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6章 星力的规则

    舒先生疼得冷汗直淌,却还冷笑道:“你现在与玄门为敌,明日亲朋好友都要受你牵连。”这两人再强大又如何?毕竟也只有两人,怎能奈何树大根深的玄门?

    “那也与你无关。”宁小闲悠悠道,“人死如灯灭,你操心的未免太多。”

    这句“人死如灯灭”,对舒先生触动很大。他既然是今日这般身份地位,宁小闲就敢打赌五个铜板,他一定已经知道了冥土关闭、轮回崩溃的消息。

    也就是说,生灵死亡以后也不可能再投胎转世了,只能化作孤魂游荡世间,要么吞噬同类变作厉鬼,要么日久天长后灰飞烟灭。

    没有来生、没有希望,死亡就是最后的终点。对于舒先生这样的人来说,这是最不可以接受的结果。他取巧挪用了别人的寿数,也就是千方百计想要避免这样的下场。

    他吸了一口气:“你们要什么?”

    “真相。”宁小闲手里亮出一小块黑铁片,正是李璇颅骨上撬出来那一块。好不容易遇上玄门的首领,她终于有机会问出心中的疑问,“何不从这个东西说起?”

    舒先生反倒面露讶色:“你身为术师竟不知道?那么你的星力是如何……”说到这里恍然,“是了,我怎么忘了你是星力的继承者,生来就与我们不同。”说这话时,他脸上忍不住露出羡慕之色。

    自然是吞噬了木之灵,这才能够在渡劫前期勉强驱使星力。她敲了敲旁边的桌子,不满道:“少废话,现在是我在提问。”

    舒先生这时人在屋檐下,只得吐出一口气:“这个世界原本灵气充沛,有史可考,至少在五千余年前,人类当中还有许多能人异士可以驱动天地之力为己用,显示出翻江倒海的威能。远古时期就更不用提了,那是个玄奇难言的时代。”

    宁小闲微微点头。每一个华夏人大概都知道自己祖先的传说,那是个神人与玄兽争霸的年代,不知道发生过多少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有些神明可以化作飞鸟虫鱼,有些甚至凭借个体的力量就可以撼动山岳,填平海洋。

    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尤其宁小闲在南赡部洲有诸番奇遇,眼界早就大开,更是觉得地球上这些流传了许多许多年的传说很可能并不是空穴来风。

    可惜斯人已去,他们留在历史上的,不过是辉煌灿烂的背影。

    “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天地灵气日渐稀薄,这些神异的生灵也渐渐消失,就连书写历史的人们也最终淡忘了他们。玄门历代都尽力采集线索,希望找出天地衰变的原因,可惜年代久远,这个谜团始终没有解开。”

    舒先生停下来喘了一口气,“而人类虽然没有消失,却变得越来越虚弱。数千年前,有些强大的人类寿元能达到数百岁以上,有一个名为彭祖的人甚至活到了八百岁。可是随着天地灵气的减弱,人的身体越来越脆弱,寿命也越来越短暂,到了现代无论科技怎样昌明,活过百岁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长天突然道:“这个位面在何时完全丧失了灵气?”

    “据玄门流传下来的记载,可以回溯到八百年前。当时的术师就完全不能借用灵气来施展玄法了。”也就是从那时起,灵气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再不留分毫。

    “所以,你们就将主意打到了星力上?”宁小闲轻嗤一声。不愧是人类,在哪个位面都孜孜不倦地追求终极力量。

    “对星力的研究,早在几千年前就开始了。王朝更替,始终有个钦天监观望星象,正是要找出星力当中包含的秘密。”舒先生微微阖眼。他今日连施了三*术,又被獠牙刺中要害,哪怕身体经过改造后远超常人,这时也有些支撑不住了。“人类从发现天地灵气不断衰竭起,就希望寻找到另一种强大的力源来代替它,令自己像祖先一样能够重掌威能。可惜的是,这个世界太贫乏了,人类始终未能如愿。”

