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地铁停靠在“黝金综合学院站”的时候,车里的乘客“呼啦”一下全部往外涌去,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三个人都情不自禁的做了一个深呼吸。

    “从这个站台过去黝金学院,步行大概十七分钟,其实最近的是黝金站啦~可惜那一站换乘过去不方便,如果就住在那一站附近的话,都不用搭乘任何交通工具,步行就可以去学院了。”为了让林渊更好的适应黝金市的生活,冯蒙可谓是非常尽职尽责了,总是见缝插针的为林渊介绍着有关黝金市的一切。

    默默地记下冯蒙提供的信息,林渊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他已经不用问接下来要从哪个出口出,出去后又要怎么走了,因为所有走出地铁的人几乎全都往一个方向走去,他们的穿着或者和冯蒙、叶开类似,或者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是学生,或者独自前行,或者四下和旁边的人打着招呼,迎着阳光,他们向前方宽阔的大门方向走去。

    无论怎么看,都是朝气蓬勃的场面。

    更何况这附近的绿化实在很好,沿途绿意盈盈,而门后更是各种深深浅浅的绿色,这里没有什么高层建筑,只能在树顶后零星看到建筑物的一角。

    所有的树木全都特别粗壮,显然,它们生长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了。

    在山海镇的山上,林渊自然是见过这样粗壮的老树的,然而这里的树和山海镇上的树又不同,如果说山海镇的树木充满了自然之美的话,那么这里的树则是自带一种书卷之气,它们古朴厚重,不知道已经迎来送走了多少届黝金学子。

    这是只有在历史悠久的学院才能感受到的气息,尤其这里是如今的顶级名校——黝金综合学院。

    看完树,又看看身边的人,视线最后落在叶开……冯蒙身上,林渊这才如此清晰的意识到自己这位老友虽然看起来迷糊,可是也是个很厉害的人。

    这是小镇上永远也看不到的地方……

    “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难道我的头发又乱了?”被林渊那一眼看的浑身发毛,冯蒙连忙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头毛。

    “没有,我只是忽然想到,这里看起来戒备很严,我这样的外来人能随便进去吗?”林渊看了一眼校门。

    校门看似没有门,然而这里安装的其实是如今安保级别最高的“光学门”,别看林渊对时尚什么的一点不了解,其他方面的常识也有点落伍,可是他喜欢看各种军事、武器、安全系统……方面的杂志书籍,只看了几个关键位置,林渊立刻认出了这是他只在报道上才见过的超高级大门。

    “呃……严吗?我们这边只是对证件检查的严格而已,白天全天大门都敞开着,保安也不太管事的样子……”这句话冯蒙说的声音很小:“我一直觉得,搞不好就是大门管理的太松懈,我的学生作业才丢了的。”

    林渊:……

    对于冯蒙的吐槽没有做任何回应,林渊心知肚明这里的管理严格,证件只是明面上的通行证,真正的通行证应该是在校人员本身,他们的身体特征早就录入了“光门”的密码系统;而和证件一样,冯蒙口中“只有晚上才拉上的门”也是表面上的门,关于不关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差别。

    “这个问题不用担心,可以登记的,我们两个都是正式员工,平时难免有个访客什么的,只要把你登记在我们两个的通行证下就可以了。”叶开主动解答了林渊的问题。

    说着说着,他们也已经走到大门口了。

    “黝金综合学院”一行字很低调的刻在右侧的门柱上,虽然是深色的,然而并不大,看起来异常不起眼,然而就是让人觉得有底蕴。

    叶开引着林渊来到了安保处,在那里说明林渊是自己的访客之后,安保人员仔细核对了林渊的身份证件,之后给了林渊一张副卡,安保处便痛快的将林渊放行了。

    学院内部大的不可思议,能在黝金市市中心的位置占有如此大的面积,黝金市对黝金学院可以说是非常重视了。

    学院内绿树成荫,到处都是古木,除了这些之外,居然还有一片很大的湖泊!这一带的建筑古色古香,让人仿佛回到了过去的时代。

    “文学院和历史院的主楼就在这里。”冯蒙继续为林渊介绍。

    他们在一片大草坪附近分开。

    “我在草坪后面,那栋玻璃房看到了吗?我在三楼。”要和他们暂时分开的是叶开,他的办公室到了。

    叶开说着,指了指天上的太阳:“阳光会让人心情愉快,所以才把心理咨询室放在那边吧?”

