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四十七章

    第二天, 深白醒过来, 习惯性的想要练习一下“鲤鱼打挺”的时候, 他及时想起了这里是林渊的床。于是,他立刻乖巧的向林渊的方向滚过去了……

    滚啊~滚啊~却——

    差点从床的另一边跌下去?!

    猛地睁开眼睛, 深白这才发现林渊没在床上。

    一把撑住床支起身子, 深白四下望了望:哎?林渊人呢?

    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 并非特指林渊的房间,而是整个绿房子,深白看了眼睡前塞在枕头下的腕表——现在的时间, 凌晨五点四十六分。

    这个时间……应该还没到林渊起床的时间,那……林渊会到哪里去呢?

    深白从床上爬了起来。

    和摩天大楼顶楼的自己的公寓不同,这里的清晨……水汽很浓。

    房间里仿佛有雾, 空气都因为水汽变得粘稠, 呼吸间尽是水的味道。

    不难闻, 带着河边的青草香和类似水藻的淡淡腥气。

    不过……河边的清晨都是这样的吗?

    屋子里都有雾, 雾气还大到连房间里的摆设都有点看不清的地步, 这、这……

    深白站了起来。

    □□的脚碰触到地板的时候, 他为地板的滑腻皱了皱眉。

    地板上也是一层薄薄的水珠。

    是因为阿渊昨晚睡觉前开窗的缘故吗?

    心里这么想着,深白自然而然的向阳台的方向走过去了。

    那边的雾气更重。

    白茫茫的,凝重的,每次呼吸都是在吸水的感觉。

    今天是大雾天吗?黝金市真的很少有大雾的天气,毕竟这里是大都市,天气都有专门的天气系统调节干涉的。

    太阳还没有升起,周围还有些暗, 整体看来,是深白色和深蓝色混合在一起的感觉。

    唔~刚刚的形容词居然用上了自己的名字!

    深白挑了挑眉,他的视线下移,移动到河边位置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个身影。

    水雾这么大,天色又不算亮,那个身影若隐若现的,然而,深白心里却立刻浮现了那个人的名字:

    哎?是阿渊咩?

    这么早,又是大雾天,阿渊在河边做什么?

    深白原本想大叫一声林渊的名字的,不过想想周围这么安静,其他人都在睡觉,这么喊了,喊得又是阿渊的名字,日后阿渊八成不太好作人,这么想着,深白乖乖闭着嘴巴,然后撒丫子向楼下跑去。

    他一直跑到了一楼、宗恒的院子里,这里算是公共区域,虽然平时压根没人来,可是从室内通往院子里的门倒是一直都开着的,穿过杂草丛生的院子,围墙的角落有个小门,门外面就是河边了。

    推开门,深白继续往前走。

    这里的草很长了,每走一步都发出草叶摩挲长裤的沙沙声响,草叶上的水来不及落下就沾在了深白的裤子上,在他的裤子上晕出深深的一块。

    深白走的不慢,很快的,他就站在河边唯一的那人身后了。

    “阿渊。”深白小声叫了一声。

    然后,河边那人就回过头来。

    正是林渊。

    不过,此时此刻深白却并看不清他的表情,水汽太大了,即使这么近的距离,两人之间仍然有浓厚的白雾。

    “阿渊,这么早,你在这里做什么?”沙沙沙的,踩着厚厚的草甸,深白走到林渊身边了,他这才发现林渊并非直接坐在河边的,他的屁股下面有个……奇怪的小凳子,然后林渊也并不是对着河水发呆,他的手里持着一根长长的杆子,然后杆子的尽头有一根细细的长线,长线的另一端消失在水中。

    这是……

    “钓鱼。”林渊淡淡道。

    “这……这么早……怎么出来钓鱼啊?”也不知道为什么,深白发现自己说话情不自禁小心翼翼了起来,猫在林渊身边,他的目光落在林渊持钓竿的手上。

    那是一支一看就是男人的手,有点干燥,看起来就很坚实有力的感觉。

    在粗糙钓竿的陪衬下,林渊的手看起来格外白。

    “半夜醒过来,忽然想钓鱼了。”林渊道。

    好吧,这个理由听起来……真的完全无法挑剔。

    可是……半夜?

    深白想起了自己昨晚的经历。

    阿渊该不会……看到什么了吧?