    听他这般说道,宁小闲莫名想起了蛮人。二者所处的世界不同,际遇却惊人的相似,地球是天地灵气耗尽,而南赡部洲的天道虽然健在,却不喜蛮人,因此蛮族生来也是与灵气、神通无缘,只不过双方最后选择的道路不同。蛮人找到了煞气作为自己的武器,而地球的人类却走上了科技之路,又暗中寻到了星力。

    可以想见,在经过了漫长的寻找和无数次失败之后,终于有聪明才慧之士将目光投向了星空。可是话说回来,星力到底是怎样为他们所用的呢?

    “人类最早是如何与星宿建立起联系的,现今无人知晓,可是我们当中有些人,假使日复一日以秘法向星宿虔诚祭祀,就有可能于星夜获得一种奇特的力量,我们称之为星力。”

    听到这里,就连长天都嚯然动容:这个世界的星力,居然是由星宿直接赐予凡人!

    本位面的星力规则,果然与南赡部洲的不尽相同。不过回头想想,星力只青睐一个位面上最强大的种族,而随着地球的灵气衰竭,强大的种族和个体都渐次消失,人类开始统治地球。星力的归宿,当然也只有人类了。

    “这种力量并不容易驾驭,又消耗得很快,但是威力同样巨大。可惜的是,就算我们天赋再怎么优良、修行再怎么刻苦、祈求再怎么虔诚,分到的星力也是微乎其微,不够日常使用。”

    长天冷冷道:“真是贪心不足。人类体质脆弱,你们身体当中甚至没有灵根,不能承载星力的大量洗伐,若是摄入过多,恐怕反受其害。”这个位面的灵气很早之前就趋于衰竭,人类身体当中的灵根也逐渐消失——因为根本用不上,这样一来,就算可以引星力入体,也只能承载微末,若是过度贪多,恐怕立刻就是爆体而亡的下场!毕竟不是每个人的体质都像宁小闲那样,可以容纳海量星力而平安无恙。

    舒先生沙哑道:“我们后来知道了,因此引星力洗炼身体,每次也只得一点点,但日积月累总有奇效。得星力相助之人,可以施用种种神通,若以它来增强体质,力量、速度和反应能力都要远超常人。”

    宁小闲当然明白他的感受。经过这几天来的研究,长天也发现了本位面的人类可以使用星力的原因:

    除了位面规则允许之外,星力可以为人所用的一大关键,正是因为人类分得的数量太少!

    宁小闲早已试探过,李璇身上的星力之微弱,尚不足她的百万分之一。量变会引发质变,那可不仅仅是说数量越来越多,反之也是一样。星力原是连其他神兽也不能驾驭的力量,可是当它被弱化为原先的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甚至是百万分之一,其本身的特性终于也发生质的改变。

    它不再是高高在上、傲娇绝伦甚至凌驾于神力之上的神秘力量了,对于它的极度削减,甚至能让脆弱的人体也接纳它、利用它。

    因此长天对于人类寻求更多星力的做法才会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贪得无厌、自寻死路。

    不过生命总能为自己找到出路,这是性命悠长的神兽所不能体会的无奈和执著。舒先生这时候盯着长天,眼里闪着奇异的光:“你也不是人类吧?”这个家伙虽是人形,却根本毫不掩饰对人类的不屑。舒先生能看出这和个人的喜好无关,既非刻意的诋毁,也非恶毒地中伤,而是因为他从未将人类这个种族放在眼里。

    尤其是他的眼睛,那种发自内心的冷漠和无意掩饰的威严,对舒先生来说并不陌生。

    长天不答,宁小闲心里却闪过一个疑问:他为什么要说“也”字?

