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示好

    当弘昼看到“英国公府”四个字时,骤然停下脚步,大为不满地道:“好你个狗奴才,居然敢骗本贝勒爷,英国公府若有丧事要办,本贝勒爷一早就会知道,哪里还会让你来告诉。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见弘昼要走,来人赶紧拦住他道:“贝勒爷都还没进去,怎么就说奴才骗您呢,里面可是有一堆丧事在等着您办呢,若到时候您发现奴才骗你,您再治奴才的罪也不迟。”

    弘时犹豫片刻,道:“也好,我就进去看看,若敢骗我,小心你嘴里的牙!”

    “贝勒爷请。”在那人的示意下,弘昼大步走了进去,待得到前厅时,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其中的英格,而后者也看到了他,搁下手中的茶盏,起身迎道:“贝勒爷大驾光监,实在令蔽处蓬荜生辉,快请坐,阿福,上茶!”

    弘昼抬手道:“不必了,我来是因为有人跟我说你这里有丧事要办,不过此刻看着,怎么也不像,看来是没必要再待了,不过在我走之前,得先打掉这个满口胡言的奴才的牙!”

    “贝勒爷稍安勿燥,他没有骗你,府中确实有丧事要办。”在弘昼不解的目光中,他道:“只不过如今人还活着罢了。”

    弘昼面有不善地道:“这么说来,就是你们主仆联手骗我了?”

    英格“哎”了一声道:“看贝勒爷说的这话,我是诚心诚心请你过府一叙,你却以为我骗你,这是何道理?”

    “你英国公无缘无故请我过府叙什么,我不记得有什么要与你们说的。”说罢,弘昼拂袖欲离去。

    “那瑕月呢,贝勒爷也无话与瑕月说吗?”英格的话成功令弘昼止住了脚步,并且回过头来狐疑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贝勒爷请坐,咱们慢慢说。”待上了茶后,英格命下人都出去,在只剩下他与弘昼两人后,方才道:“我记得贝勒爷刚刚开牙建府时,满心壮志,一心要为皇上分担国事,共推大清昌盛,为何现在却是完全变了,只一心以办丧吃祭品为乐?”

    弘昼语气僵硬地道:“我的事不需要你管。”顿一顿,他有些迟疑地道:“你刚才说瑕月,瑕月她怎么了?”

    英格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继续道:“我也知道贝勒爷与宝亲王自小一起长大,您对宝亲王感情极深,可宝亲王对您却没有丝毫兄弟之情。“

    弘昼豁然抬眼,盯着他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英格叹了口气道:“贝勒爷应该知道瑕月的事,当时在钟粹宫中,宝亲王见色起意,不顾身份轻薄瑕月,令瑕月几番寻死,皇上更听信宝亲王与熹贵妃的话,说是瑕月勾引宝亲王。您想想,瑕月怎么说也是名门闺秀,她怎么会做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我与皇上据理力争,但皇上一口咬定此事,而且为了堵天下悠悠之口,下旨将瑕月赐给宝亲王做侧福晋。自嫁入宝亲王府后,瑕月一直郁郁寡欢,难以展颜,每一日都如度年一般漫长,而且宝亲王也对她不好,她……”

    “够了,不要再说下去了!”弘昼低吼打断了英格后面的话,咬牙道:“这些话我不想听,你闭嘴!”

    英格走到他身边,逐字逐句道:“我可以闭嘴,但事情不会改变,依然在发生当中,瑕月出嫁前与我提过,她说你对她极好,是她在宫中遇到的唯一一个好人,也是唯一一个为会她出头之人,她很感谢你。”

    弘昼寒着一张脸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说这些有什么用。”

    英格眸光微眯,带着一丝诱惑之意道:“你不想与瑕月在一起吗?不想拆穿四阿哥伪君子的面目吗?”

    弘昼死死盯着他,冷声道:“有什么话就明说,不要拐弯抹角!”

    “贝勒爷真是个痛快人,依我看,贝勒爷远比四阿哥更适合继承……大位。”后面两个字英格说得极轻,但足够弘昼听清楚了,神色连番剧变,口中则喝道:“英格,你不要在本贝勒爷面前疯言疯语,小心本贝勒爷在皇上面前奏你一本!”

    英格皱眉道:“贝勒爷,我可是一心为你着想,你为何要这样说话?”

    弘昼冷笑道:“皇阿玛尚且健在,春秋鼎盛,妄议大位乃是死罪,你想死随你,我可还不想死。再说,你是二哥的舅舅,在你眼中,最适合继续大位的应该是二哥才是,怎么会轮到我呢!”

    弘昼这话早在英格意料之中,当下道:“不瞒贝勒爷,以前我确有此想法,但二阿哥流连烟花之地,又差点牵扯进命案之中,虽说事后证明并非他所杀,但名声早已毁尽,这样的人如何能登大宝。”

    “其实论才干,论能力,贝勒爷您完全不输四阿哥,只是不像他那样,有一个得宠的额娘,所以皇上才处处厚此薄彼,甚至他做了丧德败坏的事,也处处维护,让他置身事外,更生生害了瑕月。试问将来有朝一日,皇上真的传位给这样的伪君子,你甘心吗?甘心跪在养心殿向他磕头吗?”

    弘昼低着头没有说话,许久之后方才道:“我甘不甘心,与你并无干系,不必你来多嘴!”

    英格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替贝勒爷不值罢了,不过若贝勒爷真听不入眼,还念着那些许兄弟之情,又或者心中根本没有瑕月,那就当没听过刚才的话,也当瑕月一番情意错付了人。”不等弘昼说话,他伸手一指道:“门就在那里,贝勒爷随时可以走,我绝不阻拦。

    弘昼脸上的神色变得很是难看,牙关紧咬,但脚步始终没有挪动,更没有顺着英格手指的方向,踏出那道门。

    英格也不催促,只是坐在椅中静静等着弘昼说话,他有信心这个不够精明的五阿哥一定会落入他与瑕月联手设下的圈套之中。果然,在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后,弘昼终于开口道:“我如何相信你的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