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七章

    夜色已浓。

    然而对于全星排名前十名的大都市——黝金市来说, 夜晚和白天并没有特别大的区别, 这个城市白天热闹, 夜晚同样热闹。

    和过去时代一样的灯红酒绿,然而如今这个时代的花样更多。无论是地面上的夜市酒家, 还是空中人造岛上的大型娱乐基地, 街上的人竟比白天还要多!

    无数结束了一天工作的男男女女在外面找着乐子, 五颜六色的霓虹照在他们的脸上,这座城市的夜色尽在他们的瞳孔之中。

    只是看得到的部分而已。

    还有无法被普通人所看到的夜中情景——

    “哎?!”大概是喝的稍多了一些,脚下已经踉跄, 正要去抓前面同伴的女子忽然愣了愣,她迟疑的去看自己的脚下。

    “怎么啦?”注意到她的停顿,前面的同伴停了下来, 回头看她。

    女子便仔细看着自己的脚, 视线有些模糊, 她就看得更加努力一点。

    “我……刚才似乎有毛绒绒的东西从我脚边跑过去了。”

    “错觉!肯定是错觉!我们现在的地方可是黝金市最高的空岛, 任何毛绒绒的东西都是绝对跑不上来的。”

    “哦……也是。”

    “你喝太多了啦~”

    一边说着, 前面的同伴倒回来一点将女子搀住, 两个人嘻嘻哈哈,继续往下一个娱乐场所前进。

    以上,是对这个世界稍微敏感一点的极少数人才能感知到的“错觉”。

    绝大多数人则是毫无知觉,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霓虹找不到的阴影处、他们的影子中、无数的黑暗生物嚣张的从他们的脚边、肩膀上、甚至头顶飞跃而过。

    原本就是从这个城市最高的公寓楼楼顶跑下来的,它们成群结队的奔跑着,逐层向这个城市各个高度的街道分流。

    它们的速度极快, 只有偶尔需要停下来辨明方向的时候,我们才可以依稀看清它们的模样。

    皆有一身毛绒绒的黑色皮毛,皆有一对黄澄澄的大眼睛,它们身形灵动,既柔软又灵巧,乍看起来就是普通的黑猫。

    然而多观察一会儿就会发现它们的不普通。

    首先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会有如此大规模的黑猫群,还是集体活动的黑猫群。

    其次,被风吹过也好,还是跳来跳去的大幅度运动也好,它们身上柔软的黑色毛毛竟是一动不动的。

    仔细看,那左右对称的胡须也是一动不动的。

    而它们的动作也比普通的黑猫大多了,为了尽快达到下一个高度,它们甚至会从上百米高度的空岛上直接纵身跳下,先不说这普通猫科动物难以承受的距离,且说它们跳下的过程中,原本毛绒绒的轮廓仿佛拉长一般,仿佛融入了黑夜,又像化成了黑雾,黄澄澄的眼睛也仿佛变成了两道长长的流星,那一刻,它们看起来并不像猫,而像某种不知名的诡异生物。

    然后,在落地的时候,刚刚的情景仿佛只是幻境一般,它们又变成了普通的黑猫。

    数不清数量的黑猫无声无息的降落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它们迈着猫步,警醒的游走于各个街道角落,黄色的猫眼瞪得浑圆,它们眼中的一切都忠实的倒映在驱赶它们的主人眼中。

    此时此刻的深白仍然躺在床上,他的双目紧闭,然而所有的一切、无论是这个房间里、这座大厦的顶层、整个黝金区、甚至更大更广的、这个城市里其他角落里正在发生的情景,但凡有黑猫潜入的地方,他都可以看到。

    一切尽在他的脑海中。

    他的大脑仿佛变成了一间巨大的监视房,无数屏幕都在这个房间里,密密麻麻,就像蜂巢一般的屏幕,且每个屏幕上的画面都不一样。

    普通人光是看到这副情景都会晕过去吧?更不要提将整个屏幕浏览一遍了。

    然而深白的表情却自始至终没有任何改变,仿佛同时监控如此多的画面对他而言只是最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他在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各个画面。

    如果人类的大脑是一台机器,那么,毫无疑问,深白这台机器已经到了运算速度十分可怕的地步!

    而且,他还在同时驱赶着黑猫离开没有线索的地方,到更远的地方寻找新的线索——

    他脑中的画面还在不停的改变。

    直到——

    他的嘴角忽然向上一扬,然后忽然睁开了双眼。

    “找到了。”

    一个鲤鱼翻身,他想从床上跳起来,不过他似乎高估了自己的体力以及柔韧度,翻到一半,他就重重的重新躺了回去。

    “哎呀哎呀~”少年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果然,腰腹力量和阿渊比还有差……”

    “算啦算啦~慢慢来~”一边安慰着自己,他滚滚滚,滚到床的边缘,然后起身下床。

    随手套了一件连帽卫衣在身上,黑夜中,少年乌黑的眼睛亮的居然有些勾魂摄魄。

    哼着歌儿,他抓起手机就出了门。

    ***

    深白走在街头,就像这个城市里任何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大男孩一样,他没有背包,双手揣兜,卫衣的帽子将头遮的严严实实,而在帽子里,一个造型夸张的耳罩式耳机则将他的耳朵遮的严严实实。