    舒先生却没纠结这个问题,低声道:“我要喝点儿水。”

    他面无血色,连嘴唇都已经发白,精神萎靡不堪。这是连他自己也走不脱的迷宫,宁小闲又有噬魂箭在手,也不虞他再玩出什么幺蛾子,当下收起了小箭。

    舒先生从旁边的酒盘里倒了小半杯洋酒,摸出个药丸子佐酒服下,才长长吐一口气,露出放松的神色。

    宁小闲静静道:“好药。”她不须品尝,只闻到药物散发出来的芳香,就知道这或许是本世界能炼出来的最好药物了。“所以,你们找到了新的办法?”

    无形中,她还是受到长天的影响,使用了“你们”。

    “找到了。”舒先生又抿了一口酒,似是麻|醉了自己的神经,“我们后来发现,哪怕是被受到了星力的青睐,人和人还是不一样的。在我们当中,有一种人就受到了众星的赐福,天生就拥有庞沛到极点的星力!”

    星光宠儿。

    宁小闲和长天互视一眼。这在南赡部洲也是秘辛,本位面的人类到底也发现了这个秘密。

    “人非生来平等。有些人自降生之日起,就与别人不同。”舒先生望了宁小闲一眼,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之色,“他们什么也不必做,身上的星力却比我们这些一世苦修的人获得的加在一起还要多出千万倍,我们称之为‘星光之子’。”

    只有母亲才会这样偏爱自己的孩子,人类将这些幸运儿称为“星光之子”,一点也不为过。

    终于说到了重点。宁小闲身体微微前倾,露出了关注之色:“星光之子,都能做什么?”

    “能作什么?”舒先生撇了撇嘴角,“什么也做不了。”他看着眼前这个清秀姑娘,“县城突然长出了巨木森林,这是他的手笔吧?”他指了指长天,后者不置可否。

    舒先生接着道:“你们是一对儿吧?”

    宁小闲眨了眨眼:“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但是与他有关。”舒先生微微一笑,“他分享了你的星力,所以才能使用出那么强大的法术,对吧?”

    “分享?”宁小闲虽然面无表情,心里却吃惊不少,似有灵光一瞬而过。她回望长天一眼,果然他眼里也有金光闪动。

    “星光之子空负如此强大的力量,自身却无法使用。原因么,直到几百年前我们才琢磨出一点儿门道来,那就是星子身上的力量太雄厚,自己反而无法催动。”

    又是几百年前?宁小闲嗯了一声,却不追问。舒先生奇异地看她一眼。这姑娘身怀乙木之力,却没有好奇心么?

    他当然不知道,宁小闲早对这其中的原理了然于心,那是因为星光之子凝聚了大量星力在身,可是他们本身依旧是凡人。星力本身的等阶太高,不是脆弱的人体可以指使得动的,所以星子自身反而无法释放神通,只能充作星力的人形容器。

    舒先生顿了一下:“但是经过了无数次试验,我们发现星子的力量原来可以被分享,最方便的途径,就是交|合。”

    宁小闲面色如常,内心却震动不已。

    怪不得,怪不得她和长天每次恩|爱,都会引发星力的交流。南赡部洲上的星力规则可不是这样,它只青睐妖族当中最强大的几头神兽,只能通过杀夺和遗传来获得;本位面的星力,却可以由星子分享给心爱之人。

    这话题让她有些不自在,所以她紧声道:“还有呢,你也说了这是最方便的途径。还有别的办法吧?”

    “有。对星辰的祭祀,同样可以用在星子身上。”舒先生微微阖目养神,“星光之子可以视作是星宿的地上行者,因此向他们进行祈祷和祭祀的话,也是同样有用的。”

    原本只有神明才能接受众生祷告,其余人等若敢妄自涉足,立刻就会被无尽的因果之力缠身,得不偿失。不过宁小闲也不知道这是因为本位面规则与南赡部洲不同,又或者是天地失衡的缘故,显然这里有某些人类也经常自立教派,享受人间供奉,当然多半不得善终就是。

    ---水云有话说---

    抱歉,今天下午才赶回厦门,发布得晚了。所以本章直接是4000+字双更合一。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