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七十二章

    “哎呀~哎呀~阿宗和深白也就算了, 阿渊你居然睡午觉, 这可真是太难得啦!”

    林渊是被食物的香气以及叶开的大嗓门弄醒的, 醒过来的时候,他正趴在叶开的床上, 宗恒睡在沙发上, 而深白则是坐在椅子上, 维持着靠墙的姿势睡着了。

    撑起身子看向门口的叶开,林渊皱了皱眉头:“你醒了?还好吗?”

    “一点事没有!别看我人长得瘦,我其实可壮了!我就说只要让我睡一觉, 保准醒过来什么事儿都没有,可不就是这样?”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叶开臭屁道, 随即他皱皱眉, 扯了扯领口:“就是出汗太多, 好臭~得赶快吃饭, 吃晚饭洗澡。”

    “啊啊~我怎么这么饿啊!”说着, 将给其他三人带得午饭放到小桌上, 他打开自己的那份狼吞虎咽起来。

    “别光看时间,看看日期。”抓抓头,宗恒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抓起昨天顺手扔在地上的T恤,他把它重新套在了身上,如此一来,那副慑人的纹身便再次被他遮盖在衣物下了。

    “哎?!天啊!怎么就10号了?今天不应该是9号吗?天啊!我就请了一天假——”叶开被吓了一跳。

    “你昏睡了整整一天, 我们也整整看护你一天,昨天晚上阿宗和阿渊还背你去医院来着。”深白也醒过来了,将裹了一晚上的小毯子收好,他也不客气的过来吃饭了。

    “哎?!哎?!哎!!!!”向来一脸精英相的叶开难得露出了呆傻的表情。

    “你也不用担心请假问题了,由于流感的缘故,学院封院了,冯老师昨天被封在学院里面,都没回来。”一边说着,深白一边给林渊开了一罐啤酒,紧接着又从林渊那边把没有开封的啤酒拿到自己这边。

    “天啊!这次的流感有这么严重?”叶开眨了眨眼。

    “嗯,很严重,医院都住满了,昨天背着你到医院,走廊都躺满了病号,我们就又把你背回来了。”深白没好气的回答他。

    挑了挑眉,叶开忽然得意笑了:“嘿嘿~我的身体果然强壮啊!不住院都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

    宗恒&林渊&深白:……

    彼此对视一眼,三个人什么也没有说。

    吃到七分饱的时候,林渊停下了筷子,打开叶开卧室里的电视看了起来。

    如今黝金市最大的事件就是新型流感,随便打开一个频道,上面报道的全部是流感信息。

    看着屏幕上拍到的各大医院的景象,叶开瞠口结舌:“我觉得幸好昨天医院住满了你们把我带回来了,如果要我住在这些地方,八成现在还昏迷不醒呢!”

    “不过,倒也不用特别担心。”说到这里,叶开吞掉了口中的食物,用筷子指着屏幕,他道:“这里毕竟是黝金市,全星最重要的大都市之一,发生这么大型的流感传播,政府不会坐视不理的,接下来肯定会有应对方法的。”

    叶开说的没错,他的饭刚刚吃完,在场所有人的手机以及还没关掉的电视屏幕上同时收到了一条新信息:

    “各位市民请注意,关于新型流感,新的疫苗和有效针对性药物已经被研发出来,药物现在正在通过飞行器送往各大医院,除此之外,疫苗也在送往各大医院以及街道诊所,请大家在现有位置等待,秉承就近上门治疗的原则,大家将在现有位置接受药物治疗或者疫苗注射……”

    “看!过来来了吧~”将新消息阅读完毕,叶开得意的朝后面的三个人眨了眨眼。

    再次对视一眼,三个人还是没有吭声,和什么也不知道的叶开等普通市民不同,他们却是知道这次的流感没有那么简单,流感是由暗物质引起的,普通的疫苗和药物根本没用,之所以这么快就找到疫苗,靠的肯定也不是普通的医学手段,就在昨天叶开昏迷的这段时间,一定有人做了什么,其实,就拿这次流感本身说吧,发生的也是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规模的“传染”……

    叶开又开了一罐啤酒,宗恒打量着自己的手,而深白则坐在林渊旁边,拿出昨天在图书馆“借”回来的书看了起来……

    四个人各有各的事做,房间里一时除了电视机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倒是没过多久之后,窗外忽然传来了飞行器的声音,四个人便全都集中到阳台上向天空的方向望去——

    是飞的极低的小型飞行器,所有飞行器的外观皆是绿色,上面同时有政府的标识以及警部的标识,除此之外,他们还能看到飞行器下方拖着的大大军绿色包裹,联想到之前新闻里说的,这应该就是护送疫苗和药物到各大医院的飞行器了。

    如果是普通人,比如叶开,看到的大概就是这样激动人心的景象。然而作为异化能力者,无论是深白、林渊还是宗恒,他们看到的景象又与常人不同——

    天空是黑色的。

    淡淡的黑色烟雾从城市的几个角落飘上来,不断的汇聚、汇聚……最后汇集成了一片极大的黑色雾区。

    这些飞行器之所以飞的这么低,或许正是为了躲开那片雾区的缘故?

