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四十五章

    林渊在黝金市的生活正式开始了。

    该怎么说呢~之前他虽然也是住在黝金市, 可是心里老想着很快就回去, 而如今, 他心里却已经做好准备,要在这里比较长久的居住一段时间了。

    白天做纹身师兼职上班, 下午到晚上则是去上补习班, 补习班下课早的日子还要回来跳广场舞, 回来还有饮酒会,emmmmm……可以说,直到现在, 林渊的生活总有点年轻人的样子了←如果跳广场舞也算年轻人生活的方式的话啦~

    上班生活自然是很顺利的,林渊的技术很过硬;然而补习生涯嘛~除了上补习班的第一天被当做老师这件事闹了点小乌龙以外,也没什么问题。

    呃……如果每次小测试都不合格不算问题的话……

    从小到大没有考过第一以外的成绩、可想而知所读的班级也都是最棒的班级、在这种班级里、想当然根本见不到林渊这样的存在……深白看着林渊的成绩单目瞪口呆。

    明明……明明阿渊上课的时候十分认真听讲啊!!!!!!!!

    注意力超级集中!一脸严肃!长得也一脸聪明的样子, 怎么、怎么……

    “阿渊就是这样啦~从小到大, 怎么看都是聪明人啊~办事也能立刻抓到要领, 可是就是学习不行, 而且, 他一上课就犯困, 你上课的时候,如果看到他一脸注意力集中、用力看着老师的时候,记得偷偷戳戳他,他一定是睁着眼睛又睡着了啦~”最后,还是林渊的青梅竹马——冯蒙老师一语道破天机。

    深白:囧!!!

    原来,阿渊你那是在上课打瞌睡吗!!!!

    端正的坐在桌子旁,一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考卷, 林渊一脸严肃认真。

    然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开夸张的笑了出来,大概是他的笑声太魔性太有蛊惑性了,先是冯蒙笑了出来,宗恒也不小心勾起了嘴角,最后……

    深白也笑了。

    能够发现一个几乎完美无缺的男人的弱点……仔细想想,还蛮有成就感的。尤其是他已经进入社会,彻底把自己的弱点完全隐藏起来之后——

    “没错啦~阿渊就是班里坐在最后一排,长得很帅,好多女生偷偷看他,运动能力也很好,男生都很崇拜他,然而一上课就打瞌睡,偶尔还会流口水的那种冷酷帅哥学生啦~”心情很好的,冯蒙又偷偷透露了点林渊之前的黑历史。

    任由室友们谈论着自己的过去,林渊只是认真地看着自己的试卷,看一眼自己的试卷,然后再看一眼旁边深白的试卷,皱皱眉,他举起手遮在嘴边,无声无息的又打了个哈欠。

    糟糕——阿渊这是又困了!

    一直坐在旁边观察着林渊的表情,见状,深白赶紧凑了过去,轻声轻语的询问着林渊哪里不太懂,然后给他讲解了起来。

    另外三个人喝着酒,这边的两人则对着考卷用功,五个人做的事情不尽相同,然而……

    还挺和谐的~

    “别说,幸好是深白和阿渊一起上课,否则……阿渊这补习班搞不好上了也白上啊~”最后冯蒙不由得又感慨起来。

    “我当年读书的时候成绩还可以,不过主要是文科分数高,理科其实也就那样,叶子的情况和我差不多,而阿宗……”冯蒙看了一眼旁边的宗恒:宗恒像是在听旁边深白给林渊讲课,不过,这位一边听一边打哈欠,显然,是和林渊一类型的坏学生。

    深白显然是个好老师←当然,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虽然在同学面前表现的亲切又友好,可是深白平时也绝对不可能这样一道一道题的耐心给别人讲解的。

    不得不说,脑子聪明的人,脑子里的结构大概都是和别人不同的,深白给林渊讲解一道题的同时,往往把和这道题相关的知识点也会带一下,他的脑中有一个完整的结构,这个结构非常复杂,然而他讲解给林渊的时候,是居高临下从上到下的讲解的,而且他还有耐心,起码对林渊非常有耐心,一旦发现林渊有听不懂的表情,不用林渊问,他便主动换一种方法再讲解一遍,一种不行再换一种,反正,他脑中的金字塔是已经完整建立好的,条条大路通罗马,他可以选择无数条路,通往同一个终点。