    说完,他笑了笑,朝冯、林两人挥手告别了。

    学院的建筑风格是分区而异的,走过了古代东方风格的文学院和历史院,又走过了极简现代风的心理咨询室……林渊最终跟着冯蒙来到了一栋充满了设计感的圆形建筑内。

    建筑外花里胡哨,内部却是一片雪白,从天花板、墙壁到他们的脚下,无一不是雪白。

    整栋大楼内没有安装一盏灯,然而仔细看,他们脚下的地板下却是隐隐发光的,看来是隐形灯源。

    这样一来,墙壁上挂着的各种画作就是这一片雪白中唯独的装饰品与色调了。

    “我有一幅画,挂在五楼。”提到这点,冯蒙有点得意。

    作品在五楼,而冯蒙的办公室则在七楼。

    一路上看着冯蒙和各种同事打着招呼,一边打招呼,冯蒙还向同事介绍着林渊。

    “这是我的儿时好友,最好的好友。”他是这么介绍的。

    冯蒙的同事们也都友善,大家也对林渊回以问候。

    林渊一一应了。

    他们终于抵达了冯蒙的办公室。

    黝金学院不愧是顶级学府,不但为学生提供了一流的师资教育条件,同样也为这些“一流的师资教育条件”本身提供了一流的办公环境。

    按照冯蒙的说法,他只是菜鸟教师而已,不过他居然也有独立办公室。

    唔……虽然不是完全的密闭空间,只是用造型奇异的分隔墙隔开了而已,然而在这片空间里,他是可以保有自己的小小隐私的。

    “比叶开那边小多了,不过也不错不是?”将双肩包放到桌子下,冯蒙朝叶开招手。

    正题来了——

    林渊走到了冯蒙的办公桌前,弯下身,开始检查起冯蒙桌子下方的保险柜来。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和整栋建筑物的颜色统一,冯蒙他们这些教师的办公室乃至办公物品也是纯白色的。

    冯蒙的桌子,桌子下面的保险箱,都是白色。

    这个保险柜设计的很特别,通体没有任何凸起或者凹陷,接缝的部位也被很隐秘的隐藏起来,林渊检查过,没有任何可以撬动的地方。

    “钥匙是这个。”冯蒙说着,将钥匙串递给林渊,确切的说,是将钥匙串上一个像装饰品的小玩意递给林渊。

    芯片密码卡——林渊接过了冯蒙的钥匙,使用密码卡将保险柜打开,他看到了空空如也的柜底儿。

    林渊重点检查了保险柜内部的锁芯——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

    “是吧?一点损坏也没有。所以他们一开始都怀疑不是失窃,而是我把东西搞丢了啊~”一屁股坐在林渊后面的办公椅上,冯蒙叹了口气。

    “监控录像,你不是说有监控录像吗?”转过头,林渊问向自己的好友:“要得到吗?”

    “当然要得到,我这里就有,这可是证明我清白的证据呢~”冯蒙说着,将电脑拉出来,迅速开机之后,他立刻调出一段视频给林渊看。

    那就是事情发生前后,冯蒙办公室的录像了。

    可以看到:事情发生的当天,冯蒙将画放进了保险柜,然后他就出去了,之后他一直没有进入过自己的办公室,然后——

    林渊皱起了眉毛。

    “往回倒一点。”他低声对冯蒙说,冯蒙便依他所言,往回到了一点点。

    林渊的眼睛眯了眯。

    有两个瞬间,就两个瞬间而已,极短的时间内,他仿佛看到保险柜附近的空气扭曲了一下。

    更贴切的说法……

    是那附近的空气仿佛忽然变成了马赛克。

    如何?这个说法是不是很熟悉?

    就好像前阵子,林渊在养鸡场,还有那个神秘任务中经历过的瞬间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深白:其实我离阿渊很近了,奈何就是不让我出来 (  ̄ー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