,大晚上的,多适合看烟花啊~就准备了好些烟花。”那边有深白给阿美斟酒,那边,阿美婆婆也在一直给林渊倒酒,不止给林渊倒,她还兼顾给阿海婆婆、叶开、张大爷……轮到点点,她笑眯眯的摸了摸点点的头,然后拿了一个椰子给点点喝。

    椰子是刚从书上采下来的叶子,阿花拿过来,将它并一把砍刀一同交到阿美女青年手上,也不吭声,阿美女青年皱着眉刷刷几下就把叶子削好、末了精准一刀砍在叶子顶,弄出完美一个豁口,至此,阿花女青年的工作完成。依旧笑眯眯,阿花婆婆把椰子从她手上拿过来,插了一个蓝色的小吸管,这才交给了点点,然后,她重新拿起酒瓶,继续为宗恒斟酒。

    “……大伙儿打算的好好的,就是没有料到你们倒的比预计时间晚了点,结果,这不……都撑不住了,就在各自躲藏的地方睡着了……”

    慢悠悠地说着,阿花婆婆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她的年纪虽然大了,然而声音依旧非常柔和好听,听着她说话,好像时间都变慢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缘故,我看到停车场那么漂亮的跑车都脏了,就忍不住把它擦了一遍,这一擦就擦了好几个小时……”站在阿美旁边,深白弱弱地举手解释起来。

    “唉哟!你是个识货的好孩子呀!粉红就是很漂亮的呢~难怪它看起来那么好,我还说是停车场那边雨水频率好,刚好把车洗的那么干净,还说回头把所有车都开过去冲冲看呢……”目光柔和的落在深白的脸蛋儿上,阿花婆婆笑呵呵道。

    深白:=口=!原来这就是传说中梦幻跑车的拥有者!不会开车的阿花婆婆!

    不过得亏了阿花婆婆,其他人总算把事情搞明白了:镇上的人不是故意吓人!只是想要给大家惊喜,结果等的太晚都睡着了,惊喜这才不小心变成了惊吓……

    真、真是普通人脑回路完全想不到的原因啊——叶开等人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回头看看林渊,看到林渊依旧一脸平淡的样子,他们这才明白林渊为什么从头到尾一点惊慌的感觉都没有:敢情,人家早就料到了啊!应该料到了吧?

    由于时间估算错误的缘故,晚上的烟火改到了白天放←虽然暗淡了不少,不过好歹之前还有准备室内彩带弥补了视觉缺陷,再说,大伙儿着实准备了不少烟花,一次根本用不完,索性商量好了回头一起到海边放;

    由于躲藏的位置都有点隐蔽,所以大伙儿昨天晚上即使睡着了也没睡好,所以,庆典一结束,大伙儿就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擦地板的擦地板……将商业街重新打扫的干干净净,小镇居民就一个个哈欠连天的回家睡觉去了。

    说到回家,林渊家显然装不下这许多人,好在还有冯蒙,他家住的偏、地方相对大,叶开、张大爷和点点都跟着冯蒙走了,最后剩下宗恒,却是被阿海婆婆拎走了。

    至于一直为阿美女青年斟酒的乖巧男同学·深白,自然是留在纹身店啦~

    “你睡阿渊的床,让阿渊打地铺。”一句话,阿美女青年把深白的住处搞定了。

    等了一晚上的小镇居民都困了,赶了半宿路的观光客们自然也累了。

    其中自然包括深白。

    他自诩是个“能熬夜”的人,从很小的时候他就有过四天四夜没合眼的经历了。

    这绝不是他唯一一次熬夜的经历。

    疯狂熬夜完全不会影响他的大脑高速运转——这原本就是深白私下有点小骄傲的事。

    然而这一次——

    只是几个小时没睡觉而已,在深白看来根本连熬夜都算不上,然而他却困了。

    山海镇的太阳越升越高了。

    拿着垃圾出去丢垃圾的时候,抬起头,他看到金色的阳光、蔚蓝的天空、大朵大朵的白云……

    深深吸一口气,空气里除了饭菜香以外,还有一种之前他在林渊身上闻到过的、特有的木质香——应该是传说中的黑云树吧?是黑云树的香气吧?深白想。

    高高低低、由于距离太近、几乎房檐相抵的建筑沐浴在阳光下、同时沐浴在阳光下的还有商业街的石头路。

    他这才发现小镇的路面是由小颗小颗的圆石头铺成的,并非常见的石灰色,这些石头是深深浅浅的白。

    然后,他就见到了叼着鱼干儿窝在前面一处房檐上的梨花儿。

    没有“黑雾”的山海镇上,梨花儿是唯一的一抹“黑”。

    按理说,它的存在应该让人觉得异常不和谐,然而……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将鱼干儿捧在两只黑爪之间、时不时舔一口的梨花儿,深白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幕居然无比和谐。

    然后他就忽然困了。

    将垃圾扔到垃圾桶内,深白随便找了个墙根儿蹲下,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眼前日光下的小镇,他的眼皮渐渐耷拉下来,上下眼皮碰到一起的时候,头一歪,他就这么睡着了。

    梦里,他仍然在那个巨大的黑色房间。

    在那黑色的,巨大的房间里,幼小的他蜷缩着。

    房间里有床,他却不敢到床上去。

    因为——

    床那边有“东西”。

    漆黑的,好像童话故事中最扭曲的魔鬼。

    那魔鬼栖息盘踞于床铺旁,黑洞一般的眼睛凝望着他,就那样凝望着他……

    他知道,那东西快要过来吃掉他了。

    等到“那东西”吃完床铺上“睡觉”的人,下一步,就会扑过来,然后吃掉自己。

    于是,幼小的孩子身边的黑暗慢慢凝聚出了形状,他知道,那片黑暗将变成一头更加可怕的“怪物”,赶在那魔鬼扑过来吃掉自己之前,它先吞掉了对方——

    眼睛瞪到极大,小小的孩子眼睛一眨不眨的、一脸沉静的瞄准了对面黑色“魔鬼”,然后——

    “喵喵喵!!!”原本该从黑暗中咆哮而出、与对面“魔鬼”抗衡的“怪物”冲是冲了出去,然而形态却是……

    一只丑丑的狸花猫?

    原本一脸沉静的孩子脸上终于第一次出现了动摇,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等到他再往前望过去的时候,前方的魔鬼也好、巨大的床铺也好……统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刚刚在林渊房间里看过一眼的、对于成年男人来说可能有点窄的单人床。

    幼年状态的深白就愣了一下,下一秒,垫高小短腿、翻到那张单人床上,他心满意足的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这个梦,之前在66章出现过一半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