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三十九章

    “天啊!今天早上一上班系长就找我了, 告诉我学生作业被盗事件的犯人已经找到, 当时我虽然很高兴, 可是……”

    “原来抓到犯人的人是阿渊你啊!呃……还有深白同学!”双手抱着失而复得的学生习作,冯蒙抬起头来, 两眼亮晶晶的看向林渊和深白。

    真像泰迪——强忍住想去摸摸对方脑袋的冲动, 林渊没有说话。

    “喂!冯老师, 我的名字好像是临时加上去的啊!”反倒是深白说话了,他的语气有点委屈有点抱怨,不过脸上笑嘻嘻的, 显然,没把这件事当事儿。

    “哎呀哎呀~别那么较真嘛~”冯蒙也没把这件事当事儿,被人发现索性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说实话, 早上知道这件事的时候, 我虽然高兴, 不过也有点莫名其妙, 毕竟……”

    说着, 他装模作样的左右望望, 然后朝深白招招手,深白配合的凑过去,两个人就说起悄悄话来——

    “我想着,东西被偷的时候,无论是系长也好,还是后来叫过来的警察也好,都不把这件事当个案子, 我总觉得他们其实更多是怀疑我把学生作业弄丢了的说~这不,心里有点憋屈,刚好阿渊又过来,我这才把阿渊叫过来的。”

    “叫的好!”因为冯蒙说得小声,深白这声叫好也是压低了声音说的。

    “对吧对吧?”冯蒙就得意道:“我这件事,根本连立案都没立成,这种情况下,警方怎么可能好好调查呢?所以说啊,这件事之所以解决的这么快,肯定是阿渊出手了!”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说完,冯蒙还朝深白眨了眨眼。

    “冯老师您说得太对啦!”特别捧场的,深白啪啪鼓掌了。

    “好了,今天是你发作业的日子吧?赶紧整理整理过去上班吧。”终于快要受不了这两人,林渊皱眉道。

    “你也要上课的吧?你也过去。”这句话是对深白说的。

    “对哦~一会儿刚好就是我的课,深白同学,我们一起过去?”冯蒙又抬头看向深白。

    不过这回深白却没有配合的朝他走过去,相反,深白还后退了几步,往林渊的方向走了过去:

    “今天是阿渊第一次去医院换药的日子,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想带他去换药,那个……冯老师,我今天就一节课,就是冯老师您的课,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哎?!”冯蒙的眼睛立刻瞪大了,立刻举起手腕看看晚上的手表,看到表盘上的日期时,他一脸懊恼:“果然!今天是阿渊第一次去医院的日子啊!!!!我之前还设定提醒了呢,大概被我早上不小心关了……”

    “啊啊啊啊啊~现在请假已经来不及了!”

    一脸抓狂的表情,冯蒙把自己的头毛再次抓的乱蓬蓬的。

    深白便恰到好处的伸出两根食指,指了指自己。

    “那么,就拜托深白同学了!放心,今天我会算你出席的!”表情重新变得严肃正经,冯蒙正式拜托深白道。

    “安心~放心~”朝冯蒙行了个军礼,深白亦严肃道。

    于是,在这对逗比师生声情并茂的互相拜托声中,林渊一脸无语的离开了黝金学院,身后还缀了个深白。

    ↑

    天知道他是想还学生作业的时候,顺便送深白过来上课的,这之后再顺便去医院,他路线都查好了!

    林渊原本是打算去距离东望金更近一些的“望金医院”的。黝金市一共有三所医院可以提供换药服务,他就随手选了一家离住处近的,这样一来,换完药回家也方便些。

    如今他却搭乘了完全不同的线路,身边还站着笑呵呵的深白。

    “望金医院也不错啦~不过最好的医院还是黝金医院,大伙儿看病都喜欢去最好的医院不是?这就说明病人多啊,病人多说明什么?说明药品用的快啊,这样一来,就得不断补充新的药物,医师水平姑且不谈,光轮药品的新鲜程度,黝金医院就比望金医院强啊!”深白软言细语的解释着。

    林渊居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此时已经不是上班高峰期,地铁上的人并不多,明明有座位的,不过林渊向来不喜欢坐着,就找了扶手站着,而他站着深白居然也不坐,而是站在了他身边。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样子实在是颇为养眼,不说深白原本就是引人注目的长相,就连林渊这种向来低调的人由于此时站在他身边的深白,也低调不起来了。

    好在两个人一个人是被看习惯了,另一个是天然淡漠,一个人说,另一个人听,就这样默默充当了一路他人眼中的美景。

    他们如今搭乘的是地铁7号线,这一段路线严格说来并不算单纯的地下路线,在地下行进了一段时间之后,深白忽然不再说话,扯了扯林渊的上衣,他示意林渊往外看,于是,林渊就看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场景——

    整个地铁赫然驶入了水中!

    林渊甚至看到了大颗大颗的水泡!

    不过这一段路并不长,很快的,地铁再次破水而出,这一回他们非但没有再次驶入地下,相反,周围视野开阔,尽是波光粼粼的海面。等等——海面?!

