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被打劫的货物

    “他们说的是……我等乃镜海王府座下。”这几字说完,他就看到宁小闲双目中有光芒闪过,“后来修士们又对这黑影说了一会儿,似是谈不拢,那黑影发怒,江水开始泛滥。修士们也擎出法器,准备开战。我们离大江不远,害怕被战斗波及,也没再听下去,急急赶路走了。”商队之中虽然有高手坐镇,但他秉承的宗旨向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宁小闲点了点头,知道哨子的做法其实没有半点错处。走商之人只要平安就好,最忌讳的就是好奇心。如他这般平安将东西送到终点,才是目的。

    这时,店老板也端上了几样东西,里面就有烘得恰到好处的“活珠子”,和一盘子驴肉火烧。

    所谓活珠子,其实就是毛鸡蛋,鸡蛋孵了十来天之后已经形成生命,蛋壳内刚刚有了头、翅膀、脚的痕迹,然而却还未有整鸡的雏形。此时将这毛鸡蛋拿去冷水小火慢煮,再烘上一段时间就可以蘸些味料来吃,还没有孵化出来的小鸡肉质极其鲜嫩,汤汁香甜,并有治头痛、偏头痛、头疯病及四肢疯瘴之功能,是许多老饕钟爱的美食。不过这道点心关键之处在于选好毛蛋,控好烘煮的时间。

    宁小闲看着这毛鸡蛋,笑了笑,没吃。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不太愿意下口的美食。

    哨子也不以为意,接着道:“我们又走了一段时间,居然还看到不少富绅、修士出钱赈济灾民,又组织青壮年劳力修补被洪水冲垮的道路和桥梁堤坝,打的居然也是镜海王府的旗号!当地的仙宗也不来管,像是觉得有冤大头肯吃力不讨好来帮忙做这些事情,再好不过。”

    这倒是真有趣啊。她托着下巴道:“皇甫家的辖地在镜海之畔。他派人跑到南边诸州向平民示好作什么?当真是善心大发?”她看皇甫父子二人,绝对不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圣贤人的好好先生啊。只说皇甫铭,年纪轻轻就不将人命放在心上。这般救民于水火的作态又为哪般?

    总归是这王府的奇事太多,她也见怪不怪了,当即将这桩事情丢下不再深思。可是她正要再开口,地上的阴影却有一阵颤动,随后一个地阴信使钻了出来,向宁小闲作了一揖,再开口已经是宁远堂中京分堂的杨掌柜口音:“东家大事不好,今日才送到药参行库房的那十万斤灵茶。刚刚被人劫走了!”

    杨掌柜心中着急,音量难免就提高了些,此话一出,四周顿时为之肃静。好在杨掌柜也知道兹事体大,心里就是再惶急,说话也是尽量平稳简洁,宁小闲听了心里暗自点头,看来宁羽选拔用人还是有些水准。

    哨子所带的商队今晨才进入了中京,将最后一批灵茶运入宁记药参行的库房里封存起来,结果方才宁小闲三人离开内城之后。就有一伙蒙面的黑衣人从药参行的后门摸进来,打翻了七个守卫,将茶叶从后门都运走了。强人身手俱是不凡。那几个有修为傍身的护卫居然在几个照面的功夫,就被打趴下了。

    杨掌柜接着道:“除了灵茶之外,库房内其他东西都未减少。我通知了客栈内的隐卫大爷,他们已经前去追踪了。还有,此事要不要报官,请大人定夺!”

    他这三句话含义各不相同。首先是强盗的目的性十分明确,并且很清楚灵茶的数量和宁记药参行内部的情况,否则怎能搬得这样利索?其次,隐卫们已经得知此事。并且前去办差了。妖怪之中多的是追踪好手,她也能稍稍放下心;第三。则是关于要不要将此事闹大的请示。

    由于白玉京发卖会举办在即,中京现在可谓重兵把守。这种情况下还使得内城的宁记库房被盗,等于在督务局脸上扇了一记响亮亮的耳光,真是要逼得人家不卖力来查都不行。可是消息也势必就这样走漏出去,隐流和宁远堂的脸面都要丢在广大修仙者面前了。

    结果宁小闲黛眉微颦,命令地阴信使回讯道:“不报官!”

