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釜底抽薪(大封推加更)

    弱水其实是一条颠倒过来的河!河面在下,河底在上。所有人站在河岸边看到的,都是这条河的河底。真正的水体,其实潜藏在这厚厚的一层黑水之下,所以这条河的浮力,当然是向下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当她得知这个秘密时,也觉得匪夷所思。

    “当年,我的真身亲自下去过。”长天轻笑了两声,“这层黑水厚达百里,但下面的水清澈如泉,景致美好,然而急流奔涌,比你站在岸边所看到的,要凶猛十倍、百倍不止。”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当年为何跳下弱水?”该不会是给哪个漂亮妹子殉情罢?这理由突然在她心中闪过,随后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太过荒诞不经。

    他轻咳了一声:“年少时意气风发,听人说起这条河的奇异之处,总不信邪,于是下去看了一趟。”

    他说“年少时”。宁小闲想,是啊,即使是长天,也不可能天生就是这样冷漠的性格。“为何它会倒流?”

    “下方有一条深不可测的地缝。地缝是这片大陆的薄弱聚合之处,大凡这样的地点,总会有异事发生。大抵流到这里的弱水就是受到它影响了吧。”

    她正思忖间,渡口的修士纷纷上了阀,却是热闹看舒服了,正要离去。可是才交了渡资,就有人不满道:“不是说半票么,怎么又要收三十灵石的价格?”

    宁小闲转头望去,只见这渡口的主事人望向金满意,一脸的征询。她心中不禁微怒!“这渡口已经归我所有,他也归在我的手下,居然还去观望金满意的脸色。”

    她也不发作,笑吟吟地问金大小姐:“渡口既归了我,这儿的一切都是我的了吧?”

    金满意*道:“这是自然,济世楼的交易,岂会出尔反尔?”

    宁小闲大为满意。缓步走到渡口的主事人面前站定了,上下打量他一眼。这驿长姓蔡,是个面带富态的四十来岁中年男子,见她走过来。顿时垂下了头,不敢与她对视。

    “蔡驿长好大的威风,刚才不是还拦着众位仙友,不让过渡么?”她轻飘飘地开了口,内容却沉重得几乎将蔡驿长飕地压趴在地上。

    他又偷瞄着金满意,见她望都不望自己一眼,赶紧跪下道:“姑娘,蔡超错了!”

    金满意后面也转出一个仆妇,向宁小闲鞠了一躬道:“这位姑娘,蔡驿长也是无心之失。请莫见怪。”却是筑基初期的修为。

    谁知道宁小闲仿若未闻,只缓声问道:“蔡驿长管理弱水渡口多久了?”

    那女人本身既作仆妇打扮,哪怕是筑基期修为,她也不去理会。

    蔡超颤声道:“至……至明天刚好满五年!”他本傍在济世楼这棵大树上,弱水河的过渡生意在济世楼来说不值一提。但他可在这门子生意上揩了不少油水,也借之在族中地位超然,结果现在被宁小闲连渡口带人都要了去,心中很是郁结。他刚才两度忍不住去望原来的主人,现在却突然意识到,宁小闲也是个修士,是他这等凡人得罪不起的修士。并且现在他要在她手下讨生活。

    “嗯,五年了。”宁小闲又扬声道,“这里可有副驿长?”

    蔡超道:“没有。只有渡长一名。”

    听到新主人呼唤,那渡长一路小跑着过来了,乃是三十来岁的壮汉一名,姓林。宁小闲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突然开口道:“蔡驿长打理这里五年了,已经心力交瘁。从现在起,你就是新驿长了。”

    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顿时把壮汉砸得愣了。比他先反应过来的是蔡超,这人趴在地上苦苦哀求道:“主子,我知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说完跪行了几步,想去抱宁小闲的小腿,怎奈她面前似乎有一道无形的气墙,令他不得近身,只得连声哀唤。

    涂尽皱了皱眉道:“忒吵了。”伸手一划,蔡超的嘴就张不开了,只得唔唔作响。这时,新上任的林驿长也反应过来了,喜得赶紧鞠躬,一个劲地谢恩,又赶紧走去渡口,将向众修士多收的灵石退了回去。可见他虽然一身横肉,脑子却真是不笨。

    金满意和那名仆妇的脸色都不好看。宁小闲在他们面前直接发落了原来的驿长,于她们面子上确实不好看,可是现在连渡口带着在里面干活的人,包括这里的一切设施器具,都已经归了宁小闲所有,她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与她们又有什么关系?