    林渊愣了愣。

    旁边,深白的声音便再次响起:“黝金市也是有海的,其实黝金市原本是两个城市啦~一片海水隔开的两个城市,后来合并为一个,不过海并没有消失,想要去另一个城市,还是要跨过这片海啦~”

    “有跨海大桥,也有空中走廊,不过最棒的方式,我觉得还是地铁七号线啦~从地下驶出,会在海水中行驶三十秒左右,随即破海而出,在海面上行驶两分钟之后,就会进入空中线路……”

    深白正说着,林渊就惊讶的发现铁轨逐渐抬高、呈现在海面之上了,很快的,地铁两侧的景色再次变化,从海面变成了天空,正如深白所说的那样,他们进入了空中线路!

    “一次性可以体验三种感觉,怎么样,不错吧?”深白笑眯眯道。

    一只手扒在玻璃上,林渊静静的点了点头。

    黝金医院建立在一片专用的空岛上,所谓空岛,其实也就是无数空中道路汇聚的地方,属于多D城市建设方案中的一种。

    进入空中路线之后,第一站就是“黝金医院”站,车门再次打开的时候,林渊和深白就下车了。

    怎么说呢……光是从外观上来看,黝金医院就比望金医院看着“贵”许多,虽然,林渊也只是从官方网站上看到过望金医院的照片而已。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感觉显露在脸上。

    “其实,黝金医院是我家的产业,所以阿渊放心,一切都可以免费哒~”深白却体贴的对他附耳道。

    林渊便摇摇头:“不用,我这是工伤,全额报销。”

    深白:……

    “那我叫他们给你用最好的药!”

    “差不多的就行。”完全没有占额外便宜的意思,林渊说完,率先向医院大门走去。

    作为全星首屈一指的医院之一,黝金医院大的可怕。即使各种指示做的非常明晰,然而对于第一次过来这里的人来说,这里仍然像一座巨大的迷宫。

    这种时候就不得不庆幸陪自己过来的人是深白而非冯蒙了。

    林渊怀疑如果是冯蒙过来的话,搞不好他去挂个号就再也见不到人了。

    =-=

    然而这回跟他一起过来的人是深白,虽说这是他家的产业,不过深白似乎对这里也不太熟悉,然而只是研究了一会儿地图,深白立刻自信满满的表示剩下的一切都交给他,找了个地方让林渊坐着,他自己则要了林渊的身份证外加医保卡,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坐在深白指定的地方,手里还拿了一瓶咖啡,林渊抬起头,看到天顶透明玻璃漏下的阳光,觉得暖洋洋的时候,也惊觉自己有点困了。

    看了看手里的咖啡,林渊遂喝了一大口咖啡。

    黝金医院的设计极富现代感,温暖的白色以及透明度极高的粉色、蓝色大量的运用让这间医院看起来根本不像医院。

    然而嗅觉远超一般人,观察力也远超他人,林渊还是知道这里是医院。

    从小到大身体一直都很好,外婆的身体也很好,所以他很少去医院,不过仅有的几次经历全都是自己去的。

    外婆已经很辛苦了,身体如果不舒服,他就自己请假去镇上的诊所,一个人挂号,看大夫,抓药,打针……

    一般就到打针这个程度了,他的身体很健壮,还没有用过打针以上的疗法。

    不过——

    一个人来医院和有人陪着来医院的感觉原来差这么多。

    喝着温热的咖啡,感觉精神越来越好的同时,林渊却慢慢的将眼睛合上了。

    直到深白的声音把他喊醒:“哎?阿渊你这么困吗?我们待会儿再睡好不好?我已经全部弄好了,现在去四楼就可以直接换药,哎?你没睡?!”

    林渊睁开的黑色眼眸是毫无睡意的,乌溜溜的,直直看着眼前深白的大脸。

    “《案件归属权管理法》第七十六条……”他开口第一句就是这个。

    “哎?”深白被他看的一愣一愣的。

    “就是你和那名警察说的没错。”林渊说完了。

    深白:=_=|||||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个的?”林渊又喝了一口咖啡,抬起眼睛看向深白。

    从深白的角度看林渊,此时此刻,林渊的眼角是微微上扬的,角度非常好看。

    深白瞬间觉得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只能乖乖的顺着林渊的问题将答案说出来:

    “就在、就在你给我普及完什么是治安官之后……我就、就顺手看了看相关的书籍……”

    林渊点点头:“多读点书果然有用。”

    “幸好你顺手看了这本书,否则……”

    林渊抬起头:“否则大概真有点麻烦。”

    说着,他还耸了耸肩。

    这一刻的林渊看起来没有那么严肃,看着就像一名普通的年轻人。

    完全不知道林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深白看着林渊,一脸小心翼翼。

    然后,他就看到林渊笑了,很爽朗,这是他与林渊见面以来,第一次见到林渊的笑容。

    “看来我也得多读点书才行。”

    说完,林渊站起身向前方走去,半晌不见深白跟上,他遂回过头,朝深白招了招手。

    眨眨眼,深白便撒丫子跑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阿花:广场舞可真棒啊!

    阿海:嗯哼嗯哼~嘿哟嘿哟~

    阿花:我们一定要在山海镇上普及广场舞!

    阿海:好!

    病床上的阿美女青年(抱着被子腹黑笑):你们两个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阿海&阿花:?!!?

    阿美女青年(眼中精光闪过):山海镇,没有广场哦~

    阿海&阿花: ( ̄口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