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我要入宗

    他又不傻,这姑娘在听闻了龙象果的名字之后才要加入隐流,显然是冲着这灵药来的。不过他不在乎这个,较武会在一个月后才举行,就算她得了果子,也脱离不了隐流了。

    “良禽择木而栖。只有亲眼见到了隐流的强大,才能作出这样慎重的决定。”她一字一句道,脸上庄严肃穆,果然没有半点玩笑的痕迹。这个“慎重”的决定是刚刚才做下的,因为长天突然告诉她:“这里竟然种有龙象果,你必须拿到手。”他说“必须”两个字的意思,就是一定要办到,没有回旋的余地。

    在这样封闭而排外的妖宗里,她一个外人要怎么拿到被重重看护的龙象果?何况也不知道这果子几时能成熟。这一回最好的办法,就是按规矩办事,参加一个月后的武较会,通过比斗的方式将作为奖品的龙象果拿到手里。

    而要参加武较会,她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加入隐流。此前她不愿意加入任何仙宗,因为她的使命是西行,不可能将自己束缚在一隅山门之内。可是隐流不一样啊,这是长天一手创立的妖宗,她现在加入或者等长天脱出神魔狱之后再加入,有什么区别么?

    傅云长传音给她,难以置信道:“你疯了?”

    “我正常得很。”她赶紧回了一句,就应付西颜去了,因为这只大犀妖正用挑剔的眼神看着她,从鼻孔里哼道:“你这两个朋友倒都是妖怪,可是你呢?隐流不欢迎人类。”

    “我何时说过自己是人类了?”她迷惑地眨了眨眼,浑身气息一变,竟然有浓厚纯正的妖气外放。

    “高阶敛息术!”西颜和仙匪们的脸色微微一变。敛息术是个实用的小术法,许多修仙者都会用,但能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得一干二净,有如凡人,还瞒过了炼虚期修士的耳目。那只有高阶的敛息术才能办到了。

    自来修士修的是灵力,而妖怪身上只有妖力,除非像涂尽这样的魂修,以人类魂魄驭妖族身躯。但外放出来的还是妖力。可是流淌在宁小闲身上和妖丹中的,却是来自长天的神力。当她阅历渐长、修为日益精深之后,才明白这份来自长天的馈赠有多么珍贵。神力是修仙者突破了真仙之境,进入神之境界才能拥有的本源之力,也是成神者的标志之一,比单纯的妖力、灵力还要高出好几个档次。

    最妙的是,神力无属性,既可以模仿出灵力的波动,也可以拟化出纯粹的妖力。她刚踏入神通大门时,还不懂得怎么使用这样高端的武器。常常令人觉得她身上气息紊乱,然而在经过大大小小这么多场战斗之后,她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掌控力。

    仙匪们看她的眼神,变得更加陌生了。

    她身上的妖力纯正而且澎湃,西颜倒不怀疑她的妖怪身份。打量了她两道:“你的原形是什么?”

    宁小闲面上一红,袖子里伸出一截藤蔓来,青绿中居然还有两分琉璃金的耀眼,像是附了一层会流动的金箔,比儿臂还粗的藤蔓上长着尖锐的倒刺,刺勾上蓝光莹莹,显然附有剧毒。击在木地板上打得碎屑飞溅。

    “噬妖藤。”

    仙匪们看得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这不是禾老四抽冷箭、下黑手常用的藤蔓法器么?可是她这藤蔓的颜色比禾老四手里那一株要漂亮得多,并且上头是蓝色倒刺而非丑陋的肉瘤子,所以他们脸色阴晴不定,一时也拿捏不准这是不是同一件法器。

    噬妖藤肉球童鞋是附在她的内甲上的,只有应主人要求才会变化出其他形态来。噬妖藤也是植物,能在息壤的帮助下催发进阶。宁小闲每次回神魔狱,都会将它放到息壤上去进补,所以肉球飞快地跃进了下一个层次,身躯慢慢拥有坚硬的金属特效,同时也不再那么惧怕火焰了。

    她先外放了妖气。袖中又变出了藤蔓,看在不知情的几只犀妖眼里,还真以为她的本体就是个藤妖。巴蛇山脉里堪称妖怪的大本营,出现什么妖种都不稀奇,只是噬妖藤的名字放在这里也太招人恨了。

    也难怪她不愿自报家门,犀妖想。

    “我合格了么?”她眼巴巴地问,大眼睛水灵灵地。

    西颜咳了一声道:“哪有那么简单,按理说你们要通过了清鸣堂的测试才成。或者……嗯,如果你们能打过我身后的护卫,也能算合格了。”转头又对傅云长道,“她几个要投入隐流门下,你们没意见?”