    就像冯蒙说的:林渊其实不笨,甚至还是个聪明人,学习上之所以这么迟钝,其实只是有一层纸没有捅透而已,毕竟小镇上的师资力量有限,老师也不可能为了他一人独独把一个问题剖析透彻,用各种力量讲解,久而久之,知识结构上的漏洞越来越多,到后面就越来越听不懂,对学习也就越来越厌恶了……

    看着试卷上的考题,各种陌生又复杂的符号在他眼中第一次如此容易理解,林渊忽然对自己未来四年可以继续留在黝金市有了一点信心。

    “懂了吗?”深白的脸从旁边探过来。

    点点头,林渊道:“懂了。”

    “好!那我们开始第二道题的讲解啊!”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讲解一道题就费了多少时间,笑嘻嘻的,将下方的用完的草稿纸翻篇,深白斗志昂扬。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讲一个提问,将所有试卷上的题目都讲完的时候,桌上另外三个人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倒在桌面上,睡着了。

    不知不觉,已经夜深人静了。

    林渊就站起来,将睡着的三个人打横抱起来,分别送回他们自己的房间。

    打了个哈欠,深白见状赶紧站起来,他想帮忙搬一个的,无奈,不知道是不是叶开太沉的缘故,他、他没搬动。

    “你去收拾一下酒瓶,然后上去睡吧。”轻而易举的将叶开抱了起来,林渊用下巴示意一下楼上自己的房间,低声道。

    眨了眨眼,这、这是可以留宿的意思吗?

    最后用力看了林渊怀里的叶开一眼,深白最终乖巧的去收拾啤酒瓶了,等到林渊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把被窝都暖好了。

    拍拍旁边温热的被窝,深白示意林渊可以立刻上来了。

    林渊:……其实,现在是初夏的天气,挺热的……

    房间里没有空调,两个大老爷们也不用怕风吹、对面又没有正对的窗户,林渊是把阳台上的窗户打开睡得。

    大概是用脑过度的缘故,林渊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这个夜晚的梦里,他没有听到“喵喵喵”的声音,因为“喵喵喵”的主人就睡在他身边吧?

    然而深白却许久都没睡着。

    一开始是兴奋,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兴奋。

    再然后,林渊的呼吸声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说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在有意识的情况下和人共享一张床。

    当然,第一次无意识的情况下和人共享一张床也是和林渊,只是那时候他太累了,一点感觉也没有,远不如现在这样,无比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身边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尤其林渊的这张床并不大。

    每一次呼吸,他都可以嗅到林渊的味道。

    这绝对不是说林渊身上有汗臭味啦~相反,林渊身上总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不知道是不是生活规律又自制的人都是这样←这样的人,深白至今就认识林渊一个,林渊的身上几乎没有任何味道,不使用任何香水,就算沾到什么味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味道在林渊身上散开的格外快,如果硬要说林渊身上有什么味道的话,大概是海的味道,以及一种奇妙的香味,像是花香,又像是木头的香味,不属于任何一种香水,让人闻到之后仿佛整个人都平和下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味道的缘故,深白觉得自从认识林渊之后,自己的精神状况变得格外稳定。

    当然,其实他本来精神状况就很稳定,只不过偶尔、只是偶尔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会被一种潜伏在身体内部、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的黑暗情绪压倒,淹没……

    装作不经意的翻了个身,又装作不经意的滚了滚,深白将头滚到了林渊的脖子附近。

    温热的,好闻的味道……

    他慢慢呼吸着,生怕自己的呼吸干扰了林渊的睡眠。

    渐渐地,他的呼吸应和上了林渊的呼吸声,两个人以同样的频率呼吸的时候,深白总算有点睡意了。

    不过,大概也是因为两个人呼吸频率一致的缘故,就这样又过了一会儿,深白忽然觉得自己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声,亦听不到林渊的呼吸声。

    他知道林渊就在自己身边,然而无声又无息,整个世界都无声无息……

    等等——

    为什么如此安静?!

    林渊睡前开了窗,窗外就是河流,之前明明是有蛙鸣声的,怎么如今全然听不见?

    太安静了!

    不对!

    瞌睡的眼睛忽然清醒的睁开,深白从林渊身侧坐了起来。

    将脚步声压到最低,他走到阳台上,向外面的黑夜望进去。

    就在他出来没多久,楼下,一楼的阳台忽然亮起灯来。

    是宗恒,一定是宗恒也发现了什么,他也醒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过渡过渡过渡~

    咳咳,在下总觉得,要想做点啥,先得稳定下来,于是,阿渊就找了工作,学习也勉勉强强搞好了

    林渊:=_=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