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四十一章

    一开始只是黑雾而已。

    脑子里想到了黑猫, 那些黑雾便真的变成了一只类似黑猫的怪物。

    没错, 是怪物。

    没有眼睛, 勉强看得出猫一般的四肢与周围的黑雾撕扯黏连着,狰狞着, 挣扎着, 它向自己的方向咬开一张黑雾般的嘴, 仿佛咆哮。

    没有眼睛,形态飘忽不定,那玩意儿是彻头彻尾的怪物。

    最初的时候只是偶尔可以看得到, 每当其他人离去、周围只剩下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无边无际的黑暗便从四面八方涌入,而那怪物则开始探头探脑。

    再到后来一点, 就经常看得到了。

    上课时候的桌椅旁边, 游泳课时候的泳池内, 吃饭时的饭桌上, 去看心理医生时对方的头顶, 夜里熄灯后的被子上——

    它如影随形。

    那东西只有深白一个人看得到, 其他的人都看不见。

    哦……也不能这么说,小孩子似乎是很敏感的,深白有个妹妹,继母生的妹妹,一开始他还很期待看到那个小孩子的,结果,第一次见面, 那孩子就哭个没完。

    从此深白就被禁止和对方见面了。

    深白并没有特别伤心,他甚至还仔细分析了一下,最终,他将原因归结于当时站在他头顶的“那东西”身上。

    也大概是因为这个缘故,上初中以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东西的存在隐隐被感知的缘故,深白的人缘并不太好。

    好吧,是很不好。

    并不是说被欺负什么的,严格上来说其他人还都很害怕他。

    因为害怕,所以根本没有人接近他。

    没有玩伴一起玩,他就只好玩一些一个人也能玩的游戏,比如电脑游戏,比如手工,比如读书。

    年纪还很小的深白就读了很多书了,有些书一开始他不理解,不过多读了一些之后,他倒也懂了不少只有大人才懂的东西。

    深白并不觉得“大人”这种存在代表了苍老和倚老卖老,相反,他读了很多“大人”写得书,有哲学书,有散文和诗歌,那里,那些大人总结了很多年长之后才懂得的经验和道理,深白觉得自己获益无穷。

    所以,他懂得了继母为什么不让自己接近她的孩子,懂得了父亲为什么让自己独自一个人居住,懂得了学校的同学为什么害怕自己,他知道他们的苦衷。

    同样,他也从各种书中懂得了什么样的人才是受欢迎的人,为了让自己生活的更加舒适一些,他不介意付出小小的努力,让自己“受欢迎”一点。

    这对他来说原本也不是难事^_^

    他和“那东西”逐渐可以完美共处了。

    有的时候他会思考,一开始的他应该是害怕那玩意儿的吧?应该吧?他没有太深刻的印象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深白不太清楚什么样的情绪可以定义为“害怕”。

    他可以装作害怕的样子,然而内心并无一丝波澜。

    他只是觉得那玩意儿很丑而已,即使后来为了照顾一下自己的感观,让那玩意儿长出了眼睛,牙齿,尾巴也精心设计了长度,然而那玩意真实的模样早就印在了深白心中,他完全感受不到“那玩意儿”的可爱。

    即使“那玩意儿”开始能帮点忙、做点事儿了,仍然不觉得。

    这东西对于他来说……算是身体的一部分?

    Emmmmm……这样说似乎有点奇怪,可是似乎这样定义更精准。

    他对弄清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并没有兴趣。

    对于从去年开始埋伏在自己周围的那群人也没有丝毫兴趣。

    他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太好,可是没有办法啊~

    这个世界上,大概总有一些人天生就对任何事情都无感的,他应该也不会是唯一的一个,对吧?

    只是无聊而已。

    这样的生活很无聊,想到未来不知道多少年还将过着这样的生活,就更加觉得无聊。

    有一本小说上说:会觉得生活无聊,只是因为还没有遇到那个让你觉得不无聊的人。

    当时,深白对这句话并没有什么深刻的感触,直到最近一段时间,他忽然觉得那句话说的不无道理。

    他似乎等到了,那个让他觉得不无聊的人。

    饱饱的睡了一个晚上,深白现在在和林渊一起共进早餐。

    早晨和别人一起吃饭这件事并不是第一次,然而当一起吃饭的人变成林渊时,深白总觉得早饭都变成一件令人期待的事了。

    天知道都是自己平时经常点的早饭啊~吃到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了有木有?

    然而,当他把这些自己吃惯了的早饭摆在林渊面前,仔细观察林渊的表情,心里判断林渊心里是喜欢、讨厌还是一般般的时候,这些早点都成了他的小乐子~

    “这么多只猫,你平时怎么叫它们?”吃着吃着,林渊忽然冒出一句话来。

    “哎?”错不及防的问题,深白一下子愣住了。

    好吧,阿渊就是这个样子捏~老是问一些人家计划外的问题~这个~这个~这个也很让人喜欢啦~

    大口吃了一口粥,深白摇摇头:“完全没有名字耶~”

    “……也是,这么多只猫,全取名也是麻烦。”林渊说完,低下头继续吃早饭,不过,他很快又抬起头:“上次过来的时候还只有两只,怎么一下子变成这么多了?”

