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一章

    “他现在已经无法吞咽了, 我把你们昨天买的药给他强灌了下去, 可惜基本上都吐了, 刚刚给他测过一次体温,是39度。”宗恒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 说着, 又拿起体温计给叶开测了一下:“现在……是40度了!”

    “先去医院。”虽然章科长和他们说过没事最好不要去人群密集的地方, 这次的流感恐怕和暗物质有关,一旦得了怕是医院也没有好的解决方法,可是万一叶开得的不是这种流感呢?

    他们立刻租车前往最近的医院, 黝金医院虽然好,可是现在的情形容不得他们花上三倍的时间去那么远的黝金医院了。

    医院的停车场已经全满,门口也挤得到处是车, 他们租的车子根本开不进去, 没有办法, 宗恒索性背着叶开往医院门口跑, 然而真正等他们跑进医院, 他们才发现生病的人竟然那么多!担架和轮椅从他们身边流水一般经过, 还有不少是和他们一样背着病人直接来的!病人的症状几乎都一样!都是满面通红、昏迷不醒、典型的高烧特征!

    “病房已经全满了,走廊里也都是病床,全是流感病人。”深白迅速去里面溜了一圈,然后将看到的情景对林、宗两人道:“送进来也只是抽血化验,然后就是输液,烧到一定程度就使用冰冻疗法。”

    说白了,就是没有对症的治疗方法。

    “而且……”拉着林渊往医院里面走了几步, 深白示意林渊往走廊的方向看。

    正如深白刚刚说过的、病房已经住不下了,好些病人只能或躺或坐在走廊上,如此多的病人聚集在一起,就非常明显了——

    走廊上空,已经变成浓郁的黑色。

    是黑雾。

    极其细微的黑色粉末从病人的口鼻处呼出来,汇聚在一起,升到上空,竟形成了一副如此诡异的景象!

    章科长说的没错,这场流感果然和暗物质有关。

    下意识屏住呼吸,看着越来越黑的走廊,林渊皱眉道:“我们回家,叶开不能住院。”

    照现在这种情况看,住院才是更危险的行为!

    在医院门口走了个过场,他们再次搭车返回了绿房子,到家的时候,叶开的体温已经升到了40.5度。

    这是个很危险的温度了,人体的最高耐受温度差不多也就是41度了。如果叶开的温度再上升……

    “……各位市民请注意,目前新型流感肆虐,大家尽可能不要去人流密集的地方,一旦自己或者家人出现普通感冒的症状,请立刻到医院就医,据悉,本次流感的症状以高烧温度为鉴别方法之一,一旦您或家人的发烧温度达到了41度且持续五小时以上,那么就基本上可以判定为新型流感……”深白打开了电视机,电视机的记者正戴着口罩进行播报,播报背景林渊同样十分熟悉——正是黝金医院。

    林渊的手机这时候忽然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视讯电话,来电人显示是冯蒙。

    林渊接起了电话,冯蒙白花花的身体立刻出现在屏幕上←看背景,这家伙居然正在洗澡!?

    “哎呀~幸好今天叶子和深白没来学校,今天学校有好多学生忽然高烧倒下去了啊~我们办公室的老师也倒下去三分之二,这个病好像传染,下午外面开进来好些车,下车的人有的是穿着一身防护服的医生,更多的人却是警察!”身上打满泡沫,一边揉着头发,冯蒙一边和林渊说话。

    “妈呀~我们剩下的人都在想这是不是某种疫病爆发哩~”

    “你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有没有和其他病人在一起?”林渊问他。

    还有,你就不能洗完澡再打电话吗?至少也不要用视讯电话吧。

    “我?挺好的,我也是这一次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好,阿渊你知道吗?我们办公室倒下去的老师基本上全在我办公室旁边啊!整整一片!就我没事!”

    “还有今天上课的时候,发烧学生最多的班也是我们班的,其他学生也都被隔离了,还是就我没事!”

    说到这儿,冯蒙的声音又多了点忧虑:“天啊~不说不知道,一说……我怎么觉得自己这么可疑呢?”

    “阿渊我不会被医生抓起来去医院做小白鼠吧?”

    冯蒙忧心忡忡道,一边忧心忡忡,他一边打开水龙头冲水了。

    “……”这种时候还有精力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看起来肯定是没事的,林渊放心了。

    好消息是冯蒙平安无事,坏消息是他大概要被关在学校了——警方暂时封锁了黝金学院。

    “别担心我们,你顾好自己,一旦隔离结束也别搭乘地铁回来,租无人驾驶的出租车回家。”在黝金市住了很久,林渊如今也很习惯这里的生活习惯了。

    “嗯~”一边答应着,冯蒙一边冲着头上身上的泡泡,随着水流不断冲拭,他□□的后背逐渐显示在屏幕中,虽然都是男的,不过林渊还是尽量侧过了头不去看屏幕。

    倒是一直在旁边的宗恒忽然出声:“冯蒙,你后背的纹身怎么没了?”