    哨子和鸠摩都看向她。她低声道:“这帮人既然敢在这般风头浪尖上行抢,就说明他们有十足的把握不被督务局抓住马脚。说不定他们还希望我们报官,令隐流和宁远堂在天下大大地先丢一把脸。”

    她想了想,又召出一个地阴信使,对它小声地说了几句。小鬼一消失在地底,她当即站了起来道:“速回。”往桌上扔了一锭银子,走人。

    中京这巨型城市面积太大,哪怕他们用饭的地方离内城很近,以碧水金睛疵兽的脚程,也足足跑了半个多时辰才赶到宁记的药参行里。杨掌柜已将这里的伙计和护卫全部召集起来留在厢房之中,失窃和打斗的现场却保持完好,等东家来验。宁小闲既说不报官,他就将前后院门都紧紧关闭,左邻右舍哪怕是早先听到了风吹草动,也窥探不得。

    药参行前院售卖零药,而后院有很宽敞的门、院子也很大——这都是为了装卸货方便,除了库房重地之外,还有伙计和护卫住的厢房若干间。库房大门外设置了好几个强力结界,既有防盗作用,一被打破也会惊动杨掌柜等人。此刻库房大门当然是已被打开了,除了灵茶全部消失不见之外,里面其他东西居然还基本保持整齐,看来盗匪也知道时机宝贵,就不浪费时间在翻箱倒柜之上了。

    七个护卫,有四个受了伤,其中一人重伤,不过他们也成功地击杀了一名敌人。据他们所述,盗匪的进攻迅雷不及掩耳,只持续了大约十几息,自己这边的七人就被全部放倒了。伤得最重那名护卫勉强开口道:“有些不对劲儿,我只觉得对敌的时候,神通不能完全使将出来。”

    宁小闲神色一动,拉过他的腕脉,渡过去神力在他体内细细探查一番,才恍然道:“你的直觉没错,果然是中了幼鹿散。这种药炼制不易,无色无味,只对人类起作用,但修士也容易在不知不觉中被暗算,中毒之后身体就像刚刚出生的幼鹿,连气力都不大能使得出来,神通威力也骤减。”她面色沉了下来,“只是有一样:绵鹿散不靠空气传播,只能下在水食之中。你们当中,有奸细。”

    她这个论断说出来,大家面上倒没甚惊讶之色。毕竟有些脑筋的人也能猜到,那伙强盗对药参行的结构和人员了若指掌,必定是有内鬼作祟,现在内鬼给大伙儿下|药有什么稀奇?然而知道是一码事,能将这人找出来就又是另一码子事了。

    现在药参行内所有伙计和护卫都被集中在一间厢房内,宁小闲妙目在众人面上一一扫过。她动用了神通,人人都觉得她双目中神光凌厉,盯在自己脸上如有针扎,忍不住垂下了头,耳边只听她道:“今晚的灵茶,是谁泡制的?”

    人群里有个伙计“扑通”一声跪到地上。

    如今天气转冷,中京的第一场雪很早就已经下过了,这厢房里再暖和也不过是烧了盆炭。可是这伙计已经吓出一声冷汗,颤不成声道:“是我……可是我绝对没在茶里下药,我连那种药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大家顿时明白了。修士和凡人不同,不思饮食,所以每天这三顿饭都不一定会吃,有些精于辟谷之道的修士,更是可以半年不食。要确保所有护卫都中幼鹿散的办法只有一个,即是在他们都会吃喝下的东西里放毒。

    而宁记和所有大型商会一样,除了给雇佣来的修士发薪酬之外,还会不定期地发放一点小福利。比如炼器坊可能给雇员发放一些火精炭石,布店的员工容易拿到打了折的或者直接就是白送的布匹。宁记药参行,则是每隔三天都会给当班守夜的护卫泡两壶灵茶饮用。这东西放眼全大陆就没人不需要,但宁记本身就是卖这个起家的,所以泡这么一点儿灵茶给护卫,算起来成本其实很低廉了。

    的确也只有将幼鹿散投在灵茶当中,才会保证所有护卫都中毒。因为护卫们已经习惯了喝茶之后行功一段时间,将灵效彻底发挥。

    所有人看那伙计的眼光,顿时都像看死人了。宁小闲两步走到他边上,和声问道:“你还有什么遗言没?”

    这伙计只是凡人,谁都不认为盗匪会让他知道更多内幕。他听了这话,知道自己死期已至,又不知要如何辩解,身体抖得像筛糠似的,上下牙打了会儿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宁小闲叹了口气道:“看来是没有了。”随后伸腿一踢——

    瞄准的却是伙计边上的一名护卫。这人胳膊上还带着伤,哪里会防她突然袭击,只听得喀嚓一声,双腿突有剧痛传来,身体立刻就向前倾,打了个趔趄。他大惊,正要唤出法器,哪知道对方纤细的手指突然轻轻巧巧地伸了过来,他眼睁睁看着,却居然闪不过去。(未完待续)

    ps:还有8章,水云就要出大神之光了,届时请全订用户来领一个好不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