    即使是大城市,即使是年轻男性,这么晚、这么寂静的街道上、独自一个人行走的深白还是有些引人注目。

    当然,这只是表象。

    然而,如果能够看到“真相”的话,深白会更加引人注意。

    数不清的黑猫就像黑雾一样包裹着他向前行进,偶尔露出一条半雾状的猫尾巴,又或者是尖尖的小耳朵,前方有一只黑猫在带路,深白走的并不算快,那黑猫便走走停停,走一会儿,就停下来回过头看向深白。

    这里是西望金的某个住宅区,和东望金林渊他们现在住的地方一样,也是一个老小区。

    不过,和林渊他们住的地方还不太一样,这边的房子都是独栋建筑,就是那种两三层高的小别墅,有院子,还有花园泳池的那种。

    沿途深白还能听到水声,这附近有一条河,看过地图就知道,这条河和东望金的那条河是相通的,没错,就是林渊阳台外头那条。

    并不像其他第一次来到某地的人一般东张西望,深白只是目视前方,然而周围绵延数百里的地貌便尽在他掌握之中了。

    原因自然是他周围的黑猫~

    就这样走着,走到一栋三层别墅的时候,前方带路的黑猫终于停了下来。

    “喵~”轻轻叫了一声,那只黑猫随即转头看向深白。

    “好的,辛苦你了,回头给你小鱼干吃。”轻声说着,深白在房子的大门前方站定,然后——

    一只小黑猫按下了门铃。

    ***

    “这么晚了,到底是谁在按门铃啊?”二楼,卧室里正在睡觉矮胖男子最早被门铃声闹醒了。

    和任何一个大晚上睡得正香、懒得去开门的人一样,他也很不想起来开门。

    不过,和其他不想起床开门的人不同,他有不用起来开门的特殊方法。

    “嗒嗒,去看看门外是谁。”嘟囔着,他把自己的异化兽叫了出来。

    于是,男子继续酣睡的功夫,异化兽“嗒嗒”便老老实实的按照主人的吩咐去开门了。

    就像一头变异了的巨大蝌蚪,又像某种只有小说中才有的实验室怪兽,嗒嗒的身体悬浮于空中,张着巨口,舌头代替不存在的眼睛,伴随着一路口水滴答的声音,它慢慢飘到了门前。

    巨口中的舌头探的更长,带着厚重粘液的舌尖部分在门板上“啪”“啪”“啪”的拍打着,终于,那条肥厚的舌头找到了门把手的位置,“咔哒”一声,门开了。

    这一幕,如果在普通人眼中,大概是恐怖片一样的诡异吧?

    黑夜中,门内忽然传来拍击声,黏液的滴答声,然后,门从里面开了,里面却空无一人?

    然而此刻,与诡异的异化兽“嗒嗒”面对面的却是深白。

    按下门铃的也不是深白,而是深白的小黑猫。

    虽然看不到,然而嗒嗒本能的感觉到了面前有和自己一样的“东西”,它张开了大嘴,然后一口吞下了之前按门铃的小黑猫。

    这是一种本能而已,作为进化不完全的异化兽,嗒嗒并没有多少智力,而长期以来,它做的最多的事情也是在主人的吩咐下,吃掉东西,然后有些东西需要吐出来,有些不用。

    连咀嚼这个动作都没有,嗒嗒已经把小黑猫吞下肚了。

    嗒嗒准备离开了,可是——

    “叮当”、“叮当”……

    门铃声再次响起。

    于半空中转过身,嗒嗒再次面向门口张大了一张嘴,他想要向上次一样将讨厌的骚扰者吞掉,然而这一次——

    黑暗中,站在台阶上的少年嘴角挂着浅浅的笑,伸出一支手指,他没有说一句话,然而,站在他脚下的、占满了整个台阶的黑猫却忽然同时抬起头来,看向门内的嗒嗒……

    确切的说,是看向嗒嗒张到极限的大嘴。

    下一秒,那数不清数量的黑猫便纵身跃起,全部向嗒嗒的巨口中跳去——

    然后,黑暗中仿佛“嘭”的一声,伴随着一声常人根本听不到的咆哮,嗒嗒的身体裂成了碎片,不等落下,迅速变成了黑雾。

    “支援!请求支援!有不明物体入侵!嗒嗒受到重创!”几乎在同一时刻,原本还在床上安睡的男子猛地醒来,从枕头下抓出专用的联络电话,他立刻拨通了紧急联络用的号码!

    然而这个电话播出的已经太迟了,惊恐着,他感到排山倒海一般的黑色雾气从外面汹涌压来了!

    与此同时,嘴角的笑容更大一些,深白终于伸出手掌,然后搭上了门的把手。

    然后,就在他抬起脚,即将踏进房间大门的那一刻,身后忽然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

    “深白,你在这里做什么?”

    嘴角的笑容立刻变成惊讶,深白猛地转过头去,与台阶下的林渊面对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深白:(*゜ロ゜)ノ

    林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