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章 尸毒猛恶

    而眼下这个阴九幽分身空前强大,她不知道对方若是方才得手,会不会也和端木彦一样遭遇?

    皇甫铭见她秀眉紧蹙,只道她毒伤发作痛苦难耐,遂加快了脚步。他修为深厚,掠过街上的行人身畔,微风不惊,对方甚至都未感觉到与他擦身而过。

    这就不只是神通精进的结果了,可见他在体术上也狠下苦功,绝不似外表这样漫不经心。宁小闲看到这里也是心惊,蛮人曾是空前强大的种族,在炼体和神通这两方面都几乎达到过颠峰,这小子体质又极特殊,在蛮祖指导下,修为进境真是要将她远远抛在后方了。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决不是刺探皇甫铭,而是及时逮住阴九幽分身。在听涛阁中,它既然与本尊交流过了,那么必定知晓了阴九幽和长天的近况。

    也就是说,除了她、阴九幽和长天这三个人之外,掌握了真相的人又多了一个。并且这人对她可实在不怎么友好,分分钟就有走漏消息的危险!

    方才阴九幽分身被破魔箭击退逃遁,她就想通了这层利害,因此才第一时间指派涂尽去追。

    以皇甫铭的脚程,得愿山庄也不过是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

    女主人重伤而归,山庄上下顿时忙乱起来,自有侍女将她接过,并且将昏迷的胡火儿也抱了进去。皇甫铭长腿一跨,就想迈过得愿山庄的大门,进去里边儿等候消息,却被宁小闲挥手阻住了:“今日多谢你啦,我要安心治伤,不知何时才能出关。我们协定的那物件。我会继续寻找,过两天就知会你。”

    皇甫铭心有不甘,却见她面色惨白,唇色反而微微泛乌,知道她毒伤猛恶,治疗期间不能再受打扰,否则剧毒攻入心脉。再难拔除。幸好她就在中京。暂时也不会离开,后面两人还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他心里再不舍,这时也只得仔细交代了两句。这才带人走了。

    宁小闲被扶回霜云殿,毛球即晃着蓬松雪白的尾巴迎上来,睡眼惺忪。它极乖巧,眼见女主人身体染恙。也不像平时那般贴上来撒娇,只跟在她身后小步前行。最后目送她走进内间。

    那里是它的禁区,宁小闲从不允许它进入。

    弱萍将她搀上里面的软榻,又依她所言放下帷帐,这才替她料理伤口。晶莹如雪的肌肤上有三个黑点。原本只有针孔大小,现在已经扩大如黄豆,伤口处高高肿起。并且凭肉眼就能见到,伤品当中有黑色毒素。正沿着血管向外努力侵蚀,只是由于她本身的神力拼命抵抗,才没有迅速扩展至全身。

    她现在修为已到渡劫前期,可谓百毒不侵,又是隐流丹师之首,丹道造诣精深,因此阴九幽分身有把握拿来对付她的毒物,一定非同小可。

    这时她并不忙着吞服丹药,而是在自己脉门上开了两道口子,让温热却已变得黑稠的血淌进玉碗当中,足足接了四碗,一边对弱萍道:“吩咐下去,着人盯住南海飞灵阁的副阁主古星海,寻个机会将他手里的通明镜夺过来。”

    这种打家劫舍的事,本就是隐流所长,弱萍连原因都不问,应了一声就出去办差了。

    等她交代完毕走回来时,看见宁小闲正往四只碗中分别投入不同药粉,逐项检查。一只碗里,药粉刚刚放入,血液就突然沸腾起来,像是下面有柴薪加热,另一碗血液则变作了诡异的青色,余下来两碗没有动静。

    她想了想,在弱萍惊讶的目光中取了些许紫黑的粉末,再加入其中一碗血液里头。弱萍忍不住道:“大人,那是……那是泥土……”她知道宁小闲正在试毒,可是这些黑色的泥土,也能用来解毒么?

    宁小闲看了她一眼,弱萍赶紧住口,不吱声了。

    宁小闲知道她的顾虑。她拿出来的粉末的确就是泥土,不过却是富硒土,有很好的解毒作用。

    等了好一会儿,碗里也没有动静。弱萍看着都替她着急,宁小闲却未露出失望之色,只是突然连喂了自己七、八种药物,随后脸上的黑气就一点一点褪掉。

    弱萍一喜,正要说话,宁小闲却摆摆手:“别高兴得太早,剧毒依旧没有被解掉,只是侵蚀之势暂缓下来。”

    这个时候,她也感觉到头晕目眩,嘴里发苦,显然是毒性作用于己身,难以遏止。弱萍见她眼眶中都冒出了红色血丝,害怕道:“大人,这可如何是好?”她已经着人换了三盆水替女主人盥洗伤口,端出去的时候都黑如墨汁。

    宁小闲摇了摇头:“莫急,方才已用药试探,排除了其他几种可能,那么只余下尸毒这个选项了。找到了症结就好办,你到外间候着吧。”

    弱萍只得走了出去,再回头,宁小闲已经从原地消失了。

    她知道女主人进了神魔狱。那地方据说神奇得很,只是她从来无缘一游。

    弱萍幽幽叹气,转头时看到毛球蜷卧锦垫,下巴抵在前腿上望向内间,小小的狐狸脸看起来居然也愁眉不展。

    她一定是眼花了,才觉得一只幼狐会露出这么人性化的表情。

    #####

    宁小闲进了神魔狱第五层,这回迎接她的自然是穷奇。

    丹炉欢天喜地跑过来,将黑石地面都撞得咣当作响:“女主人,女主人您回来了!这是终于记得了忠心的穷奇一直在苦苦等候您吗?咦,咦,您怎么受伤了?”它方才开炉炼丹,并未关注外头景象。

    宁小闲在屋外的长椅上坐下,拍了拍它的顶盖以示安抚,结果发现烫手得很:“乖,去把我屋子里那几个放置闲物的储物袋拿出来。”

    “啊,哪些?”

    “就是前些日子要你整理归纳的东西。”

    “诶!”穷奇应了一声,才想起来她要的是什么,当下有点儿心虚,“呃,女主人,一定要拿过来么?”

    这一刻,炉子很想对手指,虽然它并没有手指。

    (未完待续。)

    ps:求~票~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