    “呃……有的是上次那两只生的,还有的是……”深白思考了一下:“是我在路边捡的。”

    他找了一个蛮通用的理由。

    林渊就看了一眼他,然后又看了一眼餐桌周围或滚或卧或睡觉的小黑猫:“我们那儿的流浪猫都是橘色的或者三花。”

    “哎?”怎么每次都感觉自己……追不上阿渊的思路?!深白又愣了愣。

    “黝金市的流浪猫是黑的。”林渊补充道。

    深白:……不愧是阿渊,连路边的流浪猫的毛色……都要总结一下吗?以及……自己要考虑给一部分猫换个花色吗?三花儿……橘猫……这个……这个他之前完全没有尝试过耶!

    还有阿渊原来喜欢肥猫吗!!!!!!?????????

    嘴里含着一把叉子,深白陷入了认真地思考。

    直到一只温热的手指敲了敲他的脸颊,下意识的一松,嘴里的叉子便被拿出去了。

    是林渊。

    长长的手臂伸过来,将叉子放在他面前的盘子上,然后又离开了。

    “不要含着叉子,我们镇上就有发生过老人含着叉子看电视,结果被叉子刺伤的事。”用搅拌勺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林渊淡淡道。

    “哎?!”深白的眼睛瞬间瞪大。

    “那名老人是独居,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晕倒,被邻居发现的时候,邻居还以为是谋杀案,火速报了警,我们整个警局除了局长都出动了。”

    “哎哎?!”

    “做了好多笔录,又做了好多排查工作,直到老人醒了,才知道根本不是谋杀。”

    “……”深白……深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我以后一定不含叉子了,免得不小心以外,给你们带来麻烦……”最后,他只能弱弱地表了一下决心。

    喝了一口咖啡,吞咽,林渊再次开口:“确实不再做这种危险行为比较好,不过——”

    “我刚刚想说的却不是这个。”

    呃!阿渊你说刚刚那件事件原来不是为了教育我吗!!!!!深白觉得自己再次在林渊的大脑逻辑中迷路了!

    完全猜不到林渊的想法,又不能习惯性的含着叉子,深白最终只能双手抱住了面前的咖啡杯,眼巴巴的看向林渊,等着林渊自个儿宣布答案。

    林渊却完全不懂深白的紧张,只是慢条斯理又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才道:“那时候我已经工作三年了,也就是说,做小镇治安官的工作已经三年了,还是小队长,可是——”

    “做了那么多无用的工作,最后还是靠居民自己醒来说出的真正答案,老实说,当时我并不觉得这件事好笑,而是觉得自己无能。”

    “真正的警察,应该能够更有条理的排查,这样才能节约时间,节约人力财力,当时做的很多工作……其实后来想想都是很浪费的。”

    林渊说着,放下了杯子:“虽然山海镇是平静,是个和平的镇子,可是我不认为这种和平可以构成我懈怠的理由。”

    “那天,深白你对那名警察说《案件归属权管理法》的相关条例时很帅,如果不是你,我大概……”

    林渊停顿了片刻,就在深白以为他会说点什么的时候,林渊直接将这一段直接略过,继续道:“后来我就想,我需要学习的东西果然很多。”

    “昨天,黛拉医生问我有没有时间上三次药的时候,我其实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来之前,局长和外婆其实都和我说过,要我考虑在这边上真正的警察学校,通过考试,成为真正的警察,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犹豫,直到昨天……”

    心脏砰砰跳着,这样平淡的说着自己未来计划的林渊看起来有魅力极了,第一次在林渊的大脑逻辑中没有迷路,深白预感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而这个预感……简直让人激动!

    深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林渊。

    而林渊则平静的和他对视:“我想,我会和山海镇的上司打一份报告,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通过考试,成为正式的警察。”

    “噢耶!这个决定很棒耶!!!!”深白立刻跳起来欢呼~

    “不过——”紧接着,话题一转,林渊低下头去,摸了摸鼻子,半晌再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更低沉了一些。

    就在深白以为他即将说出什么不好开口的话的时候——

    “我……学生时期学习就不太好,考试对我来说很难,即使可以靠过去的功绩抵掉一些分数,可是……我想我还是得报个补习班,这种事,我想咨询一下深白,听说你是今年的大一新生,我想或许你对补习班还不太陌生……”

    害羞的承认自己弱点的阿渊真是……太、可、爱、啦~

    原本伸着胳膊正在欢呼的深白有点看傻了眼。

    可是——

    补习班什么的……深白表示自己从来没有上过啊啊啊啊啊啊!从小到大没有拿过第一名以外的名次,补习班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完全形同虚设啊!

    然、而——

    阿渊既然有需要的话,补习班这个东西就绝对有存在的必要啊!

    用力拍拍不算宽厚的胸膛,深白立刻大包大揽了:“补习班什么的,我最熟悉啦!阿渊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让你考上警察大学!”

    “嗯,拜托了。”

    “放心放心~交给我,你算拜托对人啦!(●><●)”

    作者有话要说:  交给深白,阿渊你算拜托“错”人啦~

    =-=

    ————————————

    阿美给林渊写邮件:你这个坏孩子!以后不要再寄广场舞视频过来拉!

    阿海(删去,重打):你这个好孩子,以后要多多的寄广场舞视频来哦!要最流行的,落伍的不要!

    阿花(笑眯眯的)附上阿美女青年领舞的照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