    “哎?”手机屏幕上,冯蒙便吃力的回过头看自己的后背,半晌后他一脸吃惊的看向屏幕,随即跳转过身子,将自己白花花的后背给屏幕另一端的两人看:“真的!真的没了啊!确切的说是掉色!”

    “我就找一个女老师借了瓶浴液,没别的选择,是美白款的,天啊!她这瓶浴液的美白效果这么惊人吗?居然把我从小纹的纹身都洗下去啦!!!!”

    “天啊!那可是林渊的外婆给我纹的!我大病一场的时候给我纹得!超帅!超酷!纹上我的病就好了,我对它可是有很深感情哒!”

    屏幕上冯蒙还在大吼大叫,而屏幕的另一端,林渊则陷入了沉思。

    不再转移视线,他紧紧盯着屏幕上深白的后背,那里还有浅浅一层印子,证明那个纹身曾经存在过,不过,正在渐渐消失……

    冯蒙小时候生过一场重病,外婆那时候给他纹了一个纹身,这件事林渊是知道的,不过冯蒙的纹身具体长什么样、纹在哪儿,林渊就不清楚了。

    山海镇上的人几乎人人都有纹身,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镇上的人认为纹身有“保佑”、“守护”的意思,等等——

    “保佑”?“守护”?

    “说到这里……”宗恒忽然开口:“我身上的纹身也是我小时候生重病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给我纹的。”

    宗恒说着,脱掉了上身的T恤,这样一来,他身上的刺青图案便完整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电话另一端的冯蒙还在说话,不过此时的林渊和宗恒都顾不上他了,最后还是深白拿起了电话,和他道别,然后挂上了电话。

    少了冯蒙的声音,房间里瞬时陷入了一片沉寂,只有叶开痛苦的呼吸声,急促又粗重。

    一时之间,屋内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宗恒身上:那是一片极复杂的图案,面积非常大,从后背到前胸,从左臂到右臂,从被裤子遮住的腰下部位一直蔓延到耳后,这么大面积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纹身。

    根据宗恒所说,这个纹身是他幼年是弄的,那么早的纹身,随着他的成长、身高不断长高……按理说这个纹身应该或多或少会变形,变浅……然而宗恒身上这个纹身完全违背了常理,栩栩如生,颜料饱和,就像刚刚纹上去的一般。

    终于看到宗恒身上完整纹身的瞬间,林渊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这个纹身……和山海镇居民身上的纹身是一种的。

    不知道纹身这种东西有没有流派,如果有的话,毫无疑问,宗恒身上这个纹身就是山海镇流派的。

    外婆……

    林渊只能想到这里,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无暇继续想下去了:宗恒忽然向叶开的方向走过去了!

    在他行走的过程中,林渊看到他周围的“黑雾”忽然开始急剧收拢,向他的右手收拢,直至他周围的黑雾全部消失不见,这个时候,林渊突然发现他的手中多了一个纹身器。

    纯黑色的纹身器。

    形态还不太固定,飘飘忽忽的,然而那确实是个纹身器的形状没错。

    宗恒就这样走到叶开睡着的床边,一把扒下他汗湿的衣服,将他翻了个身,然后,执起右手上的纹身器,竟然就这么在他背上描画起来?!

    宗恒在叶开背上画了一个古怪的图案,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个图案有点眼熟,有点像是宗恒自己身上纹身的局部,没有颜料,那个图案是宗恒用自身汇集的暗物质画入叶开的皮肤的。

    这个图案没有宗恒自己身上的大,只有巴掌大而已,当宗恒拿着纹身器的手离开叶开的后背时,林渊看到叶开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他的挣扎是那样激烈,手背、脖颈乃至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他的脖子一梗,头高高的抬了起来,嘴巴顺势张开,一股黑雾就这样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随即,汇入了宗恒右手上的纹身器,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

    宗恒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纹身器,然后身子一歪,就这么晕倒了。

    一个箭步冲过去,林渊赶在宗恒倒地之前接住了他,和深白一起将他安置到旁边的沙发上,他和深白两个人,一个负责看着叶开,一个则负责看着宗恒。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宗恒还好,他看起来只是累了而已,倒是叶开,脸上不正常的红润慢慢退去,身上的温度也一点点降下来,到了凌晨的时候,林渊再次给他测量体温,发现他的体温居然已经恢复正常。

    这是……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总觉得最近写的内容有点沉重

    =-=

    要赶紧写过去这一部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