    傅云长僵硬道:“没有。”这姑娘真够疯的,不过本来就不是他手下的人,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好了。

    “那就请你们离开吧,隐流的考核不需要外人在旁观看。”

    隐流式的高贵冷艳气质迎面扑来。仙匪众人撇了撇嘴,在傅云长的带领下,转身跟着引路人走了。

    宁小闲道:“请容我与他们告别。”待西颜点了点头,便赶紧追着傅云长而去。宁小闲边走边和长天讨论:“草药之事,必是人为。看来隐流内部,也是有些暗流汹涌啊,果然不愧以‘隐流’命名。”

    “我离去之前,令隐流实行三首领制,就是要他们相互争斗。结果到现在,变成了双首领制。”长天冷冷一笑:“内斗并不丢人,但为了一己之私,竟然败坏隐流在外的名声,这人聪明程度有限。”

    阿离早让宁小闲找理由从年家寨抱走了,此刻她也不需要再回那个寨子,所以要在这里和仙匪们分道扬镳。

    傅云长听她追来,面色复杂道:“我不知道你在屋子里弄什么玄虚,也不想知道。但我曾和你说过,不要拖我的队伍下水。”他总觉得今日宁小闲的举止有些反常,不仅是炼丹那么简单。作为一名拦道劫货的职业强盗,他很信任自己的直觉。

    她笑了笑,不说话。

    “不过你没有实践你的诺言。今天早晨,我们差点被隐流给扣起来,成为七百年内第二个挑衅这个妖宗的蠢货,就因为你。”傅云长冷冷道,“所以,我欠你的情,包括你对凌家香火的延续之恩都一笔勾销。以后我们两清了,互不相干。”

    宁小闲眉毛一挑,似笑非笑:“别呀,我对仙匪构不成危害。别急着和我撇清关系,傅先生,否则你将来会后悔的。”她话锋一转,“今晨是我耽误了时间,这两颗化神丹就是赔礼。”

    她从怀中取出化神丹,连同一张纸笺递了过去:“同时我再送你一桩大功德。瘟疫正在肆虐大陆,而这是对症之方,经试验药效确凿,并且成本低廉。”

    傅云长面色一变,接过来看了半天,终于道:“这么多功德,你肯送给我们?”按方配药就能活人无数,救回多少人,仙匪就能赚得多少功德。她这一次又给了个大人情出来。

    他没去怀疑这张药方的真伪,这姑娘绝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是谁救的又有什么关系?我只希望百姓能活下来。”她说这话时发自肺腑,傅云长便从她眼里看到了灼灼的神光。她自己忙着西行,人手又少,若是这些修士们能去配药救人,那是再好不过。所谓功德,在她心里哪有人命重要?

    自己这人情,当真是还不完了。他苦笑一声,道了个别,率领仙匪离开了。一行人循着原路,沉默地出了山。路过那株老树时,傅云长取回了他的铁木令。

    回首望去,巴蛇山脉依然亘古不语,但庞大的山脉充满了压迫感。不管来多少次,这个地方依旧在仙匪心中充满了神秘感,幸好,他们也根本没打算要一探究竟。

    ========

    屋外就是一大片空地。外人都已经离开了,接下来又是新人入宗的甄选,难得的热闹啊!隐流里一大帮成天闲得没事干只好晃膀子走路的妖怪,顿时都围拢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将这片空地挤了个水泄不通。

    他们面上揉和了冷漠和兴奋的表情,眼里还透着一点点残忍的快意,就像老兵油子。还有个家伙居然开了盘口,看他收钱的娴熟模样,这事儿平时没少干了。这里不是人类世界,妖怪们递过去的赌本多是灵石、丹药或者某种材料。长天辨识了一下,发现这家伙是个白鼬妖,也就是白色的黄鼠狼,和她从神魔狱里派出去帮助宁羽打理骈州钱庄的那只黄皮子妖怪,也算本家了。

    感受了一下它们身上的气息,宁小闲都微觉心惊。这里居然没有万象期以下的妖怪,虽然这片空地太小,妖怪们都以人形出现,有的斯文、有的狂野,有的美艳、有的粗豪,但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嗜血好战的气场,真不是外头那些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妖怪们能比的。这样择人欲噬,或者冷气森森的血性,只有在经年累月的残酷厮杀和搏斗中才能炼就。

    不是说隐流都困守在深山之中么,他们与谁争斗?

    ps:

    9月20日

    粉红票致谢:半张都木有,淡淡的忧桑……

    打赏致谢:懒惰小蜜蜂(平安符)、topwu(平安符+香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