    想到这里,他歪头看向林渊,更加小心翼翼的问:“阿渊几点醒的啊?现在不困吗?为什么醒的这么早,莫非……外面有什么动静吗?”

    林渊就低头看了他一眼。

    “四点多吧,不是因为外面有动静。”说到这里,林渊停顿了一下:“是因为太安静了。”

    “我就起来了,走到阳台上看到外面河水的时候,忽然……”

    “忽然怎么啦?”深白眨着眼问。

    “忽然就很想钓鱼了。”

    “……”好吧,临时起意——看来也是阿渊隐藏属性的一条了,心里想着,深白歪了歪头。

    不过,四点多的时候,自己应该已经回来了,而阿渊也说是因为外面太安静醒来的,那么……阿渊应该什么也没有看到或者听到吧?

    应该……吧?

    不得不说,阿渊这个人,深白觉得自己一眼完全无法看透,两眼不行,多看几眼仍然不能!

    “好吧,阿渊,你以前很擅长钓鱼吗?我看这个钓竿不像是外面买的,倒像是手作的?还有这个椅子,好奇特的椅子啊~”没话找话,就是深白现在的状态。

    “不擅长,是我自己临时做的,椅子也是,还有,这个椅子不叫椅子,叫马扎。”言简意赅,依照顺序全部回答一遍——这是标准的林渊式回答。

    呃……好吧,又一条聊天的路被截断了——深白抓了抓头毛,低下头,他看到了一个坑……唔……一个装满水的坑。

    这个坑还有点隐秘的,上面还盖着草编的盖子。

    “这又是什么?”想到就问,他直接问林渊了。

    “水桶,水桶不好做,就临时挖了个坑。”

    “……”好吧,又规矩又变通性极强,阿渊真是个复杂的男子!

    “这个想法蛮不错啊~”一边称赞着,深白向水坑里伸出手去:“让我看看阿渊的收获,一共有多少鱼啦……”

    “那个……”林渊瞥瞥他,似乎正要说什么,可是深白的手太快,已经摸进水坑了。

    滑腻腻的触感,深白的手闪电一般的缩了回来,一脸惊愕的看向林渊,深白颤巍巍的问道:“那、那……里面是什么?”

    “没有钓到鱼,倒是抓到了好几只青蛙,刚才还想问你怕不怕青蛙的。”可惜你的手太快,我的话还没说完你就已经摸到了。

    ↑

    后面的话林渊没有说出来,不过深白已经从他的表情上读懂了。

    “怕、我想是怕的……”深白就哆哆嗦嗦的说。

    “……”看也看懂啦←仍然没有说话,林渊用表情回复他。

    深白手缩回来的时候没有盖上林渊给这个临时“水桶”编制的草盖子,里面的青蛙便一只一只跳出来了,在深白畏惧的注视下,林渊索性拉开盖子,徒手从里面将剩下的青蛙抓出来,放生了。

    徒手!阿渊真猛!

    “这样可以吗?”终究还是自己引起的,深白又问。

    “早晚也是要放掉的,青蛙是好的。”林渊道。

    看到深白抱着肩膀一副很冷的样子,他从身上脱下一件衬衫,扔到了深白头上。

    嘴巴张了张,深白到底没拒绝,披上带着林渊味道的衬衫,他继续猫在林渊身边。

    两个人又钓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的鱼,太阳终于升起了,刚才梦境一般的白雾迅速的散去,就在林渊决定收杆回家的时候,不想,收回来的吊钩上却有一条小鱼。

    非常非常小,大概只有男人食指肚的长度吧?

    小心翼翼的将这条倒霉的小家伙从吊钩上弄掉,林渊抡起手臂,轻轻一扔,将这条小鱼重新扔回了河流之中。

    然后,和深白一起,两个人一前一后,踩着软软的草甸,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去了。

    仿佛之前钓鱼的经历真的就是白雾之中两人共同经历的一个梦境,此时,太阳一出,两个人一同梦醒了。

    然而被雾水湿透的衣物紧紧贴在身上,到底让深白感到那个梦境带来的寒意还留在身上。

    林渊带着他出去跑了一圈步,在熟悉的早餐店喝了一碗热热的豆浆,一头大汗一出,出门又晒了一路早上灿烂的太阳光。

    深白这才彻底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写到这里是一个段落,今天就写这么多啦

    么么哒

    下午太忙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