    宁小闲却是想得很明白。这蔡超是济世楼任命在这里当驿长的,说不定还是靠着什么裙带关系上来的,看起来又不服管,自己还要往西而去,没有太多时间和他们磨迹,不如从他手下提个人上来顶了他的位置,这新驿长还能对自己感恩戴德,顺便也给在渡口工作的其他凡人立一立威。反正这弱水渡口的工作轻闲得很,除了收一收灵石之外,就是买些水禽和肥猪来喂养地蟒,也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她这一番指派下来,金满意这一边儿自然是脸色不好,汨罗却瞧得饶有兴味,权十方则是面色淡然,看不出在想什么。

    就在此时,渡口有修士奇道:“怎回事,拉阀子的地蟒怎地都离开了?”

    地蟒离开了?

    她大惊,扭头去看,果然弱水河面上空空荡荡,阀不能行,地蟒在水中翻移时激起的水纹,也平静了下去,显然这些长虫都沉入了弱水之中。

    河岸上还有几十名修士不曾过渡,她刚才更是亲口说出在场众人乘阀一律半票的言语。现在不过是过了几刻钟,拉阀的地蟒无踪,就像马车前套的马儿不见了,却让谁去载人过渡?

    结界内的人可都没忘,要拉动这样一架阀子,要足足三十七万斤之力!若无地蟒相助,难道让修士们自己动手?他们自己运出神通,未必就不能划到对岸去,可她这新任的渡口主人,面子可就丢光了。

    众人都眼巴巴地瞧着她。宁小闲心中堵着一口怒气,缓缓转身望向金满意,垂眸道:“你作的手脚?”

    金家大小姐终于昂起了头,若往常一般高傲地看着她:“何须我作手脚?地蟒王是与我家定的协议,可不是与你!既然这渡口的主人不再是济世楼,那么它们与济世楼的协议已经作废,又何必在这里继续当纤夫?”

    她的声音,因为特地拔高了而略显尖厉:“这里的任意一条地蟒,每三天都要吃掉十八只活鸡、两口肥猪、三头山羊、九头兔子,这都是清清楚楚写在协议之中的。你既已是这渡口的主人,济世楼可没打算当冤大头来替你埋单!”这几句话,说得太痛快了!金满意畅快地想,她自从遇到这女人开始就诸事不顺,明明没背景也没后台,却能令她处处吃瘪,就连自己未婚夫和朝云宗的权少侠见着她,眼中的神采都是不同的。她若不出了这口气,今晚做梦都睡不香!

    她瞪大了眼,想要看看这女人脸上为难至极的表情。她能猜到,以宁小闲的性格是决计不会求她相助的,但只要能品尝到这个女人的郁忿,她就觉得开怀快意。

    不过令她失望的是,这个年轻姑娘的脸上还是一片淡然。

    宁小闲心中当然不会是一片淡然。她原以为无论从作派还是应对来说,金满意只是个富二代而已,却忘了她始终还是济世楼的大小姐,是这个实力雄厚的仙派掌门的爱女,生在这样的豪门之中,又怎会是个缺心眼儿的?现在她不显山不露水地施出这釜底抽薪之计,就令自己吃了一个大亏。

    好教你今后再也莫要小瞧了天下人,宁小闲。她暗自提醒自己。这渡口转让的契书经由济世楼的人拟好之后,她从头到尾看过了一遍,都未发现这样巨大的漏洞,实在是自己疏忽了。

    现在,场中几十名修士,包括她自己和权十方都等着渡过弱水河,去参加广成宫的大典,可是河中拉阀的地蟒偏偏都离开了,将所有人晾在了这里。

    人人都望着她,看她下一步有何法可想,心肠好的面露同情,脾气急躁的,已经忍不住要跳脚了。旁边还有一个嘴角挂着得意微笑的金满意,正等着看她如何来收拾这一大烂摊子!

    她要如何是好?

    正冷眼看着宁小闲陷入一片困局的汨罗,耳边突然传来了权十方的声音:“你可有法子帮她?”他讶然回头,却见权十方紧紧盯住宁小闲,薄唇紧抿,望也不望他。这一声,显然是传音了。

    这男人和自己不太对路,却愿意为了宁小闲而开口求他。汨罗勾起了嘴角。此时此地,也当真只有他能帮得上忙了。权十方虽是朝云宗炙手可热的后进子弟,但在这等事情上,却不如自己甚远。

    他是金满意的未婚夫,又是奉天府的二公子,若他开口,金满意一定会卖他这个面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