    “那里有东西。”林渊正在打量那片黑雾,忽然,他听到左边深白低声说道。

    仿佛为了印证深白说的话,那片黑雾开始变化了:

    一部分黑雾变成了爪,一部分黑雾变成了尾,而另一部分黑雾则变成了雾状的鳞片覆盖在前面两者表面,那些从城市各个角落飘集上来的黑雾最终凝成了某种怪兽的下半身形状,然后……

    飞快地向城市的另一个方向飞去?!

    紧接着,林渊就看到有一艘飞行器追逐着它消失的方向而去了,不是之前运送物资的飞行器,而是之前一直隐藏在高空中的飞行器。

    天空中的飞行器数量太多,每一艘开往的方向都不尽相同,这样一来,那艘飞行器的去处也就无人在意了。

    飞行器的效率很好,很快就有人在楼下敲门说上门为大家注射疫苗了。

    “我去开门。”叶开一边说着一边下楼了,留下阳台上的剩下三个人,则一直盯着那艘飞行器消失的方向。

    就在这个时候,深白忽然开口了:

    “是那个人。”

    “?”林渊不解的看向他。

    “那天,图书馆里,那个男人的异化兽,我看到它的时候它正在进食,而它当时正在吞吃的东西……就是刚刚黑雾中出来的东西,像是某种异化兽的下半部分。”

    “……”没有说话,林渊静静地看着深白,等他把话说完。

    “我那个时候以为它吃的大概是一头完整的异化兽,现在想来,它当时吃的应该只是一半。”

    “我们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受伤很重,能把他伤成那样的人,搞不好就是那一半异化兽的主人。”

    “假设两个人两败俱伤的话……另一个人的异化兽只剩下一半,这次的流感搞不好就是他搞出来的,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弄的,不过,通过某种手段让普通人感染暗物质导致的流感,普通人的体内排出暗物质,这些暗物质汇聚在一起,就是那个人修复自己异化兽需要的东西……”

    “这是我的猜想。”

    深白把话说完了。

    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团黑雾和飞行器消失的方向,林渊最后轻轻点了点头。

    由于他们都不是那个系统里的人,所以猜想最终只能是猜想。药物到位,所有人都注射完疫苗之后,在黝金市肆虐了几天的新型流感便飞快的消失了。

    黝金市,这座当前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都市再次回复了他的秩序与平和。

    阿三小姐还抽空过来纹身店报道了,这一次她是过来补纹身的。

    “哎呀呀~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纹身一直都好好的,昨天忽然发现颜色淡了,宗老板,你是不是这次用的墨水不好啊?”熟练的躺在纹身椅上,阿三小姐把胳膊上需要补的纹身露了出来。

    “反正你们也不是外人,给你们稍稍透露一点,这次的流感是异化能力者引起的,和我们这种程度的异能者不同,是更厉害的异能者,还记得你们上次在图书馆遇到的男人吗?这次的流感就是把他打受伤的家伙弄的,把对手打受伤,自己也受了重伤,偷偷养伤也就算了,那家伙居然想到利用暗物质感染普通人,让普通人成为培养皿、繁殖适合他的暗物质出来……啧啧!”

    “不过这次的流感真厉害,我们科的人倒下了一半,看什么看?这次的对手根本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了的,是上面派高手过来处理的,我们科的人除了我以外都被传染了,大家都说我的身体真壮呢!”

    似曾听过的话从阿三嘴里笑着说出来,闻言,宗恒和林渊对视了一眼。

    “还要之前的图案吗?还是想要新图案?”手上的暗物质迅速在口袋中凝聚成纹身枪,宗恒低声问向阿三。

    “就要原来的图案,这次大家都生病,就我没事,总觉得这个纹身图样有点保佑的意思呢~”阿三舒服的躺平。

    保佑?

    确实是保佑的纹身。

    事后林渊曾经问过宗恒,当时是怎么想到那个图案的,宗恒的回答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到那个图案了”。

    据说当时过去给叶开纹身的宗恒是脑中一片空白的。

    据说,在远古时期,纹身最初的含义就是“保护”、“庇佑”,各种图案皆有意义,到了现代,那些远古图文的含义已经渐渐无人知晓,人们改用自己喜欢的图案或者文字纹在身上,然而,就算是这种图文,其实也有庇护的作用。

    比如过世亲友的名字,又比如猛兽图……

    和过去一样,纹身的原始功能其实仍然延续着,只不过能够赋予它们原始功能的人少了。

    宗恒大概很早以前就有了这种能力,只不过自己一直没有发现、也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将这种能力发挥出来而已。

    阿三小姐身上消失的纹身就是一个例子。

    阿三小姐高高兴兴带着新纹身回去了,当天下午,冯蒙也终于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阿美女青年(挖耳朵):最近总是听到有人念叨我的名字,到底是谁这么吵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